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五章 别人的错误是最好的老师!

第二十五章 别人的错误是最好的老师!

  附马忽刺出举起钢刀,那时也顾不上什么队形了……轰隆隆的爆炸声已经让他热血上头,顿时失去了理智!

  这些海盗太欺负人了!

  他在马背趴下了身上,拎着钢刀催马就冲上去,他的随从也学着他的样子,随后也冲了!

  整支马队开始狂奔了起来!

  他在昨晚上想明白了,对方的怪物件,他们的盔甲是挡不住的,只能躲,而且要快!

  对方的四马大战车排的队形不对,他们竟然是横着摆放了,而且两者间距太大,那相连的铁索都拉直了!

  砍断它或是跳过去,那将是屠杀步兵的开始!

  在他们距离那些车有五十步时,他们的速度提起来,骑兵的冲锋除非是拐弯,否则跟本是改变不了的------有时候勇敢都是被裹胁的。

  鲍威队长看着他们在提速,马上高喊:“放下车板!开炮!快开炮!!”

  骤然间,十七辆横着摆放的四轮/大马车的侧面车板,瞬间放下了,露出了里面的两座虎蹲式火炮!

  炮手蹲在那里,马上插燃了火药包!

  “嗵!”“嗵!”“嗵!”

  三十多门虎蹲式打了出去------他们用的全是霰弹!

  这个时候,车上的其它八名队员,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火帽式火铳!

  “啪!”“啪!”“啪!”

  那两辆四轮/大马车之间,忽然涌出了更多的队员,他们同时依次打去,输出了更多的子弹------

  谁掌握了科技,谁掌握主动权,哪怕是一开始受挫。

  鲍威队长和自己的伙伴们检讨上一场战斗时,他们深深反省了自己,做了一定的调整。

  骑兵会拿命添,那么,自己就要输出更多的火力!

  把虎蹲炮装到四轮/大马车上如何?拉开车与车的距离,让队员们打出更多了子弹如何??

  他们不用考虑后方,只有前面一个方向,那么就可以慢慢想办法对付了。

  连张国安岛主都没有想到的方法,竟然被自己的家养小子们想到了。

  群策群议的方法总会出现思维的火花!

  这火花却是鞑靼骑兵们的地狱之火------

  第一拨次虎蹲炮打去,纵马在前的骑兵已然中弹,这几乎是平射了,跑在前面的附马忽刺出马上中弹了-------虽然不是他,而是他的战马,但是,没有生命体可以抵抗了这样近的霰弹,不过是大拇指盖大小的铁球瞬间在他的战马身上绽开出血花来!

  他的战马随即倒地,先前的奔跑速度所造成的惯性,让他和马在地上翻滚起来,与此同时还有他的其它随从也是如此。

  整整一层的前排倒地了------马是有灵性的,后面的战马本来可以跳过倒地的同伴的,但是,他们的对手放火炮的时间差比较大,随后的炮击让第二层也倒地了,还有他们其它人施放的火枪,这让后面奔跑的骑兵也受了伤害!

  再灵敏的战马也不可能在高速中,随时可以跳过新出现的障碍------它们被拌倒的时候,又会成为后面骑兵的障碍!

  鲍威队长和其它伙伴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骑兵们的翻滚场面。

  坚决不能这样用骑兵,宁可扩大骑兵队的线形阵,也不要骑兵的冲击力!

  别人的错误是最好的老师!

  鲍威队长他们先前想一枪一个搞掉骑兵,多弄些战马的想法是可笑的,可以追求一场战斗的利益最大化,但是,输赢才是关键之处,是重中之重!

  当然,由于他们放进骑兵了一段距离,还是让他们射出了弓箭,这让四轮/大马车上的队员受了一些伤亡,但是远比第一次战斗少了。

  附马忽刺出的冲动害死了这个团队。

  先出营的步兵们没有跟他们一起冲击,因为他没有下过命令,而且民军级别的士兵,就是不同于鞑靼战兵------他们竟然开始往军营里跑,哪怕还是依然有那古怪的飞行物在爆炸,那也比眼下看到的骑兵下场好!

  剩下的骑兵是跟在后面的,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冲击,结果已经出来了,那是送死!

  他们似乎终于清醒了,鞑靼人的冲击没有天下无敌,死亡对谁都是公平的!

  他们调转马头就跑,一点也不关心战局了------他们的逃跑是害死步兵式的逃跑,他们踩踏同伴们更多!

  敌人彻底乱成一团了!

  鲍威队长马上喊道:“火箭队停止发射!前锋队追击,流求卫队跟上!!不得跑步,只准疾行!!!”

  好吧,这是流求卫队里的人才能明白的,他们只要挤压,不得冲击------连前锋队,那些雇佣军都明白这一点。

  逃跑的势头一但有了,那就不可逆转,特别是对民军级别的队伍。

  主要指挥官的带头作用,已经不适合这样的战斗,但这是他们暂时还无法理解这一点。

  所以,他们带来了兵败如山倒的这一现象。

  十余万人,让一万人挤压着狂逃------这在古今中外的战史上不算是奇迹,但是却让流求卫队的队员们人人热血沸腾。

  他们憋着热血的挤压推进,让他们收获更多。

  在他们的面前,没有不逃跑的士兵,只有现在逃了,似乎才有出路。

  这让他们几乎完整的得到了一个军营,当然,他们的后勤人员要去忙着扑火,还有收拾惊马。

  正规骑兵,必须是一人双马,单人单马,那里土匪,而且是没有组织的土匪。

  他们毫无规律和目标的火箭袭击,伤害了不少马匹,但是这个和人员伤亡比起来划算的多。

  他们把整理战场的事情都交给了后勤人员,集体又往前推进!

  萧湘小队长特地从前方退到中间来找鲍威队长,他兴奋地说:

  “我现在真的完全明白了我们岛主说的分工问题,这没有什么带头作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

  鲍威队长也深深地明白的,他说:“确实如此,越是做不好本职工作的人,才越会要带甚么头-------对我们则是幸然,史泽天这个老家伙,还有鞑靼人忽刺出的死,确实让我们领略到这一点!”

  萧湘小队长说:“我有一个建议,把兵头制搞起来------或许我们都死了,军队也乱不起来!”

  他们的兵头制不是和大宋的兵头制一样,是指雇佣兵与流求卫队甚至包括了一些后勤人员的组合,不属于兵制,算是临时的搭配中,主要的指挥者。

  鲍威队长很感兴趣,说:“你好好说完整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