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七章 你们咋才来呢?

第五十七章 你们咋才来呢?

  肉眼可见,只有两枚火箭打中城墙,一枚连护城河都没有过,另一枚只刚打过护城河,没有碰到城墙。

  真准啊,火箭兵们和海军们都要齐声叫起来了。

  郭勿语大队长也点头认可,三百米远,五成的上靶率,王德发家主看到了也会相当满意的。

  其实他们只是尽量要把角度调低一些,希望别越过城墙打到百姓家里------

  那两枚打到城墙上的火箭,它们的战斗部所装的工程炸药虽然只有一千克,虽然只在城墙的外表炸响,但是,很轻松地把城墙上的外包砖头炸的粉碎,里面的夯土也塌下来一些!

  这个时代的人,就算是他们鞑靼人引起自豪的怯薛军恐怕也经不起这样近距离的爆炸声!

  在他们听来,这远超天上的惊雷了------事实上,他们中受伤最重的,也不过是让砖头的碎块砸伤擦破了皮,但是,对不明白的事物的恐惧是不可以抑制的。

  那个鞑靼武官带头窜下城墙,和自己的两个随从,跳上他们的战马,直接就冲着后城门跑了!

  鞑靼人的凶狠只是表现在他们打赢了以后,但是只要见势不好,他们最擅于撤退了。

  连他们所谓最高明的战术“曼古歹”,也不过是边逃跑边回身射箭,直到削弱了追击的对手------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邪劲儿!

  当硝烟散去,郭勿语大队长用单筒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发现城墙上没有人了!

  他不确定那些鞑靼人是不是埋伏在女儿墙后,等自己靠前会不会突然发力。

  他暂停那些火箭兵还想发射一轮的行动,火箭挺贵的,差不多等于四匹战马的价钱了。

  这个价钱是哈比亚队长看到他们训练用火箭时说的,说实话,他当时见了都吓坏了,如果不是火箭在远处炸响,他会扭身就跑!

  当时鲍威大队长通过翻译问他,这样的一枚能值你们几匹那个安什么马和阿拉伯马?!

  这其实带有一点打趣了,但是哈比亚队长非常认真地回答说:“望远镜可以换两匹,火统可以换三匹,火箭可以换四匹!”

  鲍威大队长当时就摇头不干了,想,我们用土烧成瓷器,用蚕丝织成丝绸,用地里出产的棉麻织成帆布,用辣椒面和胡椒面、麻椒面等香料,就能换回连人带马的骑兵来,何必用军火之物?!

  哈比亚队长虽然现在和鲍威大队长的语言不通,但是却能读懂他的表情,他也摇头认为,就是自己也不可能接受这个价钱。

  但是,他们后来都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好好的价钱,双方交换时都感觉公平,可是大宋政府以官方的名义也加入了其中!

  他们一下子就往印度地区,甚至埃及地区运去了天量的瓷器和丝绸以及棉麻布!

  当然,所谓的天量是说他们的传统货物比流求岛以及其它海商的总和还多。

  他们同时也换回战马和水牛,还不要脸的和流求岛要木醋液,也知道用生石灰消毒!

  这一下子坏了,传统货物在海外贬值了,好好的一个粗瓷碗换一头水牛的生意给砸了。

  大宋一开始时,一头牛才五贯钱,后来涨到十贯钱,再后来是二十五贯钱,等到南渡以后,由于大宋经常实行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牛价现在已经涨到一百贯钱了。

  诚然,张国安岛主在琉球王国和济州岛大搞水牛、黄牛的养殖工作,现在才刚刚能满足本岛的耕种和食用,牛乳业还没有发展起来呢------当然,大宋人更喜欢喝羊奶。

  那时还没有对大宋正经开始搞水牛出口,结果,也不知道大宋政府怎么搞起来官商行为了!

  那时,已经不是能用几个碗换到水牛,用几匹绸缎能换到战马的问题,基本是让大宋政府换走了!

  这可把张国安岛主气完了,一定是贾老狗的主意,他这是扰乱社会市场啊!

  但是这个也可以理解,大宋真是缺牛啊。

  县与县之间都不能让水牛过境,而且,要是牛死了,还要规定所卖的牛肉及下货之物,总值不能超过活牛的市价,还专门派人盯着卖。

  他们怕为了卖肉而杀牛!

  那时,张国安岛主马上把王征和小二找来,说:“你们已经熟悉了那条到埃及的商道了,再大胆的走一步,去一个地方,可以用一个粗瓷碗换两头牛!”

  这个地方就是马达加斯加岛的西岸!

  “那里也是水牛之乡------但是别让大宋政府知道了!”

  王征和小二都非常高兴,他们说:“要是吕家不要脸的跟着我们怎么办?”

  “那就带上吧,嘱咐他们别乱说!”

  “绝对不会!他们对大宋这样乱做生意,与民夺利的事情也是极为愤慨!”

  当然,这些都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不急着提起来。

  火箭值钱呢,所以郭勿语大队长挥手让人发射一枚绿色的信号火箭,让城里的内应行动!

  绿色的火箭里加了氧化铜-----那些内应们早都按捺不住了,他们端着火帽式火铳就冲上了城墙,果真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们冲着城下挥动着手,喊着平安无事!

  他们然后就跑下城墙,打开了大门,放下吊桥。

  郭勿语大队长领着队员们就进城了。

  这个时候,大家按照分工马上冲向了各处的府库,开始有序的搬运。

  滨州城的知州也早带着家人坐着马车跑了,他们也不去追,但是他们的其它家财可要充公了。

  郭勿语大队长领着几个队长在知州衙门里略做休息,他们在案几上摆下了附近的地图,正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动。

  这时,有一个当地的大商偷偷摸摸地求见。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大商开口便是:“义军,你们咋才来呢?!”

  郭勿语大队长恍惚了一下,他的一字眉跳了跳,说:“为何这样说?”

  那人自称姓周,他说:“义军在流求岛和山东半岛做得全是大好事,我等早有耳闻,今日才有机会得以投靠------”

  郭勿语大队长不明白了,说:“若想投靠,一条海船就够了,其实走着走也能走到,怎么能说才有机会呢?!”

  “少年将军有所不知,家大业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如随着将军一起走而能准备妥当!”

  郭勿语大队长似乎明白了,说:“好吧,你快去准备,我们不会占据多久------另外,你负责问问其它人家,愿意走的都跟着走吧。”

  事实上,都愿意跟着走。

  原因很简单,他们把今年的税物都抢跑了,这损失还会找他们身上补回!

  不如逃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