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二章 他们为自己骄傲

第三十二章 他们为自己骄傲

  范文虎,祖籍山东路,现为大宋军队殿前副都指挥使,其实他也是京湖置制使吕文德的女婿。

  大宋朝廷当然会先派他去援助岳父。

  他在一路上确实是遭受了鞑靼军队的阻击,他们在江畔设了回回炮,不断用巨石砸向他们------但是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可太不害怕这个了,他们那几架还没有临安城头上的高大!

  他也有反击的手段,马上命令发射火炮,射击火绳枪!

  一时之间,双方还对打的非常激烈呢!

  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才不会挂出主帅旗来,那不是会吸引别人的打击?!

  反正当时大宋的水军里也开始用了一种可以表达完整命令的旗语,这在海面上航行时很有用处。

  听说是大宋官家有了灵感,而然后让法可统制研究出来的。

  还有人说是流求岛那面早就用这个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如果配备上望远镜,离得很远也可以传信!

  他不让自己的座舰参与反击,命令其它靠近江畔的狠狠打!

  不久,双方都有了一定的损失------但是,他的船队一直是在向着襄阳出发,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出了鞑靼人的攻击范围。

  鞑靼人的回回炮一时间调不了角度,但是他们船上的火炮可以的,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本想命令战船再打一下他们,因为对手这个时候已经无法给自己造成伤害了。

  但是,他一想到自己的主要责任还是支援岳父的,算了,直接走了。

  这一路上,还有其它的一些阻拦,但是远没有先前的势大,甚至还有正在加紧修建回回炮的鞑靼军队。

  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用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岸上的鞑靼军队,他撇着嘴想,傻子才和你们打陆战,只恨这汉水不够宽阔------先前,他的岳父已经给过他书信了,说过整个战局。

  我等为何要与尔等陆战?你来攻城啊------我有二十年的军资积备,水路畅通,你有种上河面上来咬我,大概就是这个想法吧。

  他们到达了那个水泥板桥后,高兴地看到正好可以当成现成的码头呢。

  他这个时候听到了尖锐的哨声,原来是高台上,那些把着床弩和火炮的士兵冲着他们摆手示意!

  谁守城都希望能有支援者来,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需求。

  ------------------------------------------------------------

  说实话,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都为自己能传授给大宋科学技术而骄傲------因为他们看到了,连民间都学会使用配重式石炮了!

  当然,这不是用来打仗的军备,而是他们学会用配重式杠杆来做成井具,提水用了,而且,有的私人商业码头,也上马了小型配重式吊杆来下摆货物!

  这个时候的大宋同样也是一个兼容并蓄,能够主动吸收外族文化的精华的时期!

  如果不是张国安岛主他们主动把配重式石炮拿出来,那么,鞑靼人的回回炮将是这个时空的顶级大杀器。

  大宋很久之前就有抛石器了,之所以远远没有回回炮科学,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抛石器只是凭借上百人来一起拉动,从而将十几公斤的“巨石”弹射出去。

  这完全靠着人力共同发力------由于不可能使上百人能同时发力,所以,发射轨道从来都不一致,而且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所以他们的抛石器用来吓唬人的成份居多。

  配重式石炮好在只有十几个人,把原先的人工拉力转化成垂直化提升力,只要把配重的铅块等垂直拉起来,直接用它的重力就可以发射了。

  这里面的好处不用再说了。

  在真实的历史中,就这个水平的力学原理,就这个水平的力的转换,就把大宋给打败了!

  几年中整整屠杀了六千万南方汉人!

  让十万精英跳海自尽,陪同一个朝代一同灭亡------

  谁能说野蛮只是靠着无知和蛮力才打败的文明??

  那只能说明,文明的程度还不够!

  当流求岛上的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两人听说了那大宋的民间都有配重式提水杆,码头上也有配重式吊杆后,两个人决定晚上喝点小酒。

  真的太高兴了,鞑靼人还把回回炮当成最高军事机密呢,大宋的老百姓都看明白了,而且利用上这个技术了。

  任何技术只要能发展到让老百姓实用了,这技术就会一直延续发展下去,说不上会整出什么具有更高技术含量的东西。

  百姓的智慧是无穷的,但是你要给他们底子,或者说支点。

  张国安岛主一口就干了一玻璃杯的啤酒,那个是安静专门给他们发酵的,然后自己扒了一只足有十五厘米长的西红柿汁靠大海虾,酸甜口的,好吃极了。

  他擦了擦手,然后从瓷瓶里抽出火柴,在瓶口的粗糙面上一划,点上了烟斗。

  妻子安静发酵的烟丝也真是好,有一股红酒的味道。

  张国安岛主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说:“这个民族就是这样,给点阳光就灿烂,你看没看那个法可写的那个《杠杆原理》?”

  王德发点了点头,也一口喝了一盅椰子酒,感觉这度数能有五十度了,有点把椰子香给掩盖了------水果白酒也不是度数越高越好。

  他说:“内容是简单了些------但是在杠杆方面,他至少成了一个小小的体系,而不是碎片化,特别是他在举例论证时,所用例子都是简验过,而且有实用!

  这一点很重要!”

  张国安岛主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一看我出那几本书,就明白我的设想了------这个民族的文化深厚,但是总是碎片化发展,咱们呢,帮助他们建一个个个体系或者是平台也就够了,弄不好,他们会自动补充和参与构建。

  你想啊,我小时候都用配重式提水杆打井水呢!”

  王德发说:“我小时候也用过------你是对的,这样省了我们不少事情,咱们为大宋也够意思了,你看他们那么喜欢用数量关系与空间形式来表达问题,不好说能不能在几十年内把解析几何发明出来!”

  张国安岛主马上说:“不行,不行,几十年太久,我们自己还要用上这个原理呢------可惜第一批家养小子们数学上都没有天赋,看看第二批吧。”

  慢慢来吧,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我们还在。

  两个人都为自己促进了大宋科学的进步而有一点点小骄傲。

  能在侧面,暗暗地推动一个民族的发展,真的让人挺爽的------他们早都看透了功名与利禄,那些真没有什么意思这种暗中的努力却让人有一点想看看结果的期盼!

  但是,很快他们的骄傲就变成了愤怒!(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