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八章 战后的处理

第二十八章 战后的处理

  鲍威队长和他的伙伴们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他们抓到了近十万的适龄劳动力!

  除了战亡的,还有一些化整为零逃掉的,毕竟这个战场太大了,他们没有能力封锁住所有的通道……后来他们陆续还有被村民或是民团抓获而送来的,因为流求卫队事先已经坚壁清野了,逃跑的人根本得不到任何物资补给,他们身体虚弱了后,已经不是追击他们的民军的对手了。

  这场战斗后,他们让那些暂时动迁到莱州和登州的百姓回自己的家乡了,同时发放给他们各种武器。

  让他们组成自己的民团……只有收他们苛捐杂税的组织才怕他们有自己的武器。

  流求卫队向他们许诺,他们可以为这些百姓提供保护,而且绝对不收任何费用,正常购买他们的出产品。

  鲍威队长他们商量过,与其安排许多专业人员去一个个山村收税,还不如直接在登州码头和青岛码头直接建海关了,只收商人的进出口税多简单而高效?!

  他们向流求岛汇报自己的安排,张国安岛主非常满意,他们不收老百姓的地方税有助于稳定当地或是周边地区的局面,给他们一两年时间,他们就能好过起来……自己的产品也就可以又扩大了销路。

  虽然现在他们的产品不愁销路,但是从发展的速度看,他们有必要培养更多更大的市场了。

  他们已经推开了蒸汽时代的大门,下一步就是提高蒸汽动力的马力数字。

  他们也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标准,什么时候流求岛上的工业马力数字能达到人均一马力,可以认定是工业化的发端了……人均十马力,则说明他们已经步入了发展时期。

  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而且完全有希望实现的……

  流求卫队在山东半岛展开的军事行动,不仅使他们在获取劳动力方面有收获,而且在其它方面也有了经济收获。

  鲍威队长他们还一起计算过,如果加上大宋政府无偿提供的各种补给物,他们竟然还能剩下不少物资!

  但是他们仍然向着大宋政府诉苦,说山东半岛现在还是民生艰难,希望能多得到一些军资。

  押运粮棉等军资的小官绝对认可这一点,因为他是《流求周报》纯粹粉丝,那上面都写了他们在山东半岛的勇猛和艰苦-------他们其实是“不是大宋但胜似大宋的精兵”呢。

  杨友行当然要在自己的报纸上鼓吹流求卫队的作用了,而且这还是基本事实,大宋政府无论如何要领情!

  其实不用他故意引领,大宋的官员们和老百姓们也不是傻瓜,只要知道了真相,他们也马上明白了,这是人家主动帮咱们大宋打鞑靼人呢。

  所以,他们讨要补给的事情不算是很难的,大宋送他们棉布、棉花和大米之类的物资,很大方的,顺路嘛!

  反正还要去给济州岛送------大宋的官员也当然明白高丽国乱一些的好处了,特别是当他们得知第二场大战的胜利消息,大宋官员们比张岛主都高兴!

  他们一下子就把白送的补给增加了一倍!

  大宋政府现在不差钱------当鲍威队长冲着那个押运粮棉等军资的小官诉苦时,他看到了,在青岛码头上干活的人都是穿的破破烂烂的,而且这个山东半岛的冬天还是比较冷的。

  那些干活的人都冻得哆哆嗦嗦-----他们虽然都是俘虏,但是也得管管吃穿啊。

  他同情地点头说道:“然也。十万人的吃穿不是小数字,我大宋有能力帮助你们!”

  鲍威队长笑着说道:“这是互助啊,我听闻那襄樊战区,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很久没有增加援军了!”

  这是事实,鞑靼强盗集团不仅无法加派援军,相反,大宋的援军却已经到了。

  同是1270年的这一年,大宋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率水军增援襄阳,他们同样在水陆两面击退了鞑靼军队的阻击,但是他们吸取了吕文焕先前的教训,没有与鞑靼军队混战,直接进到了襄阳城里,帮助守城。

  而真实的历史上,鞑靼军队是水陆两军迎战,大败宋军,范文虎逃归。

  第二年,范文虎再次援襄,鞑靼主将阿术率诸将迎击,宋军又一次战败,损失战舰100余艘。

  先前,张国安岛主查阅过这一段记录,他一直苦笑,黑平章贾似道的人也太不会黑了,你可以说他贪财、贪色和贪玩,也搞山头主义,团团伙伙的,但是,你说他对大宋官家赵禥隐瞒了襄樊战区的战势,这真是胡说八道了!

  平章贾似道如果能背着大宋官家和太后,派了两次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带军队支援------你直接说他已经篡位成功得了。

  拿别人的下半身黑他啊,一黑一个准,谁也逃不了!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鲍威队长当时诉完苦后,等那个押运粮棉等军资的小官跳上海船,继续向着北方前行,他还要去济州岛。

  他马上高兴地对那些劳力们说:“快回去换了冬衣吧,让大家受冻了!今天晚上保证让大家都吃上肉,喝点小酒!!”

  那些劳工嘻皮笑脸地跑了,换衣服去了。

  他们的身份确实是俘虏,也确实是劳力,但是鲍威队长他们还给他们开工钱!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能不被杀了,是一个惊喜------还能开出工钱来,这简直是奇迹了!

  至于他们虽然还是有监工看守,但是,只要服从命令和安排,他们绝不会轻易辱骂和殴打自己。

  先前说过,大宋人对北方汉人还是有好感的,如果有南下的,他们还真的完全接纳,这个时空,他们还没有开始喝狼奶,基本上没有地域歧视。

  流求岛的八道河造船厂已经日夜连续开工了,但是运输能力还是没有跳跃式发展,船舶可以高速增加,但是适合流求式帆船的水手不可能高速增加。

  他们需要水手,人家大宋海商也需要水手,现在与天竺地区的商贸正是火热的时候,海上的海盗还越来越少,谁不赶紧做生意??(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