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六章 团结与配合

第二十六章 团结与配合

  事后总结中,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都一致认为,这场战斗是流求卫队走向成熟的标志性战斗。

  不在于他们打败了多少人,也不在于他们取得了多大的战果……他们建立了一支有团结,有自信,有实力的“三有”军队。

  团结确实是一支军队的灵魂之一。

  这些家养小子在战斗中表现出的团结才是他们两个人最满意的地方,群策群议可能过程会慢一点,但是,这个以年为计算单位的时空,再慢还能慢到哪里去?

  王德发说:“整出一个参谋部门吧……要是在战场上牺牲一个,可白辛苦我们的培养了。”

  张国安岛主马上点头认可,当年培养他们可费了不少事情,基本都从事过各行各业,只为了战斗,太可惜了。

  他们早已经启动了第二批家养小子培养计划,只不过人数多了些,有三百多人,这个他们可没有时间教育了,基础教育上则完全交给侯东方、古剑山、郭子仁和杨友行这四个留在岛上的家伙。

  他们有《小学算术》、《小学几何》、《小学物理》、《小学化学》等基本教材,这都是当初特别为他们教学准备的,这几本书连印刷费都没有花,临安印书坊的人用白白帮忙印刷书来换取了版权。

  张国安岛主让他们在教学中挑出二到三十个智力较高,接受和理解能力较强的人单独准备出一个班级来重点培养……

  杨友行非常聪明,他说:“就像是张岛主当年辛辛苦苦培养我们一样,让我们学了各行各业的知识……”

  张国安岛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要像你们一样互相能有情有义,而且彼此能团结在一起……”

  他说完,把手捏成了一个拳头。

  是的,一个团结的集体才是力量最强大的!

  杨友行目光闪闪地说:“我明白,团结起来才会打人更狠……”

  张国安岛主接着又松开了手,灵活地摆着手指。

  他说:“做战时,我们要捏成拳头,这是一种团结;建设时,我们必须张开手,五个手指不一样,但是却各有各的用法,这仍是一种团结……它们只有这样共同发挥作用。

  你明白了吗?!”

  杨友行张口笑了,牙齿很白,说:“明白,我会培养他们有配合的团结。”

  这些家养小子在几年里共同建设的过程中产生了友谊,这个关系是无可替代的!

  流求卫队的上层领导们团结一心,下面的不同军种也很团结。

  他们在挤压式追击的过程中,都是按照事先设计的方法来组合式。

  前锋队在前,流求卫队在中,后勤队在最后,三队的间隔不准超过三米,这样他们就成为了一个整体。

  实际作战中,这个方法起到了一定作用。

  他们对距离远的敌军用火帽式米尼枪痛打……近中距离中。他们的前锋队发挥了作用,弓弩齐上,刀枪齐上。

  鲍威队长坚决不允许冲击的打法还起到了一个作用就是,他们分成的各个团队之间,互相成为了对方随时可以配合的助攻队。

  当时,他们的挤压式打法确实让敌方更加混乱了。

  两个主将都死了,主要的骑兵都完蛋了,这些民军没有了鞑靼人的核心领导,马上就开始分裂了……当然,当初史家家族征招的民军还是主体,他们还是听从史家的家将。

  但是,其它大家族的民军则不会听从的,这种组团式军队的弊端立刻在撤退或是逃跑出显露了出来!

  如果,他们能组织人马节节阻挡,就算是只靠弓弩阻挡,虽然牺牲大一些,但是完全可以让主体撤退回胶水河畔……当时他们还不知道西边的退路上还有防线。

  他们没有人肯听谁的安排,谁也不肯为对方防守,大家陷入了比跑得过的快的局面里了。

  其实这样乱跑,损失更大!

  当十几辆四轮/大马车加入挤压式追击的队伍中时,他们逃跑的队伍里,那些跑错路的,还有跑不动的,甚至还有占了山坡想反抗的,都被他们击败了……他们经常齐声高喝:“放下武器,饶尔等不死!”

  他们不分军种,人人都要参与农业耕作和收割,这让他们早都烦死了,但是现实是,他们真缺劳力,如果劳力多了,他们当然就不会再从事那些不合军人身份的事情了,所以,他们也都倾向性活捉。

  当然,敢反抗,他们都会一一打死……还能活下来的敌人终于明白了,他们真打不了这样的战斗!

  他们果然没有杀害投降者……这让他们的追击更有成效了。

  真正的交战时间只不过是一天,但是追击的时间却花了十天。

  最终最大股的真定路民军彻底被郭勿语副队长他们堵住了,他们那个时候真无路可逃了!

  开始时,史家家将们还要指挥民军冲破栅栏呢,结果,他们一看见对手的背后同样升起了四个有长尾巴的,冒着火和烟的物件时,马上又往回跑!

  在他们的眼里,此物远比追击他们的人可怕……

  郭勿语副队长放下单筒望远镜,心里大为后悔,发射早了!

  他没有达到练兵的效果!

  但是,他的外表看不出后悔,他乐呵呵地对梅乐芝小队长说:“呵呵,我们没有造成一点伤亡啊……”

  梅乐芝小队长也笑了,说:“张岛主说过了,我们就应该追求零伤亡,不要搞什么热血,武器代差很大呀。”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只能等着那些逃跑的人再把他们赶回来。

  他们事先在这一条路边的丘陵上,都若隐若现地布下了一些彩旗,有一些貌似好走的山路上,还布下了拌发手榴弹。

  这一些他们都有所记录,若是没有成功,也好取下来。

  他们的布置起了一些作用,主流的民军们还是沿着原路跑回去了,也有大胆也分散跑的团伙,他们有的真跑了,有的被爆炸声吓回去了。

  战斗越来越向着他们预想的目标发展了。

  这些民军们被不断的分割、切开和打散,这过程死伤了一样人员,总有想和热兵器交交招的,总有不服气的……当这样的人纷纷被消灭掉后,战局完全是一边倒了,成了接收俘虏的战斗。

  组合式小团作战法,让各个军种深刻领悟配合的重要性。

  原先又蹦又跳,到处乱窜的日本前锋队长都明白了这一点。

  在战场上,他几次想带队猛扑,结果都被流求卫队的带队小队长喝止住了,几次请命都不同意。

  但是结果,他带的前锋队死伤率很低……那时带队的小队长先前是一个年轻的大宋厢兵,他事后质问道:“你可否知道,死一个前锋队员,张岛主要赔上多少钱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