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三章 当兵的要什么尊严?

第三十三章 当兵的要什么尊严?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哈哈大笑地迎接女婿范文虎的到来,他心里当然明白,大宋官家如何能不看重此处呢?!

  这个原本应该在忧虑中死去的老家伙,现在很幸运地仍能活了下来,因为战局对他有利不说,而且整个吕家军事集团的发展,不是小好,而是大好,天天好。

  要不说流求岛上有两个人认为是他们自己改变了很多历史嘛!

  在真实的历史中,他的死让吕氏军集团受了重挫------他们一没有合格的有权威的继承者,二是失去了朝中强有力的支持者:平章贾似道。

  最后,他们在回回炮的打击下,被迫投降了。

  那时,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六弟吕文焕竟然受了某些人的煽动,对平章贾似道冷淡了------其实可能还是施行《公田法》的那些事情。

  那个时候没有人喜欢把自己的田地卖给朝廷,因为那是主要以奉献为主,不公平……就算平章贾似道自己带头奉献也没有用,大宋的地主们是很现实的。

  但是,这一些都被改变了,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没有死,他的六弟吕文焕也没有上位,而且也不恨平章贾似道……如果不是有战争,他们家族的旱田要多过水田了,玉米、花生、土豆、木薯和地瓜,还有棉花,这些旱地农作物的收入不低的,而且旱田要多少有多少,甚至山坡地都可以用上。

  有时候,种旱田比种水田还挣钱钞……但是,现在有战争啊,这几年啥也做不了的。

  在襄阳城的城墙上,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和自己的岳父几乎是同时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他们的士兵又击败了鞑靼人的一次攻城,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看到有援兵进城了,还是已经打疲了,进攻的强度不大,没有留下多少尸体就退了。

  这次攻城行动,更像是例行公事。

  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皱着眉头对岳父说:“似乎他们正在筹划着什么计谋?”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再一次哈哈大笑,说:“他们纵有千策万计,我也有一定之规……绝不出去与他们做战!”

  “甚好!倚城而守,他们能奈我何?!”

  两个人在城墙最安全的地方耸肩狂笑……不远处的士兵们也笑了,大家现在越打越有信心!

  吕氏军事集团给士兵的补助远远比先前多,以前嘛,没有太多挣钱钞的路子,有些钱财,但是远远没有现在多……现在嘛,只要不打仗了,挣钱钞的方法多的是,但是首先要守住襄阳城和樊城,这是他们的老巢!

  所以,他们对士兵也是大方的……吃穿用是正常的高配,他通过黄祖队长得知流求卫队的后勤情况后,一开始时他很是不以为然。

  不就是民军嘛,给那么高的工钱,还吃穿用那么好……但是黄祖队长那支小队竟然战斗力那么强,而且神机百变,方法多多,连那些送来轮训的御前火绳枪军都不得不佩服他们,听黄祖自己介绍说,他们还只不过是普通队员。

  黄祖队长说:“我家岛主说过,给军人真正的尊严和良好的待遇,这才是真正的建设军队……”

  真正的尊严?当兵的要什么尊严?

  张国安岛主的话用在这里还真不太符合大宋特色……在大宋,一般当兵的人员是有劣迹,或者是遭遇了灾难,没有生活来源了的人,要不怎么会有配军这个制度呢?

  而且还用“贼配军”这个词来骂人……甚至为了怕他们跑了,还要在脸上刺上字。

  所以,给他们尊严,这是吕文德不可能理解的事情,除非是自己的亲军,比如他自己组建“烧炭团”,他们在襄阳城里那是特别有身份的。

  良好的待遇?这个是他完全可以理解的……现在条件这样好,当然要待遇好一些,而且,他可以先行垫付,过后让大宋官家拿这笔钱钞嘛!

  于是,他发出命令,凡是出战者,都有双倍“出战费”!

  这再加上先前说还要给他们分配旱地……人人战意很浓,有时候,竟然为鞑靼士兵没有来攻城而生气,因为少挣了一笔出战费了。

  至于说吃食上,没有一个人担心,他们的水道上虽然有岸上回回炮的阻截,但是依然可以通过,而且,光是仓库里的鲸鱼肉干,就足够全城人吃二十年了,听说那玩意,五十年都不坏!

  但是那个味道嘛……比木头渣子强,毕竟还是肉!

  鞑靼强盗集团的使者来临安城了,它是一个北方汉臣,多次出使过大宋,对临安城的道路都熟透了,都没有去大宋礼部报道,直接单独找平章贾似道了……因为大宋南下后,已经把光禄、鸿胪两寺并入礼部

  插句闲话。

  大宋中枢机构的行政、军事、财政、监察这四种大权分得十分清楚,而总之于大宋官家。

  大宋总体上看,他们的集权措施,日趋严密,甚至达到“细者愈细,密者愈密,摇手举足,辄有法禁”的程度。

  比如当年宋太祖曾令后苑造一薰笼,数天未成,太祖怒责左右,一个小笼子,你们几天都打造不出来?!

  臣僚答以此事必须经过尚书省、本部、本寺、本局等许多关口,等到逐级办齐手续后覆奏,得到大宋官家的批语“依”字,然后方可制造。

  宋太祖听后大怒,问宰相赵普说:“我在民间时,用数十钱即可买一薰笼。今为天子,乃数日不得,何也?”

  赵普回答说:“此是自来条贯,不为陛下设,乃为陛下子孙设,使后代子孙若非理制造奢侈之物,破坏钱物,以经诸处行遣,须有台谏理会,此条贯深意也。”

  当时的太祖听后转怒为喜说:“此条贯极妙!”

  由此可见,宋代统治者订立各种“法制”的目的有二,一是使“政出于一”,“权归于上”,“一兵之籍,一财之源,一地之守,皆人主自为之。”

  那些百官嘛,不过“奉法遵职”而已。

  于是,从中央到地方,“上下相维,如身使臂,如臂使指”,达到空前集中和统一;二是定为“祖宗之法”,要求子孙“谨守”,以保证赵家皇朝的长治久安。

  那个鞑靼使臣对大宋的官制是一清二楚,他甚至有些嫉妒了,做大头目忽必烈的官员嘛,没有这些说法的……这是肯定的,鞑靼强盗集团的大头目才不会设计这样的官制,一个是他不会也看不懂,二个是,他喜欢一个人拍桌子决定问题。

  先前,大头目忽必烈在早朝中,直接提出来与宋狗们议和等三件事情……他当时的表情平静的可怕,满朝文武,不管是汉臣还是鞑靼大臣,没有敢出声说一个不字,都在频频赞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