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三章 敌人也是敢于牺牲的

第二十三章 敌人也是敢于牺牲的

  附马忽刺出在战场上的眼光是敏锐的,当时的流求卫队确实害怕连续的进攻,特别是不怕死地连续进攻。

  他们结的四轮/大马车阵法确实能有效地挡住敌人的冲击,但是,他们自己的攻击力同样受阻了。

  他们无法排成战线队,只能从十辆四轮/大马车之间的缝隙向着外面开枪。

  特别是对方竟然分了三批次轮流来冲击,这个让鲍威队长没有想到!

  这个地方四边都有丘陵,他们考虑过,这种地形可以防止对方的骑兵迂回攻击他们的后方,所以,他们先前也是信心满满的。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敌人会轮流冲击,而且这样勇猛!

  敌人也是不怕死的------

  他们的火炮和火枪都发挥了作用,只不过无法快速连续地发起进攻……整个战场上的情况,鲍威队长看的很清楚。

  马的嘶鸣声。

  人的怒吼声

  火枪声。

  火炮声。

  弓弦声。

  充斥在整个战场的上空-------

  重甲骑兵在最后铁了心冲锋时,他们的冲击力惊人了……至少五百名重甲骑兵像一个铁锤子一样生生在他们的阵线上打开了一个口子,他们几乎是人命砸碎了一架四轮战车!

  他们的阵线上出现了一个口子,而且这个口子对双方都有利!

  重甲骑兵可以突破阵线,他们将直接面对步兵!

  他们后面的轻骑兵也可以连续跟进!

  这个口子对流求卫队的队员们也有好处,他们可以集中攒射了……这个时所谓的重甲骑兵,身上一般都披着皮甲,外面罩着铁甲,甚至战马也有战甲防护。

  在箭弩时代,他们就是移动的堡垒,若是只对步兵,连大宋的步人甲也抵挡不住他们。

  但是,他们遇到的不是弩箭时代的军队……他们刚刚打开这个口子时,速度不由得不降了下来,他们还准备要开始屠杀步兵呢,只看见几十步外,排成整齐队伍的步兵们,对着他们举起了手里的铁棍……那不是铁棍,是会冒烟和火的能打死人的武器!

  在他们刚要加速,好给后面跟进的轻骑兵让开通道时,他们听到了“废尔”“废尔”的叫声!

  对面响起了整齐的枪声,而且一直在连续……所谓的重甲骑兵感觉到身上的剧痛,铁甲都挡不住?!

  他们像铁桶一样掉了下来,成了后面跟进的队友的障碍……骑兵没有了速度,他们成了枪靶子!

  刚打开一个口子的时候,附马忽剌出心里一喜,这就赢定了,先前损失的那些汉军骑兵,他一点点也没有心疼,这样的骑兵又不是怯薛军,他随时可以再招。

  当然了,凭他的身份,他也指挥不了真正的怯薛军。

  怯薛军,那是由大头目成吉思汗亲自组建的的一支军队。

  怯薛军现在主要由贵族、大将等功勋子弟构成,每名普通的怯薛军士兵都有普通战将的薪俸和军衔,他们的统帅是“四杰“:木华黎、赤老温、博尔忽、博尔术,所以呢,又被封为“四怯薛“。

  怯薛军有着严格的纪律,同时也享有非同一般的特权,一个普通的怯薛军人的地位甚至高于千户官,其实是不归任何人管,是成吉思汗直属。

  想指挥他们,附马忽刺出的级别根本不够。

  但是,他马上痛苦地发现,这个用人命撞出来的口子没有用处!

  眼见着骑兵们一个个因为地上的阻碍降低了速度,根本射不了几箭,甚至连标枪都投不出去------他判断出,就是怯薛军骑兵在这里,也是攻不进去了。

  他命令退军,然后带着自己的随从后退了。

  事实上鞑靼人是最善于逃跑的骑兵,他们的勇猛,只表现在他们完全战优的情况下。

  大草原特有的文化背景,让他们像动物学习一切!

  鲍威队长当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撤退了,几个忽哨间,他们就集体拨马而去。

  追击吗?不会的------敌人给他们上了一课,人命是不值钱的,敌人也是敢于牺牲的。

  这次战斗,他们打死了对方一千多骑兵,而自己竟然也损失了将近五百人,这还是在阵地战的情况下------

  鲍威队长马上命令把伤员和死去的队员以及战利品都送回莱州城,他们得到了近三百匹没有受伤的战马。

  死马,直接当场剥皮,煮起马肉来吃了,不急着追击,他们只是要挤压。

  鲍威队长和自己的伙伴们心情不好,他们准备的这样充分,竟然还能伤亡这样大。

  萧湘小队长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说:“要是我们的岛主的武器能拿来就好了!”

  大家无声地笑了一下,那是岛主的护岛法器,如何能拿出流求岛?!

  张德培小队长说:“早晚有一天,张岛主会给我们打造出来,更何况还有王家主也回来帮助他了。”

  这个一定会做到的,大家都深信不已。

  他们如果有一种可以持续发射的武器,那些骑兵们的人数再多也没有用!

  大家都有些淡淡的忧伤,他们聚在军帐里,有些伤感地讨论着这次战斗的得失。

  但是在军帐外,他们的队员们却都很高兴!

  他们不仅打败了三万大军,还打败了三千骑兵!

  一个骑兵那是要比得上十个步兵的------否则,没有人会养骑兵!

  至于自己损失那点人马,真不算什么了-------大家还都在为有马肉吃而开心,一种自信和骄傲的情绪开始在大营里蔓延。

  这次死伤最重的还是那些雇佣兵们,但是他们也开心,这样的战斗只要能活下来,他们就一定会受奖,多挣一些钱财才是正道。

  更为他们高兴的人是莱州城里的百姓。

  那些运回来的战利品说明了一切,他们打败了对手,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很快就可以回到家乡,在这里的生活和收入都不错,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

  自己的房子和田产还在呢。

  那些流求人说过,只要打完了这一场战,就不再要求他们搬迁了-------

  但是还有人不舍得这里了,毕竟钱钞动人心。

  高兴之余,他们还有一些纠结。

  附马忽刺出却在军帐里生闷气,探马来报,那些海盗在原地安营结寨了,他们没有得胜回城,也没有趁机追杀,这让他很多后手都没有用上。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打法的军队,也没有见过那种古怪的武器,这个战斗还要再怎么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