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六章 定要宰杀贾老狗!

第三十六章 定要宰杀贾老狗!

  张国安岛主马上授意杨友行公开在《流求周报》发表了一篇评论员文章,旗帜鲜明地公开提出:流求岛根本不承认鞑靼强盗集团的权力政体,认为他们不仅是不合正常国家社会的法理,甚至连他们自己的法理都不遵守……他们就是非法组织!

  先前,每一期都必有一篇鞑靼人屠城的记录,他们的灭绝人性一次次行动,都让看过的大宋人心知肚明,南下的北方汉人更是活生生的案例和证明。

  所以,流求岛的表态是水到渠成的发言,一点点也不唐突,都已经揭发了他们多少资料了……

  平章贾似道纯粹是追上面的连载小说才看《流求周报》的,感觉还是很有趣的……那个连载小说现在都被民间搞成说书了,由此可见它是大受欢迎的。

  平章贾似道巴搭着嘴,看完小说连载后,又看了看广告,流求岛这一段时间啥新鲜物件也没有出。

  这时他又看到了头条,心里乐了,那个张岛主经商或是设制阵法还是可以,这天下大事可就不善于经营了……何必把话说死呢?

  官场上之事那是万事要留有余地的……看看自己对待他们使者的态度有多么正确?!

  他颇为得意地捻着自己的一字胡子来了。

  他那天说完了不言和也不言打后,直接派人去把他送到礼部里的鸿胪寺安置下,然后,马上连夜跑进皇宫,连谢太后都请出来了。

  兹事体大啊,兹事体大!

  待他说完那个使者整个的言谈后,谢太后和大宋官家赵禥竟然同时出声了。

  谢太后立即说:“可行!”

  大宋官家赵禥立即说:“不可!”

  这是大家真都急了,发出心声了。

  说几句大宋的岁币问题……整个大宋时期,每年交给西夏和辽国的岁币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万贯,而这个时候大宋一年有一亿多贯的收入,最多就百分之一而已。

  如果是动武的话,光是军用上的损耗可不止这些了,再说士兵阵亡还要发抚恤金,还有其他众多不确定因素。

  所有虽然表面上是很耻辱,但实际好处都是大宋占得了。

  辽和夏都是相当于蛮夷之族,除了马和羊之外,没啥好东西。

  而大宋的绸缎,茶叶,瓷器等都是辽夏必须得。

  而且兵强马壮,这本是戎狄之长;经商贸易,这又是大宋的长处了。

  跟辽、夏讲理讲不了,打仗又打不过,还不如花钱买个清净。

  其实他们有了钱钞也都是购买大宋的产品……现在的时空,国际上也有一种叫无息贷款的情况,也有大撒钱的情况,这就不是政治需要了?!

  总之吧,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还是能理解大宋的难处。

  平章贾似道见到太后和大宋官家发生的矛盾,他微微笑了笑,马上给掩盖了过去……他们两位有不同的心情,他如何能不明白。

  谢太后所求安稳,不过两百万贯钱钞,那些物件都是不值甚多……给了他们,大宋就安生了!

  大宋官家赵禥现在已经不是先前那个瘦弱不堪的身子骨了,这几年来,他常常去御前火绳枪军中走动,这身子好了很多,总是与武将们打交道,难免会有一种求战之心……但是,我的官家呀,这样的战争毫无意义,仅是在京湖战区一个地方,我大宋一年的投入超过四千万贯钱,这还不算其它地方的军费!

  现在是好过了一些,至少御前火绳枪军可以单独守卫临安行在地区,减免了众多的厢军……这里没有花大宋的军费,全是内府库的收入。

  平章贾似道笑着说:“谈和可以谈和,作战亦是作战,这两者并无不同。”

  谢太后和大宋官家赵禥都愣住了,这是如何一回事情?!

  平章贾似道笑着解释说:“我大宋与他们谈和,流求之军与他们作战……他们若是人少,我御前火绳枪军如何不可以换了他们的衣服,我大宋的民间如何没有义勇人士加入他们那里作战了?!”

  这个方法太深奥了,大宋官家赵禥听了后一直在眨眼睛,谢太后马上明白了平章贾似道的用意,但是看大宋官家赵禥的样子,她没有开口,但是嘴角却带着盈盈的笑。

  平章贾似道心中感叹,真是个聪明的皇太后!

  当初谢太后拒绝垂帘听政就是一步好棋,里子面子全有了,现在又马上能明白自己的全部意思……还不肯说出来,给大宋官家一个面子。

  这个时候谢太后马上说:“老身不堪深夜……先行一步了……”

  大宋官家赵禥和平章贾似道恭恭敬敬地站起身目送谢太后离开。

  这时,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大宋官家赵禥随手扯住了平章贾似道的袖子,口中说道:“师臣,教于我……”

  这肯定得好好教他,还是那句话,真正的机密大事,往往是几个人决定的,屁大的事情,才拿出来让群臣讨论。

  大宋官家赵禥详细听了平章贾似道的讲解,顿时明白了,噢,这是拉流求军队下水啊,让他们推在前面,为了让他们长久些,我大宋还可以支援一些,而且还不用自己出面,这分明是李代桃僵之计……

  他听完后脱口而出,说:“是不是有些不讲道义了……”

  道义?

  平章贾似道哈哈大笑,说:“你当他们打山东是为何?是为那里的产出,现在他们开采了有上万两黄金了吧?若是加上流求北部的出产,几万两有了吧?他们通过这战争还往流求岛抢了多少财富?!

  他们当然不希望我大宋乱了……你没有看他们报纸上一直在说市场市场的嘛,有了安稳的市场,是可以挣到钱钞,我也是想通了很多。

  这钱钞果然等同于物资,他们加工出物资,手中自然就有了钱钞,那些囤积钱钞的大商也不囤积了,都拿出来花费了,我大宋三个月都没有印钱钞了,竟然市面上没有了先前的钱荒……这恐怕就是这个市场起到的作用。

  市场不可以乱啊!”

  接着,他又沉思了一下,说:“诚然,他们攻打山东半岛确实有侧助我大宋之举……所以,我大宋也没有亏待与他,先后提供了近百万贯的军用之物!

  若是与鞑靼人言和,我大宋可以翻倍给他们流求军用!

  只不过那个三别抄军真是白眼狼,他们竟又与鞑靼人谈和了,白白费了我大宋先前给他们的支援!……不过,也正是他们对高丽国施展的手法,方启发了我施展‘李代桃僵’这一计策,呵呵……”

  大宋官家赵禥终于明白了,这世间的道义都是要求别人做的,自己只求利益,特别是在国家层面上来看。

  当不久后,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收到了贾老狗的私人密信后,吐血的想法都有了!

  定要宰杀贾老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