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一章 经济的发展不是靠领导

第六十一章 经济的发展不是靠领导

  平章贾似道说:

  “官家,先前只是耳闻过鞑靼人的四王封地,现在看那地图,我大宋的北部,西部,皆是死路!

  东部,只有流求岛那个弹丸之地,除此无可进取------而南下则都是热瘴恶砺之地,非常人能够久居!”

  大宋官家赵禥频频点头认可师臣的话,那地图上非常明白地标出了这些。

  平章贾似道说:

  “我等也可以去海贸,只不过全大宋都可以去赚得钱钞,唯官家不可,因为所发行之钱钞皆是官家所印啊------我最近看那所谓流求币的贵重金属本位制宣言,感受非常多。

  他们自言一贯流求币等于一贯铜钱,一两银子,并以相应几成的份额来折算我大宋的钱钞。

  开始时老夫尚不清楚他们的手段,但是后来慢慢思之,道理都在那个什么本位上-----想当初,我等不得不多印了比先前多了数倍的楮币,那些数目本来只有极少官员能够知道!

  然而令我奇怪的是,我等刚刚印出不久,那市价万物随即盈贵,好像百姓们马上就人人都知道了一样!

  百姓如何能知道的?!

  但是,那张姓商人的举动让我明白了,我大宋钱钞缺少本位之物啊------”

  大宋官家赵禥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没有弄明白他的师臣前言和后语有何关系,只得说:“还请师臣教我!”

  平章贾似道叹了一口气,这个官家不聪明,只得说:

  “莫不如内府库出头,同样前去天竺地区和那个什么开罗地区换取他们的牲畜,然后以低价售卖给农家,收回钱钞来,市面上的钱钞少了,物品多了,那价钱自然就降低一些-----”

  大宋官家赵禥闻言大喜,这是恩出于上,好久没有演出这样的节目了!

  本来他还和师臣商量过,想把海盐的禁椎放开,谁知道他的师臣没有同意,却说眼下财政好过,但是不表示以后财政好过,鞑靼人的威胁一天不去,万事不可操之过急。

  但是,如果这次能够成功,岂不民声更好?!

  如果张国安岛主当时在场,他肯定要好好教一教两个经济学二货!

  大宋政府,不管哪个层面,你们要是想跟着流求岛学海贸,张国安岛主保证举起双手欢迎,能请进来,也能走出去,这才是走具有大宋特点的正确道路。

  但是,你不能打着符合经济规律的大旗来做违反经济规律事情吧?!

  大宋政府传统产品的体量太大,张国安岛主和其它的商家眼睁睁看着他们肆无忌惮地把价钱抬了起来。

  换回来的那些牲畜,大宋官家赵禥除了战马外,也除了留一些在皇庄里育种的,剩下的都以一百贯钱一头牛的水平,卖给农家。

  这又是违反经济规律的行为------郭子仁关长和古剑山行长有些气愤地说:“我们这里的牛价也被他们打压了!”

  当时张国安岛主只能安慰他们说:“违反经济规律的事情不会长远的!”

  果然,换了几批次后,他们难以为继,因为牲畜也需要生长周期。

  大宋官家赵禥的行为得到了大宋上上下下一片叫好声,《民声报》上的马屁文令人作呕。

  杨友行想在《流求周报》上揭露真相。

  天底上哪里有这样做生意的?为了争夺同行的货物,不断地提价,连天竺的土人都知道,凡是穿着红色或绿色衣服的商人,他们的价钱给的高,有东西卖他们才好!

  张国安岛主也没有让他发文,现在全大宋正在一起歌颂他们的大宋官家呢,咱不惹他们!

  就眼下看,不是大宋离不开我们,是我们离不开大宋!

  杨友行只能不痛不痒的,酸溜溜地写了几句,说是由于大宋给的价钱太高,海外水牛的价钱上涨了数倍------

  但是不管怎么说,大宋现在市面上的钱钞增多了,而且他们确实没有加印,市价也降了,各种物品也变多了。

  《民声报》上恬不知耻地把这个现象归为大宋官家赵禥“不与于民夺利,反而市利于民”的狗屁政策上!

  可能全大宋的人都是这样想的,只有御前火绳枪军统制法可保持冷静,这小子写信向张国安岛主请教。

  他认真地回了信,说明了真正的原因。

  首先就是与鞑靼强盗集团停战了,这让大宋省下了军费。

  然后就是高产良种的推广,让生活必需品价钱下降。

  第三就是棉花等经济作物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生产资料。

  第四,以瓷器和丝绸、棉布为主的工业产品海外需求大,它们出口后自然带回更多的商品。

  同时,工业产品的加工增长,使得劳工的工钱收入也增加,他们也能买得起货物。

  假如一个作坊主使一百个劳力受益,那么,一个海商就会使一千个劳力受益。

  张国安岛主在信中意味深长地说:“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从来不是由一个什么英明的领导者的几项政策就能发展起来的,这里有规律可循!”

  也不知道是自己说的太直接了,还是太难理解了,法可统制过了很久才回信与他探讨。

  张国安岛主写完信后已经顾不上管他多久后会回信,现在是快速发展的机会了。

  王德发在山东半岛忙着他的甜菜榨糖。

  先前提过甜菜原产于欧洲西部和南部沿海,从瑞典移植到西班牙,是热带甘蔗以外的一个主要糖来源。

  而且把甜菜作为糖料作物栽培始于那面世界的18世纪后半叶。

  所以,现在的北方汉人们哪里知道这个甜菜的用处,他们以前见都没有见过!

  王德发必须让许多北方汉人学会种甜菜,学会种棉花,学会种花生等经济作物,粮食不发愁了,那么至少山东半岛的经济就完全可以靠经济作物来承担一部分发展任务。

  除了在山东半岛的北部开矿,南部的青岛地区也开发出了石墨、膨润土、钾长石、石英岩等小矿点。

  事实上,这些非金属矿的重要性,在王德发的眼睛里不比金属矿差!

  比如钾长石,如果利用石灰石和煤炭来做原料,经过简单粉碎,成球后在煅窑里煅烧,就会使其中的氧化钾转化成具有水溶性的特点,然后通过结晶法就可以提纯。

  大宋政府总是催着要所谓的工程炸药,如果以他们先前的加工方法来生产,别说卖给大宋了,自己的需求都满足不了。

  他们的战争打法对工程炸药的需求很大。

  这个初冬,北方汉人们在王德发的带领下,在大水槽中把甜菜头洗净,然后送到要切片的大木桶里。

  他们看见四头大驴一起拖着一根硬木长杆,那长杆和桶里的一根垂直轴连接,它们被一个劳力牵着走动时,那甜菜就会被切成片了。

  王德发设计的这种平盘式切片机主要是为这个时代准备的。

  它主要由垂直轴、传动轴和旋转刀盘构成。

  嵌有切片刀的刀框置于刀盘外圈上,盘中央安装主轴和外接传动轴。

  刀盘外缘装有套筒与罩帽形成环状空间,倒入甜菜头后,在刀框的上部有一个个逐渐缩小通道的压菜板,当刀盘旋转时甜菜被夹住压向切片刀而切成菜片。

  然后再把菜片装入渗糖罐子里,以清水浸泡,然后不断地舀出糖液,取出浸久的菜片,再来一轮加水加菜片。

  浸久的菜片不要丢,晒干了后,牲口特喜欢吃。

  这样提汁以后,再经过清净、蒸发、结晶、分蜜、干燥等工序,其中后4道工序的工艺技术与甘蔗制糖的基本相同。

  这个冬天,山东半岛出产了第一批白糖。

  王德发有些疲惫地问一直跟随自己加工的工匠们说:“过程看明白了吧?”

  众位工匠都喏喏应承-----直到有一位大胆地说:“不知那刀片为何是波浪状?”

  王德发知道是自己忘了讲,忙说:“增加菜片渗糖的面积!”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