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十三章 大宋不缺少清醒的人

第四十三章 大宋不缺少清醒的人

  京湖制置副使吕文焕确实是被大哥吕文德派到了流求岛,而且,他是和黄祖队长一起来到八道河地区的。

  吕文德曾经向黄祖队长暗示过,只要他可以留下,一个统领官职是肯定的,而且可以全面主管自己的亲军烧炭团。

  可以让别人带自己的亲军,先不说官职大小,这首先就是绝对的信任了。

  黄祖队长的打法让吕文德惊艳不已,他甚至都补充了自己的对战争的认知。

  固城坚守是应该的,但是,城外可以放上一支这样的军队,不管是骑兵也好,步兵也好,完全有大用处。

  他们对鞑靼大军的后勤运输造成了很大的破坏,这有力帮助了他们守城。

  而自己先前的打法太呆板。

  但是,他的诚心诚意没有打动黄祖队长。

  这里不是职位高不高的问题,而是他自己感觉离开流求以及那里的朋友们越远,越觉得自己的收获越少。

  他现在离不开流求了。

  两人在这一路上相谈也非常和睦,只不过大家在大宋和谈的问题上看法有些许不同。

  不过,黄祖队长赞同对方说的,这场战争让百姓遭了大难了,停了是对的。

  吕文焕也赞同他说的,鞑靼人的合约可信度不高,断然不可完全相信。

  黄祖队长带回了自己的小队,但是已经有十八个人埋藏在襄阳地区了,他们和其它因守卫襄阳城而阵亡的士兵一样,没有被随随便便埋了------吕氏集团花了钱钞建了一个义冢园,并着人定期打理。

  他的六弟吕文焕都知道鞑靼人的合约不可完全相信,他自己焉能不知?

  他们随时会翻脸!

  鞑靼人先前求他建起的那两个所谓商榷用的两个堡垒,若是他们没有轰天雷这武器,想想都后怕,定会成了切断自己与樊城联系的障碍!

  鞑靼人非我族类,其心不善,万万不可失了小心二字,他把细作放得很远,特别是针对退到四川北部的阿术部。

  他只能说暂时放下心了,鞑靼大军现在确实很平静。

  其实大宋人不傻,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甚至可能是今天玩死,明天不管了”的人,但是至少平章贾似道这条老狗不是。

  如果是的话,他不可能想出背后偷偷支援流求打山东半岛的办法来,那个大宋官家可能不会反对,但是其它大臣也不会默认而集体不出声反对,这条老狗可能在局部能完成言论专控,但是不可能做到控制一切。

  在偷偷支援这一点上,他们集体无意识了,真******精明啊,把流求卫队当成挡箭牌了。

  其实当张国安岛主想开了后,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任何报复对手的行为都是对流求更会有最大的伤害。

  那条老狗背叛自己与鞑靼强盗集团和谈,至少还是清楚大宋的主要敌人是谁,没有盲目相信对手。

  那条老狗打压言论,至少那些学生没有死吧?!

  认了。

  或者用想着那条老狗如果没有自己的帮助他会怎样的办法来出气。

  应该是在四年后的1275年,那时鞑靼军队已攻占了鄂州,大宋太学生提议贾似道亲征出战,在群众压力下,贾不得不上阵。

  他当时偷偷地给带兵的丞相伯颜送上礼品,请求割地赔款,但伯颜拒绝议和。

  都是丞相,但是两人出身不同,他贾似道是文臣,真要带领大军,他远不是对方的对手。

  同样,如果有机会同在朝廷中,他也会玩死伯颜。

  接下来的丁家洲之战,大宋军队十三万精兵大败,军士死伤逃亡不计其数,天下舆论大哗,鞑靼军队又直逼临安,朝野一片震恐,要求杀之以谢天下。

  在强大的压力下,谢太皇太后说:“似道勤劳三朝,安忍以一朝之罪,失待大臣之礼。”

  但是无用,群臣疯了。

  谢太后被迫将他免职,但此举仍无法平众怒,朝廷内外都坚决要求处死贾似道。

  谢太皇太后又无奈,只得把他贬到偏远的广东一带。

  县尉郑虎臣家里曾受过贾似道《公田法》的迫害,为了报仇,他主动要求押贾似道去贬所。

  在押解的路上,郑虎臣多次提醒,让贾似道自尽,但他不愿就死。

  郑虎臣想尽办法,勒逼折磨,到了木棉庵时贾似道自知再也活不下去,就服冰片自杀。

  怎奈一时并不得死,只是肚泄,郑虎臣气愤不过,在厕所内处死了贾似道。

  哈哈,没有我们来,他会像一条狗一样杀死在厕所里,成了全体文武大臣的背锅侠!

  想想他死时的丑态,张国安岛主不由不叫了一声:好!

  心情更加好了些------

  吕文德也是清醒的大宋人。

  他让自己最喜欢的六弟吕文焕带着一千亲兵,五条河海两用船来助战,这本身就是一笔不菲的投资。

  这个时空,厢兵或是战兵都不算什么,随时让他们干各种杂活。

  唯有亲兵不用干。

  亲兵是可以为自己死战到底的绝对根本,所以,这一千人相当于一万人也不是错。

  这个老家伙也希望山东半岛那里真的能死死拖住鞑靼人,不停地让他们出血。

  大宋真的不缺少聪明人。

  当吕文焕和黄祖队长他们两个人一起出现在八道河码头时,不,现在应该叫港口了,这几年,按这个时空的标准,他们已经完成了港口的基本建设。

  吕文焕看着那一条条伸进海里的水泥堤坝,他们完全起到了栈桥的作用,通过那堤坝上的码桩子,它可以让更多的海船停靠。

  他说:

  “我早有过耳闻,这里的人已经把那骡马水泥用到极至了。看看这个港口,真是蔚为壮观,竟可以同时停靠千百艘海船!”

  黄祖队长也是心情激荡,他知道吕家在这里有主掌之人,定时写信给吕家,所以这里有何变化,那是很自然就知道的。

  张国安岛主亲自来码头接他们了,陪同他的还有吕雄。

  张国安岛主同吕雄不一样,他不是为了迎接吕家人而来的,他是专门迎接黄祖队长。

  黄祖队长在襄阳城地区的表现很好,而且,他还能拒绝吕文德的政治诱惑,重新回归,这至少有一种忠城精神。

  吕家集团派出重要成员来流求,当然会先发信通知了,吕雄管家马上重新打扫自己的别墅,好地方是要给家族最高层人员住的。

  他的行为,让张国安岛主想起来自己竟然忘记修建高等级宾馆了,那个利润才高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