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二章 大宋是在去库存?

第六十二章 大宋是在去库存?

  这个冬天,山东半岛第一批就送回了十吨绵白糖,以后还会接着送的------那些北方汉人工匠们,除了用蒸汽锅炉蒸汽来蒸发再结晶的技术还不行,剩下的活儿,王德发都可以安生交给他们。

  所以,再等一段时间,绵白糖的产量还会增加。

  至于以后怎么售卖它,王德发不想操那份心。

  王德发在信上向张国安岛主介绍了一下山东半岛的情况。

  他们给队员们准备的冬装比较合用,连那些马穆鲁克骑兵和战马都可以正常出动。

  当然,如果再往北发展一些会如何,还不得而知,反正对流求岛来说,冬天不是战争的好季节。

  冬天原本就是一个孕育的季节。

  流求卫队的后勤生产水平越来越高,他们的军服生产,不管是夏季还是冬季种类,都基本采用了流水作业式加工,这个比较简单,就像是军帽、军鞋一样,军棉祅和军大衣组成几个不同的车间分工加工就可以了。

  仗着原材料充兄,他们的军衣军鞋还可以售卖给平民,当然,那就没有队员的专用标志了。

  结果这样的衣物在山东半岛上卖得很快,因为棉麻布棉袄结实还保暖,所以深受劳力们喜欢。

  这经常让鞑靼人派来的细作迷糊,山东半岛已经到处是兵了------连王德发都穿着军大衣戴着军棉袄,倒是有皮大衣,他认为穿着那个干活儿不舒服。

  整合后的流求卫队在整个冬训期间都非常投入。

  不管是大宋送来的“志愿军”还是吕文焕带来的“义勇军”,他们都不是来打酱油的,更不是来捣乱的,同样很用心训练。

  赵家人的远亲赵安一心想把自己的官职转正,毕竟想要官家超级提拔自己,还要地御使台这一关口,一定要有好的战绩才行。

  还好吧,他和黄祖队长关系不错,两人都很用心。

  吕家人的吕文唤有些小小的兴奋,他和张岛主联合购买的马穆鲁克骑兵已经先回到了流求岛。

  这些人是赶在大宋政府把海外价钱炒高的前期完成交易的,吕家有自己的骑兵亲兵了!

  王德发对他的高兴不以为然,说:“骑兵是有用,但是在南方的地方不适应吧?”

  吕文唤呵呵笑道:“王大商,你是有所不知,它不适合长途奔袭,但是短途上运用,无人可挡!呵呵-----”

  王德发马上不关心人家的军事了,吕家的人不傻。

  到了现在,他与朋友张国安岛主评价大宋政府抬高海外物价的问题,有一点点自己不同的看法。

  他在信中也提到说,其实这也可以看成一种商品倾销活动,而不是大撤币。

  站在大宋政府的角度讲,他们所收的税物复杂,棉布麻布什么的都可以充税。

  现在,他们正大兴水利,大面积开荒旱田,又注重农具改进,所以农业发展已经很迅速了。

  他们的丝、麻、棉、毛纺织业更加发展迅速,体量比我们流求大许多倍,再加上他们瓷器的官窑、民窑遍布全国各地,所以,他们也想着给这些产品找个出路。

  也许他们的本意不是为了倾销产品,但是,这为他们大宋换回来了许多必需之物,在我们这个层面看,他们害了规矩,亏大了。

  但是,在他们的层面看,他们认为自己里子面子全有了!

  张国安岛主看到这里时,想了想,也对,他们这是清库存呢!------只不过没有骗自己的老百姓去接盘。

  究根到底是他们的生产能力上来了,当然,这和自己间接地输入了一些生产工具和技术有关系。

  如果以后大宋因此能完全改成货币税,这对老百姓也是好处大于弊处,毕竟货币税不可以像是实物税那样任由底层官员克扣折算!

  从严格的事义上说,就算他们只以一百贯的价钱来售卖水牛,不仅不亏不说,还得到了巨大的政治利益!

  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啊!

  王德发最后在信中提到,大宋政府的行为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间接提高了国内手工业生产热情------只要什么时候到了劳工的收入远超佃农的收入,他们才可能抛弃土地,自觉自愿地走向作坊或工厂,这样由圈地兼地运动所引发的自由经济萌芽才有可能真正出现,而不是由公社化圈地兼地带来了农奴制。

  所以,我们还不如在上游产业做好准备,再来间接刺激他们对生产设备的需要。

  王德发写完这封信后,就投入到开发原先世界里烟台龙口煤矿的工作中了。

  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他们可以大量用工程炸药,结果,整个冬天,他们生生把开采作业面炸了出来,平整了出来。

  反正那里现在都是荒野一片------这里的煤炭粘结率低、含硫低、不结焦、挥发份高,质量比淮南煤还要好,而且煤矿还靠近海边,这样有利于四处运输。

  随着开采人员的增多,王德发相信,这里很快也会成为一个具有生命力的镇子。

  张国安岛主看完了朋友王德发的信后,深深感叹。

  朋友就是能够看到你没有看到的地方的人!

  他所提到的间接刺激大宋手工业业主对生产设备需要的这一点,现在就出现了。

  别的不说,流求岛出产的蒸汽锅炉就深深吸引了几个大作坊主的注意。

  流求岛现在能出产一种粗丝和粗绸,这让大宋丝绸作坊主们嗤之以鼻,手感粗糙,除了结实外,品相极差。

  但是,他们用来缫丝的蒸汽锅炉却实在是太有用处了!

  此物可用蒸汽为煮茧热水和缫丝烘燥提供热源,而且水温可控。

  更有妙处的地方是,它可以使缫丝时所用的水质保持良好,同时将缫出的蚕丝随即就可以通过充满蒸汽的大小管子来烘干,以利后道工序及保持丝色鲜洁。

  原先有过小作坊主跟着学了,但是,直到现在才真正进入大作坊主的眼里。

  紧接着那几个大作坊主就下了订单,交了订金。

  这样的设备,胡镇北厂长领着工匠就可以完成,低压锅炉嘛,小意思。

  他咧嘴笑着说:“出卖这样的设备真是挣钱,远比千亩上等的田地出产的多,这才能用几名工匠,能用多久时间!?”

  这一声感叹是农业型社会的工匠对向着工业化型社会转型时的感叹,相信很快,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