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十七章 国家实用主义

第三十七章 国家实用主义

  老狗贾似道在他的密信上说,大宋不得不与鞑靼人谈和了,当时鞑靼人哀求不已,大宋官家心有悲悯天下之心……天下战乱,最苦的还是百姓啊!

  张国安岛主怒喝道:

  “老狗,你在放屁!鞑靼人是在哀求?他们能哀求去了每年相当于一百五十万贯钱的白银?!求去了一百五十万匹棉布,一百万匹棉麻布?!”

  老狗贾似道在他的密信上说,流求之军,血战于鞑靼,方得山东半岛,以老夫私下里来看,占有之并非有过……大宋可以变相提供部分军用之资,比如可以在市舶司税,或是在过商税和坐商税上给与相当程度的减免,毕竟流求货物在大宋境内好卖……

  张国安岛主怒喝道:

  “老狗,你在放屁!这么简单的挑拨离奸技术,你当我们看不出来??

  还想以大宋市场来威胁我!!

  山东半岛我们不要了,让他们大军北下吧!!!”

  王德发听了半朋友的怒骂后,这时忙说:“国安,你别说气话……山东半岛布局太多了,不可随意丢弃!”

  这当然是气话,围绕着山东半岛的发展,那是一步接一步安排,如何能说丢了就丢了。

  张国安岛主长叹了一口气,说:“国家实用主义,没有想到大宋也会玩出这样的一手……那老狗定是看到我们的在山东半岛的发展布局了,断定我们不可能轻易放弃……”

  王德发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是啊,不能低估了古人的所谓政治智慧!

  现在,是我们和鞑靼强盗集团直面战争了!

  当高丽国的林衍等白眼狼同意了鞑靼人的条件后,登州码头直接出动了了六艘战船,带了一千名流求卫队队员,直扑济州岛!

  这将是一场血战了!

  当时他们两艘在岛外巡视,四艘直接登陆,他们要扣压和俘虏岛上的三抄别军!

  但是,林衍这头白眼狼他们早有对策,岛上的三抄别军早都寥寥无几了!

  他们知道流求卫队的海上实力强大,济州岛定是守不住,直接弃岛上岸了……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一些,彼此太了解了。

  说实话,他们若不是急着推出自己的国王,好让自己的人占据重要职位扫清前朝之人,他们还真是难以在两者间选择,直到最后,他们考虑到大宋太远,流求岛人太少,而且让他们心动的是,鞑靼人索要的物资少了许多……所以他们有组织有预谋地撤出了济州岛。

  当时,鲍威队长在济州城里跳脚大骂,他的姿势和张国安岛主非常相象。

  鲍威队长他们连军资什么的都没有得到。

  好吧,让他们欣慰的是,济州岛上的居民,基本没有愿意和三别抄军撤退到半岛的,而且岛上原来由流求岛上商户投资兴建的作坊之类的财产,他们没有动一根毛!

  若是论抢劫,这个时空,到底谁更能抢,大家心里都有数!

  三抄别军怕他们报复……看来双方保留了一些面子,还没有撕破脸皮。

  但是大宋再来这样一招,张国安岛主都气抽抽了,好一招李代桃僵、金蝉脱壳和隔岸观火,你看看,你们的文化传统里都是些什么??

  说好的道义呢?

  王德发点上了烟斗说:“咱们事先没有签订什么合同啊,凭啥约束人家?大宋啊,没有想到也会有空子就钻了……”

  “国家实用主义是交不到盟友的!个人实用主义是交不到朋友的!”

  “好啦,国安,你再说他们,他们一定也能掏出大义来辩解……拖死鞑靼强盗集团的计划正式宣布失败了,再想别的办法吧。”

  是啊,还能怎么办,大家再策划一次。

  两人带着失落之情,又开始喝起了小酒,他们一点点也不怕鞑靼海军来攻打或是他们会守不住山东半岛,只是觉得一项多么完美的计划被大宋给破坏了。

  三个点,真能活活拖死他们,可以让他们三处都只能行添油的办法,一时不得空闲。

  强盗集团不会建设的,等他们逼到北方汉民那些顺民们个个都灯枯油干了,再能忍的顺民也只能反了!

  这一点不信大宋政府中就没有人看出来,特别是那条贾老狗……他真的就看不明白?

  张国安岛主恨恨地说:“这个民族就是中邪了,每到关键时候,他们从来都是选错的一边!

  联金抗辽,联鞑靼人抗金,再私下里和鞑靼人谈和,把我们扔出去了!

  你说大宋的脑子是不是有病?

  大航海时代里,他们选片板不准下海;大商贸时代里,他们选闭关锁国;大数据时代里,他们选……实在是没办法说什么了,你找一次在重大事件里的选择是对的,我看看……”

  但是王德发重重吸了几口烟后,心态看上去更好一点了。

  他说:“也别这样悲观,那条老狗不是也说了嘛,军资照样提供,从商税上找回来不是一样的事情嘛……”

  他明白,很可能是他的朋友认为自己被古人给耍了,太不甘心了,咱们多了几百年的智慧呢。

  大宋做出这个选择也是争论很大的。

  当时,反而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武将们本来通过战争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但是他们反而大力倾向于和谈,特别的吕氏军事集团。

  文官们本来应是同意和谈的,但是他们却有很多反对和谈,甚至收复北方失地的说法又出现了!

  太学里的太学生又开始不安奋了,他们组织起人来,在御街上演讲,声讨和谈!

  但是,他们没有具体指出是声讨谁,因为不管是大宋官家也好,还是平章贾似道也好,都对他们关爱有加,生活补助给的非常高,很多穷人家子弟都感觉在临安生活宽松一些……

  遗憾的是,他们的行为不似先前那样能得到民众和商家的支持……战乱有什么好?

  最受苦的还不是老百姓?

  战乱了,还怎么做生意?

  好吧,太学生们无语了,没有了民众的支持,他们就是街上人为安排的游/行,实在是无聊。

  大宋重视教育文化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太学生,除免去他们的差役之外,还每月发津贴,如果学行优异,在科举道路上还可以越次擢拔,比如直接授官,或者不需要经过省试而直接进入殿试,诸如此类。

  当然,国家的优待也不是白给的,当时太学生的学习也是鸭梨山大,从外舍生升为内舍生,内舍生升为上舍生,要经过无数次的考试,而且升等的比率又不高,压力猜想绝不低于那面世界的高考。

  在很多人的脑海里,享受着国家生活、经济和从官等方面的优待,学业又那么繁重,考试压力又那么大,他们最大的本事应该就是安安静静的读书,努力以优异的成绩回报家乡、回报国家,你说是不?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宋徽宗时代以前的太学,太学生们除了有可能在自家学校院子里高谈阔论外,余下的时间,也就是埋头读书,应付考试,争取科举上的功名。

  但是这些太学生又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说是政治表现也好,说是青年热血也好,他们对国家大政那是相当关心的。

  但是,当他们发现他们的言论不为世人所容时,他们有的灰心丧气,有的扬长而去!

  相当一部分太学生放弃了太学生活,他们怒而投奔流求来了……这也许是张国安岛主没有想到过的结局之一。

  没有想到的东西太多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