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九章 谁是我们的主要敌人?

第二十九章 谁是我们的主要敌人?

  那些俘虏劳工们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反而收入还不错!

  虽然没有他们平常雇佣劳工的工钱高,但是,已经当了俘虏,就要有当俘虏的思想准备,被暴打一顿都算是家常便饭,别说受责骂和侮辱了,谁叫自己打不过人家呢?

  但是,他们没有,还给一些工钱,这太出乎意料了------早知道如此,还当什么民军,直接过来做活了!

  流求岛现在的运输能力还是不太够,一次运不走一万人------这还是仗着冬季呢,南下的海船正好可以凭借东北季风的力量,来的时候费劲,装满了俘虏南下的时候省些力气。

  他们在所有的战俘中挑选了一些更听话,而且身体条件好的人员,先前的劳动中,他们可以观察出来的。

  只能慢慢向着流求岛运送了,他们一直运到1271年的三月份,都开春了才运了四万人。

  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知道这些半大小子在山东半岛的所作所为。

  王德发点评说:“这些孩子已经不是孩子了,他们成熟了,知道要安抚人心,而且可以为长远打算------他们主动学习我们的做法了!”

  张国安岛主皱了一下眉头,说:“鲍威队长那个苦肉计,我以为不好,有点像小孩子骗家长了!我想让他们光明正大一些,要阳光一些!”

  王德发不同意了,说:“还不是学我们?不想白白奉献,只想讨回正常的付出?!虽然孩子气了一点,完全可以理解嘛!!”

  是我们做了榜样?

  张国安岛主无可奈何地摸了摸鼻子,他不希望自己的家养小子们算计,想让他们阳光一点儿。

  王德发看到自己朋友的尴尬,忙说:“这个时空催人早熟啊------别用我们的那个时空来看,孩子们是聪明的孩子,他们会找到更好的发展方向,只要我们能帮助他们把关就可以了。

  你怎么看郭勿语给我们的私信?这个小子有私心了------”

  郭勿语副队长开了一个不知道好坏的头儿,他私下里给张国安岛主写了一封信,提出了一个自己的打算。

  这个打算现在还正在他们讨论之中呢,他提前让张国安岛主知道了------这打破了他们先前都是集体讨论完毕后,再汇报给流求的潜规矩。

  张国安岛主反问了一句,说:“那你是怎么看的?”

  “他想上进,这不是坏事------但是,我考虑的是,我们似乎没有给他们一个清晰的上升通道?只看在行动中的表现?或者让他们认为,只有领导者才有机会表现自己的能力?

  我认为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好。”

  “和我想的差不多了。权力只尊重给与者,他们的权力确实是我们给与的,我们自己要明白这一点!

  也许他并不是想背着同伴们做点手脚什么的,只不过想表现一下他的实力,想吸引我们的注意。

  拆分他们吧,让他们在不同的领域配合,这样才会让他们更团结,千万别弄成养蛊培养的形式,来个血腥的竞争,那可太傻了。”

  两人很快敲定了办法:马上拆分。

  他们发出了命令。

  流求陆军军团将军为鲍威,其它人员进一级。

  流求海军军团将军为郭勿语,其它人员进一级。

  流求陆军参谋部部长为萧湘,其它人员进一级。

  流求海军参谋部部长为张德培,其它人员进一级。

  流求陆军后勤大队队长为梅乐芝,其它人员进一级。

  流求海军后勤大队队长为穆木,其它人员进一级。

  他们很快就把框架设定出来了,这样,在军队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上升空间了------

  在他们忙着进行制度建设的时候,在大都,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已经然是狂怒了。

  死了一个女婿,不算啥,让他的弟弟接着娶自己的嫂子!

  自己的女儿不会守活寡的。

  他损失了中书左丞相史天泽!

  “此卿奕世忠勤,有劳于国,一门三职,何愧何嫌!

  卿自朕祖宗以来,躬擐甲胄,跋履山川,宣力多矣。

  又卿首事南伐,异日功成,皆卿力也。

  朕想郭子仪、曹彬皆有显功,终身无大过,以致如此。

  今所奏岂其然哉,朕所知者史天泽其人也。”

  他对他在去军阀运动中表现完美的赞叹声音,此时似乎还在大帐里回荡------史天泽是什么样的大臣,他是一个懂规矩的大臣!

  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的心都要碎了,这是一条多么好的猎狗啊!

  他抽出宝刀来,直接把什么流求瓷器全打碎了------在一片破碎声中,他的心情才慢慢好一点儿。

  下一步要怎么做?自己的手里还有多少军资?

  征战多年,还是头一回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平章阿合马被他单独叫了来,那个时候史天泽部在山东路的失败消息,还没有公开,全大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平章阿合马知道了全部情况后,他湛蓝的眼睛都不敢直视大头目忽必烈那细长的眼睛,里面全是杀气!

  完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平章阿合马的脸都要皱成一团了,这完全打乱了他的安排,哪怕和那些海盗纠缠个一两年都可以,怎么能说完就完了呢------

  大头目忽必烈平静地说:“朕想知道,南下之军中,可否抽出军队来平息山东路的匪患?”

  平章阿合马咽了一口唾沫说:“大汗,臣以为不可,十几万民军虽不如几万战兵,但是此时不如先前李檀之乱了!”

  这是一句实话,那时的情景与现在相似------那时忽必烈正领着自己主力与亲弟弟争夺帮内位置而鏖战,他可以随便派出史天泽以十万民军,没有用上三年便平定了李檀之乱,但是现在,好像海盗势大啊。

  “计将安出?”

  平章阿合马想了好半天,说:“看大汗以谁为大害了,是宋狗们,还是海盗们?”

  他巧妙地把蹴鞠球踢回去了。

  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点点头说:“朕也正以此为难,你看呢?”

  这个球又踢回来了!

  你说吧,谁是我的主要敌人,说错了,责任全在你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