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二章 真正的海盗会带来丰收?

第五十二章 真正的海盗会带来丰收?

  人家皮货行不喜欢搞股份制,那是他们的自由选择,张国安岛主却在流求地区,以自己的产业为试点,搞起了股份制。

  当然,流求钱行的古剑山行长和海关关长郭子仁有些看不懂了,明明可以挣到大笔钱钞的厂子,为何要拉人入股?而且到时候还分红?

  张国安岛主耐着性子说:“我们想要做大做强,单独靠自己是肯定不成的------毕竟我们不是专门开工厂的,当然一些核心产业不能合股,军工厂和一些秘密加工的厂子都不行。”

  讲完这个,他又讲了讲职业经理人和职业厂长的事情。

  其实这在大宋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哪个大商铺不是请掌事、掌柜的?

  他们不仅是职业的,还是祖传的,其中比较有名气的人,工钱还高呢。

  肯定有贪污或者受贿的,但是绝对不是常态,而且一但有了这样的行为,这一行业可就不能待下去了。

  张国安岛主主要把目标锁定在大宋国内的几个大城市,那里还会有大量的沉睡铜钱,正在变成金银铜矿。

  只要他拿出二十几家工厂,基本上就能唤醒一些来。

  只要他能保证年年账目公开,年年分红,那么他就敢保证股票的概念能深入人心!

  更重要的是,以大宋都能让茶引、盐引,甚至是道士、和尚的度牒等进入货币市场的习惯,他可以很顺利地建起股票市场来。

  不用说别的,光是表面上看去是小小的印花税,他就可以白白收入很多了。

  当然,他更多的是考虑股票市场对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

  他让杨友行在《流求周报》发布了流求的广而告之,把流求的棉织厂、棉麻织厂和印染厂之类的二十几家拿出来,变成股份制!

  流求招人入股了!

  大宋的商家比他想象的更快就明白了这个股份制的真实用意!

  他按照大宋的市值价格,以一贯钱的流求币为一股来招合股人。

  大宋政府为流求币的背书,加上他在贵重奢侈品销售的专门指定,第三招也使出来了------想合伙挣钱吗?使有流求币吧!

  当然,他还有第四招,他还盯住了大宋的中产阶级,贵重奢侈品的销售是要降一降价格了------

  在张国安岛主正掂记着大宋全体中上阶级人员兜里的钱时,已经去了山东的王德发正在和他的家养小子们分析着时局。

  这一次的停战行为当然破坏了张国安岛主让鞑靼强盗集团不断流血的大计,但是它也带来了宝贵的发展时间。

  这一年的秋天时分,王德发说:“别看鞑靼人又请来了五万援兵,但是他们的士气远远没有以前那样强大了!”

  伊尔汗国的骑兵部队从现在伊朗的大不里士出发到了涿州,一共花费了一年的时间。

  而王征和小二两人从开罗地区步行到红海后,再乘坐海船回来,才花费了不过八个月,而且疲惫程度双方还不一样。

  王德发分析说:“他们正在渐渐失去地方上的世家大族的信任-----”

  这是真的。

  在汉臣们的眼里面,最有战斗力和最擅于使用计谋的史天择竟然一个回合就死掉了,听说还在隔着很远的地方时,就莫名其妙地被打死了!

  这无疑是太可怕了,死得悲壮一些也好啊。

  鲍威队长同意了那些世家大族们可以出钱钞或者物资来换回他们的子弟,这一善意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欢迎。

  流求的海盗们还是讲道理的,同时,他们也带回来不少的消息。

  有的世家大族马上把消息送给大头目忽必烈,有的则没有选择汇报,却在家族的极核心的范围内展开了讨论。

  在大宋的北方地区,只有大家族才能很好的活下去,所以实际上对他们来说,家族的利益是他们永远放在首位的,这个时候还上升不到什么民族的领域里。

  那些流求海盗不是流匪,他们在山东半岛不会撤兵的。

  原因很简单,他们在那里又是修建码头,又是盖房子,而且修上了路!

  他们种地,可以看成是一时之举,但是修路盖房子,那是绝对不走了------

  那些流求海盗重商,而且,他们的海盐比沙子还便宜!

  这个时空没有一家大家族仅是靠农业来维持的,因为一个大家族的花费也是巨大的,没有了商业不行的!

  一个大家族里的族学、赡养等都算是小花费了,光是各种公祭的花费都是巨大的。

  没有了体面的公祭,那还叫什么大家族?!

  他们必须要有商业上的发展,海路断了,或者可能从登州那里发展起来。

  那些流求海盗不似李檀那厮,以为有个几万兵,再加上爹爹的声望,就以为能登高一呼四处响应了。

  那些流求海盗实力强大到无法理解!

  可能非得是怯薛军才能抵得过了------

  还有刘整的死,这是一条忠心的狗啊,大头目忽必烈为了与宋谈和,说杀就杀了------谁敢说些什么?!

  王德发刚到山东青岛时候,他就听到了有大家族偷偷派人来联系的事情了。

  鲍威队长按照自己得到的指示,就以正常关系来处理,你想商贸可以,除了军用之类的以外,什么都可能商量!

  当时,还有大家族的人不放心地问:“粮食可否算军用?”

  鲍威队长摆摆手说:“粮食当然不能算了,它又不是直接用来杀人的!”

  那个大家族的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卖粮就行,钱钞嘛,都是好说的事情。

  他们中的人借机又查探了一番,看看这些所谓的流求海盗给山东半岛这几年带来了什么。

  他们带来了粮种。

  那个时候还是山东半岛正值夏天,无数各形各样的庄稼正在迎着阳光生长。

  那些大家族的人不用认识那都是什么就明白了,这将又是一个大丰收!

  真正的海盗会带来丰收?

  他们带来了商业,以青岛码头和登州码头为代表,这两个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市场。

  这不是自发的,是他们建成的。

  小商贩的嗅觉最灵,脚最勤快,哪有利益他们往哪里跑。

  他们从这里买到了流求货物,转身就去别处贩卖,哪怕是交换,总能有些许收入。

  当然,这个经济体量太小了,鲍威队长都没有安排人员收税。

  因为跑到这里的也是流求的小商贩。

  真正的海盗会带来商业?

  他们还带来了秩序,他们安排的巡警整天巡逻哪里有人敢弄事!

  于是,一种带有偷偷摸摸的发展方式开始了。

  王德发那时听到了整个情况后,就大力表扬这些半大小子们,这是一种良性发展的态势,只要坚持下去,鞑靼人所谓的谣言,不攻自破!

  因为鞑靼人攻下了一块地方会如何?

  死人。

  饥荒。

  所以,王德发在分析鞑靼强盗集团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说:“别看他们正在聚集兵马,像是很能打的样子,但是他们正在撕裂,内部正在这样做,人心里也正在这样想,要变天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