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二章 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

第四十二章 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

  从大宋主动来流求八道河市的太学生,张国安岛主亲式的接见了他们。

  张国安岛主英明的指出,大宋最大的敌人是鞑靼人,他们是和正常人正常社会无法兼容在一起的种族!

  所以,任何负责任有能力的社会都应该严厉打击他们,而不是为了暂时的安全而行苟且之事!

  张国安岛主从历史、经济和社会几个层面剖析了鞑靼强盗集团的特点,最后总结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完全是依靠杀人和抢劫,完全是依靠着对文明的破坏!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些太学生都是各路州县层层选拔出来的,说个个是智力较高的人,不为过。

  他们个个都深以为然,其中有人说,先前只是听闻过,不知道他们竟会攻一座城便屠尽一座城,而且还要烧尽天下之书,这与蝗虫过境,洪水过境有何区别?!

  我等要去山东打鞑靼人

  张国安岛主心里乐了,只要让天下人知道真相,鞑靼人,你还真不用黑他,他们定会惹起天怒人怨!

  真相,比一切口号都有用。

  张国安岛主决定好好重要他们,这个时空,不是以当官为重嘛,那么自己就给他们官做。

  但是,他们的知识有残缺,要好好给他们上上课。

  张国安岛主询问他们看没有看过《小学算术》、《小学几何》、《小学物理》和《小学化学》等书。

  真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都读过!

  好吧,大宋轻易不玩禁书那一套管理方法……真好。

  又有一个太学生说,我等看那书还有诸多地方不明,可否请张国安岛主教我等?

  哈哈,张国安岛主的小舌头都要颤了,这可是他们自己要求上课的。

  他和安静有的忙了,但是,他们轮班上课再累也愿意。

  这些被层层选拔出来的人才,底子比自己的家养小子还要好!

  张国安岛主虽然没有学过经济学,但是,他们给太学生们上课那是绰绰有余了。

  他们以大宋的经济为例子,讲了不少经济学的常识,这让几个太学生豁然开朗……原来钱荒是这样来的,原来可以这样解决,原来大宋的禁榷制度是为了这个,难怪会影响到商业发展,甚至他们偶尔从两位讲课时,不经意提到的科学技术都大感兴趣。

  张国安岛主不仅在课堂里讲课,还带着他们去参观工厂,其中光是讲解大气蒸汽动力机就是很好的一堂室外课。

  张国安岛主指着那个大气蒸汽动力机还当场提问呢。

  “大家说说看,它都有何作用?”

  几个人当场就回答了。

  “节省民力!”

  张国安岛主点头认可,说:“省民力,就是省了人手,省了工钱!”

  “力大无穷,可以昼夜驱使,而无疲劳之虞!”

  “对极了,但是也要停机维修。”

  最后一个太学生的回答让张国安岛主吓了一跳。

  “张岛主,此物必大行与天下,可改变整个人世间!”

  真好啊,他能看到一个时代的兴起……可是,从这几个人的名字看,历史上都留下什么,很可能都被掩没在相对庞大的官员群中,更有可能,他们追随他们的小皇帝跳海而死。

  但是暂时看,他们的一切都被改变了!

  大宋的百姓和商人或者说官员,可能都是过分世俗化了,他们可能不考虑正义和将来,只顾过眼下的小日子……但是依然有热血有正义的士存在着,要不然,如何解释一个小小的皇帝跳海,竟然能有十万士人陪跳?!

  所以朝代都没有发生过……这就只能说明,只有大宋才真正能容下士,也只有大宋的士可以为一个朝代的结束而死。

  当然,大宋还是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比如耍阴谋把流求丢到鞑靼人的面前了。

  对太学生的培养,也是要慢慢来的,还好吧,在八道河地区,他们也可以看到许多新事物。

  这个春天还是吕氏集团的春天,特别还是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本人的春天。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该气死了,但是现在活的有滋有味儿。

  他和女婿范文虎站在襄阳的城头,两人沐浴在春光里,那春天的气息闻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大宋官家的各种荣誉称号和物质奖励大把的发放下来,各级官员们人人都等着升级。

  没有打输,就是打赢了。

  他们用单筒望远镜看着四周。

  襄阳城的城外已经没有荒田了,甚至远处的山坡地都被士兵们开发出来。

  把自己手下的兵员当劳工使用,这是大宋军队的传统做法,一点也不出奇。

  吕文德先前答应自己的士兵,分田分地,这个早就施行完毕了。

  大宋的旱地有的是。

  吕文德看着那些播下种子的地想,今年秋天的产出肯定比前几年更多,这几年的战争让他的家族少挣了太多的钱钞!

  光是自己一个家族,就搭上了一千万贯的费用,你说,用几百万贯钱就解决的事情,何必花费几千万贯来做战呢?

  吕文德对女婿范文虎说:“真是不可理喻,那个流求岛的张岛主,据主掌那里的管家汇报,他已经是气急败坏了……他就是不明白这样简单的道理?!”

  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摇着头说:“理他做甚?只是化外之人,夏虫不可语冰!”

  吕文德一脸严肃地说:“万不可以这样认为……他们在山东半岛两战能击败二十万人,而且擒获甚多,这是化外之人的能力?

  一个荒岛,在他们的经营下,眼见着要比我大宋的大城出产还多,这是化外之人的能力?

  他们所出的武器,怪异而有用,这是化外之人的能力?

  如果不是他们有出乎意料的战力,平章不会派出士兵变装助战的,他当然是希望能跟从他们多学一些,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派我六弟带着亲兵们去那里了。”

  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随便点头认同了,但是心里开始盘算自己会升任到何职,还有岳父大人分给自己的那块旱田真的能出产甚多……

  整个襄樊地区,或者说整个京湖地区,都在慢慢恢复着发展,这场战争对民间的伤害足够大了……市民受伤害的不多,但是居住在农村的农民们受了太多次抢劫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别人,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早就规劝过,让他们可以去流求岛避一下,将来还可以再回来。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听从规劝,总有人留恋自己的家乡不肯走。

  结果他们成了鞑靼人的后勤供应了,日子别提有多苦了,没有被杀,这都是极大的幸运。

  战争结束了,当年从这里去流求岛避难的市民和农民都回来了,他们手里拿着大把的钱钞,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