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一章 大宋的那条老狗太可气!

第四十一章 大宋的那条老狗太可气!

  张国安岛主笑呵呵地拉起了那个族商,对他们说:

  “对了,这只是一门生意……你们两家好好配合一下,这是一个非常长久的生意!”

  这是真的,石见银山开采的高峰期,极盛年间年生产38吨,高达百万多两,开采时间长达百余年……这还是用的是所谓的灰吹法来冶炼!

  十七世纪时,他们整个日本出产的白银,竟然占了全世界三分之一了!

  但是从现在开始,可能这些矿产都留不到那个时代了。

  张国安岛主还给他们提供了开矿的技术人员,这样的人在流求都已经训练出来不少,只是属于普通的技术行业。

  他要求把矿石运输回来不是因为怕日本人嫉妒,想掩盖产品的办法有的是,他主要采用的是近现代法来冶炼白银……

  方法很简单,他准备用稀硝酸为浸出剂从矿石中可以轻松浸出银,然后经过沉淀脱杂、络合分离、还原净化等过程,就可以制得树枝状单质海绵银,他可以同时在海绵银里加上百分之十的铜……就这样,这种白银恐怕也是这个时代纯度最好的白银。

  这种方法得到的白银纯度高,数量大……关键是对机械设备的要求很低。

  实际上,在十七到十八世纪,西班牙殖民者正是在墨西哥银矿采用了这种浸出法来提炼银矿,才使得世界的白银产量大增,让白银正式充当为普通货币了。

  前文说过,大宋时期,白银和黄金就是银行支票或是信用卡一样的东西,基本上不能充当直接消费的货币。

  所以,主要还是以铜钱为硬通货。

  这个好办,他们的手上也有流求铜矿的经纬坐标,王德发准备带队去流求北部亲自找到,然后就直接也用浓硫酸浸出法来冶炼,虽然成本大,但是,它的出产多质量好……现在这个时空的成本观念与那面的时空观念不同。

  他们开始进一步发展了,但是张国安岛主还是不准备放过大宋的一条老狗。

  张国安岛主让杨友行在《流求周报》发了《六国论》等文,借纪念苏洵的办法来强调“六国破灭,弊在赂秦”,同时暗暗指责大宋贿赂鞑靼的外交手段……

  平章贾似道这条老狗看了后,呵呵一笑,没有理会,然后给山东半岛送去了大量的辎重!

  鲍威队长汇报说,除了武器设备,其他的不用供应了……

  张国安岛主让杨友行在《流求周报》上发文赞美赵匡胤当年如何英勇,而批评如后唐李煜之类的人,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直到王国破灭……用高级黑的手法来批评大宋现在的局面。

  平章贾似道这条老狗看了后,咯咯吱吱地笑了,然后也没有理会他们,他直接和大宋官家赵禥商量,抽调出精良的一万名军人,让他们脱下军服,穿着老百姓的衣服陆续去山东半岛,让他们可以换成流求卫队的装扮,可以听从他们的指挥。

  当时大宋官家赵禥马上派出了法可统制,让他也带上一半的御前火绳枪军,单独组队前往。

  平章贾似道找到了法可统制,说:“你可知道官家为何在这时送你上战场?”

  法可统制在这几年差不多都憋坏了,他被官家留在身边哪也去不了,只能整日操练,眼见着别人封功领赏,自己只能原地不动了……御前军的规模摆在那里,再扩军就没有可能了。

  法可统制说:“官家定是让我抗击鞑靼,打出大宋的英勇来!”

  平章贾似道说:“这支御前军是官家所建,而且是官家一手培养,他上不了战场,自然只能让你上……你是替他出战的,所以,只能胜不能败,另外,时常要给官家密信,只能报喜,不可说忧……”

  平章贾似道意味深长地说了最后一句:“你不是你了……你是官家的眼睛。”

  法可统制心服口服,一一照做。

  事实上,他们御前军早就派出小队去轮训了,有效果,但是这次要上规模的行动了。

  平章贾似道这条老狗可以说是能做战的将领中文化最高的,或者是文臣中带队打仗最好的……就这个水平,他也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所以,对流求卫队的供应还是挺大方的。

  好吧,张国安岛主只能让杨友行停止对这条老狗进行高级黑,转而对大宋嘲讽全国上下一个声音的现象。

  为此,张国安岛主还随便就把在那面世界看到的一个漫画拿了出来。

  那漫画是描绘人们没有言论自由,只能赞美的意思。

  张国安岛主也是意味深长的对杨友行说:“如果批评都不自由,那赞美有什么意义……”

  这幅漫画应该是沉重的,但是却让大宋的市民看了发笑,甚至马上就学上了这种表达方法。

  一时间漫画开始兴起了。

  张国安岛主颇有些遗憾……安静却很乐观,说:“你担心什么?”

  “安静,我担心那条老狗大搞压制言论自由的行动,会坏了经济的自由,这两者往往都会相关的。”

  “国安不用担心吧,他们至少可以让民间出版报纸,至少你的《流求周报》可以随便在他们那里贩卖……”

  呵呵,张国安岛主抓了抓头皮,换个角度看问题还就是不一样呢。

  当务者迷……大宋的自由经济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没有了他们的市场,他这里倒是还死不了,但是,会以龟速来发展了。

  张国安岛主只好平静下心态,就当自己被一个古人给耍了,下一次可要好好注意。

  心态平和了,日子就过得快了,转眼就到了1271年的春天。

  这个春天是张国安岛主的春天,忙过了春耕后,他就准备正式发行自己的货币了。

  流求钱行,现在只是一幢三层小楼,当挂牌的那一天,张国安岛主两口子领着自己的儿子张战生亲自己来站台,与他同时来的还有姚麦市长。

  姚麦市长主动来的原因是,他得到张国安岛主的通知,说是以后他们市政府的奉禄都要直接从流求银行来领。

  此地眼下只有一个,但是随后还会建成三个……张国安岛主暂时没有敢直接宣布流求地区只能通用流求币,只能咬着牙先允许两种货币同时通用,而且他接受大宋的钱钞可以兑换成流求币的现实,这是政策上的初期阵痛。

  但是,他直接命令海关征税只能是流求币,而且所有重要的产品,只接受流求币。

  在这个美好的春天里,他还是要慢慢来才行。

  古剑山被认命为流求钱行行长,他在挂牌仪式上表现中规中矩,看来几年的海关工作,让他稳重了起来。

  在大宋的境内,他们或租或买的流求钱行也正式挂牌,接受流求与本地的通存和通兑,包括了贷款等业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