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十九章 忽必烈在下一盘大棋

第五十九章 忽必烈在下一盘大棋

  察合台汗国,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封地,主要辖区在天山南北,现在在位的是涅古伯,听闻他要比他的哥哥更贪婪一些。

  窝阔台汗国,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的封地,领有额尔齐斯河上游和巴尔喀什湖以东地区,建都叶密立,现在正是海都当位,这个该死的家伙才是真正的死敌!

  这是一盘大棋------怎么下?!

  平章阿合马的头发都要掉光了,但是他不能不替大头目着想,但是这个局面太大,你让他计算一下税收,搞一点交换啥的,他可以的,毕竟出身卑微。

  若是论实打实的计谋,他可不是汉臣们的对手。

  历经辽,金,鞑靼人时代而依然能做官的大家族代表,那可真是不白给。

  史天泽死了,一个能军能文的汉臣死了,照样有后备人才。

  右丞相安童、姚枢、张文谦、陈汉归、杨诚等人联名举荐张弘范!

  大头目忽必烈知道张弘范曾跟从亲王合必赤前往济南讨伐李璮,小子在当时挺卖力,在平叛进军中,他不避艰险,屡立奇功,成为忽必烈很器重的一个青年将领。

  后来大头目忽必烈特别选拔了张弘范,把金虎符亲自交给他,正式任命他为顺天路管民总管。

  佩带金虎符在当时是一种特殊荣誉,也是享有特权的标志。

  这一年他整二十八岁,在朝廷青年贵族群中,他是一个崭露头角的新星。

  后来又让他去顺天府调任大名,也算是文武两全了。

  大头目忽必烈点头认可,当即升他为右丞相右丞,鞑靼人之俗尚右,故以右丞相、右丞居上。

  这属于火箭式提拔了。

  紧接着,右丞相安童、姚枢请求密见大头目,他们的密奏都不想经过任何人之手。

  事实上,这个时空的人对地理位置,也只不过知道个大概,哪有一份标准的地图?

  一但有一个小学生水彩画级别的地图,那都是军中重器,岂能示与人看?!

  但是,《流求周报》哪里管那些,北到北冰洋,南到苏门达腊吧,东到白令海峡,西到欧洲,大大小小的国家,它们之间边境模糊不清,可能名字也叫错的地图就登出来了!

  这里当然包括忽必烈的地盘和什么四大汗国了------这能不引起有心人的重视嘛,你以为都是被商人买走的?!

  而且人家还盗版去了不少------可怜杨友行,挣了点儿小钱,还以为自己赚了。

  当整个北半球的态势如此清楚明白地显示出来后,计谋,各种各样的计谋就涌现出来了。

  这本来就是一个崇尚计谋的民族,哪怕你破坏了规则,那都不重要的------比如田忌赛马,公然破坏规则,不要贵族的脸面,只要赢了占到了便宜,就是牛逼,要不你怎么不去赢?!

  右丞相安童、姚枢献出的计策是连环计。

  大头目忽必烈快速看完后,他亲手用火柴给两位汉臣点上烟斗,这烟丝绝对有助于思索。

  他当时哈哈大笑,说:“天助我也!”

  这连环计第一计是,以退为进。

  流求海盗不是骚扰我沿海地区嘛,正好命沿海百姓退海六十里,最好集中到内陆城池。

  看那地图上,山东半岛与那流求岛一样,米芥大小!

  最肥美的还是宋啊!

  第二计是,三家分晋,便是分了那窝阔台汗国!

  大头目忽必烈附掌大笑道:“联钦察汗国和察合台汗国,三家分了它!只要他们两家不出手支援,一到两年内,我必灭窝阔台汗国------钦察汗国可得它的一半土地,察合台汗国可得除战马以外的战利品!”

  右丞相安童悠悠地说道:“吾未见凭白得利而不喜者------”

  大臣姚枢捋着胡子轻笑说:“正是,正是!”

  第三计是三家分察合台汗国!

  右丞相安童用手里的烟斗轻点着桌子说:“大汗,到那时,正可以用上假途伐虢之计,以护送战利品的名义趁机而起,何必还事先说要那些战马?都给他了。”

  大头目忽必烈嘿嘿笑了,吐了一口烟说:“你不了解他们,什么都不要,他们就有疑心了------”

  两位汉臣马上起立说:“自古圣明不过君王!”

  大头目忽必烈连忙示意他们坐下,平章阿合马嘛只是挣钱的,出小计谋的,如此手段,也只有他们能行了。

  自己先前的悲观烟消云散了,眼里只盯着刺猬看,那只不过是土狗的水平!

  第四计是三家分宋!

  其中,伊尔汗国不可在此期间轻闲,切掉所谓的黄金商道!

  两位汉臣感同身受,他们的海路被一个小小的流求岛封死的痛苦,那是真痛苦啊。

  如果可以,派出战船来搔扰宋的沿海,有样学样!

  若是分宋成功------

  大头目忽必烈挥手说:“不必多言了,时也势也,天下无人再看那样远了------飞的再高的雄鹰,它了只能看到眼下的羊群;再神勇的头狼,它也要兄弟的帮忙!”

  两位汉臣又马上起立说:“自古圣明不过君王!”

  这是一盘大棋啊!

  这个连环计如果能够成功------大头目忽必烈冷笑了一声,米芥尔,一抖就掉。

  大臣姚枢补充说:“不可让宋安稳了,诸多反间计必须施行。”

  大政已定,这样的后续手段就不值得一提了。

  大臣姚枢请命要去说服钦察汗国和察合台汗国,拼了自己这条老命也要让大头目这盘棋下好!

  大头目忽必烈似笑非笑地问道:“汝欲何言?”

  大臣姚枢慷慨激昂地说:“正是海都这贼人使得兄弟阋于墙内,任那埃及的黄金白银之地失之交臂;正是海都这贼人使天下人心不合,任那欧洲的珠宝美玉之地擦肩而过------”

  大头目忽必烈马上说:“且止!你这样去说,你会死的------”

  “老臣不畏死!”

  “会坏了这个连环之计!”

  “------”

  “我的兄弟,我自己明白------”

  这个时候,大头目忽必烈忽然顿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但是这时,他的眼前却出现了绿茫茫的大草原,一起嬉戏的伙伴,他们的欢笑声似乎在蓝天白云间回荡,那些奔跑的马群,放马的汉子,都转眼变成杀气冲天的骑兵!

  装着美味的马奶酒的碗,在他们手里传来传去-----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个仇敌的血淋淋头颅!

  大头目忽必烈睁开了眼睛,说:“去吧,去弄什么反间计吧,我会找合适的人去谈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