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一章 大宋人喜欢组团

第五十一章 大宋人喜欢组团

  在张国安岛主看来,大宋外交政治水平远远不行,但是他们搞经济那可真是强项了。

  从来没有一个朝代的皇帝会公然号称要“全民经商”,甚至能亲自己写信给蕃商,要他们不要不思进取,不要留恋大宋的花花世界,赶快出海经商去啊------

  他们自己认为正是自己的这种经营国家的方式,才顶作了鞑靼人入侵------张国安岛主当然无法对大宋政府说,如果没有自己的帮助,他们大宋早就完蛋的话。

  但是,他们好在完全明白流求式武器的好处,绝没有弃而不学,一边向流求岛购买,一边自己认真钻研,

  大宋皇家御前军统制法可出版的《杠杆原理》一书,由于把大宋官家赵禥的名头排在了前面,被太学院院长指定为必考科目!

  这本书的贡献马上就显现出来了。

  大宋军所拿出了一种活动式石炮,通过把炮杆架在不同的支点上,他们可以打出不同的距离,而且通过配重的大小,他们可以算出准确的距离来,据说精确度还能保持在三尺之内!

  同时,他们对火炮也开始用心研制,在他们“穷举式”的研制方法下,慢慢掌握了生产加工火炮和发射火炮的一些数据。

  竟然完全学会了流求搞的火炮药包发射法,开始定装了,而且用心追求准确度!

  张国安岛主是在用了更好炼钢基础上,才开始转向用钢铁制作火炮的,毕竟这个时候的铜就是钱------人家大宋军工所可真不是跟他学的,直接上马开始铸铁炮,现在正在摸索呢,还不知道成效如何。

  他们拆了流求的拉发式手榴弹,马上提出来,他们只要流求提供两件产品,一是所谓的工程炸药,二是拉发装置------你妹的,越来越鬼了。

  所谓的火绳枪,他们根本不需要流求的了,而且竟然开始尝试研制自己研制火帽式火铳!

  结果,他们发现有两样配件加工不出来,一是v字弹簧,二是火帽底火加工不出来。

  这个只能从流求岛来买。

  还有一样,流求火箭他们加工不了,也只能买。

  他们加工外壳的能力不够,而且那药柱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同------大宋的工匠曾经尝试照着样子压出一个来,但是发现,根本比不上流求岛出产的,距离上没有法子比。

  张国安岛主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大宋疯狂山寨自己的军火产品!

  这些武器的技术含量太低了,他们看了就会,这没有办法。

  这个时空,大宋有版权法,但是没有专利法,他也只能认了------他现在没有能力和大宋掰腕子。

  大宋现在有一亿多人,大约占了现在全世界人口总量的四分之一,而且轻松就吸收了流求八成的产品,而且现在还是供不应求的阶段,所以这个市场不能丢。

  《流求周报》上标出的所谓黄金商路,让这一期的报纸全都卖光了。

  很多大宋小商人的眼睛都红了,为何香料会这样贵?地图上那样近的地方出产香料,而且那里都是土人的地方,我等却不去主动经营?任由那些蕃商盘剥我等?!

  但是,出海也需要本钱的,他们的本钱不够。

  这个时候,张国安岛主观察到了一个现象,大宋商人们开始组团式发展了!

  前文中说过,大宋人在这个时期特喜欢搞社团活动,他们甚至连喜欢唱歌,喜欢蹴鞠的人都要搞成社团,起一个漂亮的名字。

  这个习惯他们都带到了流求------现在有弓箭社、火绳枪社和飞叉社,当然,同时在休息日时,大搞聚众赌博活动。

  大宋小商人完全可以联合起来,组织起股份制的公司来,以后可以搞搞股票之类的嘛!

  其实这也不是新鲜事情,大宋商业中早就有过类似的团体。

  所谓的股份制,是张国安岛主顺势而为推出的,不是盲目拔高。

  因为张国安发现,原先最先来的皮货小作坊主于联现在已经成为了皮货用品的生产大户,他拒绝了某人给他的产品起名为路易威登的建议,直接用“于家”当了商标。

  这几年他手下招了几百个皮匠了,据说要在今年破千,具体挣了多少钱钞他从不说,别人也不好问,只是他现在敢说,大宋上第一个县城里都有他们产品。

  还是那一句话,成功的榜样力量是无穷的,后来陆续就有七八家皮货小作坊也搬了过来。

  大宋对生皮是禁榷的,只能卖给国家,但是对皮货产品却没有任何限制,所以,不如把作坊搬到流求去,听闻那里的生熟皮堆成山了------

  一开始时,张国安岛主也高兴啊,整个流求岛一家独大不是好事情,他们之间激烈地竞争就要开始了,这对自己有利!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人家竟然主动搞起皮货商行,竟然还会统一了价格!

  这个民族不是被说过一个人是龙,十个人是虫吗?

  但是后来他想明白了,这是他们还没有经历过鞑靼人的统治啊------鞑靼人规定五人以上就算非法聚会了,这还能让原先喜欢搞社团活动的大宋人存在吗?!

  更可恨的是,和尚出身的朱重八基本继承了鞑靼人的办法,但是,他又不学鞑靼人鼓励商贸这个唯一正确的地方------这真是让人叫绝历史啊。

  好在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原本要灭亡的没有灭亡,本来就不该出现的还依然存在,从此历史拐了一个弯子。

  当时,张国安岛主亲自召来于联行首,提出了股份制的看法。

  但是,于联行首没有同意所谓的股份制。

  他说:“我等自有行规约束,违反者必受众人的指责!再说了,我于家的商号名头响彻整个大宋,如何与他们的产出相提并论?!”

  好吧,这家伙还挺有品牌意识------当时,张国安岛主不想干涉人家的行规,也不想管他们的内部建设。

  张国安岛主说:“那你把所谓的行规都写到纸面上吧,然后到流求公证部公证一下,表明这是你们集体通过的。”

  公证部是张国安岛主不得不提前拿出的,目的是保证买卖双方的交易具有公正性。

  这个时空里,买卖双方的合同有书面的,有按行规的,有口头的,由于流求岛上的商贸行为越来越多,所产生的纠分也越来越多,一天出十起都是极少的,有的甚至都要把官司打到张国安岛主这里。

  他们不得不把所谓的公证部拿出来!

  一般的刑事案件,巡警可以审判了,重一些的可以由巡警小队长判了,人命上的官司则由巡警部长亲自判案。

  那么这个公证部,就去管一管经济类的事情吧。

  当时,于联行首翻着眼睛想了半天,还是去公证部请求公证他们的行规了,这其实对他们也是有好处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