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四章 必须以黑制黑

第六十四章 必须以黑制黑

  张国安岛主非常耐心地听两个人把事情的原委讲完。

  原来,他们当初提出开采石见矿时,主管石见国的守护大内氏满口答应了。

  十幅板甲、十幅索子甲,还有其它上等的皮甲,优质的棉布、棉麻布,更有美丽的绸缎,而且,还是每一年都交如此多的矿税,这个生意是好生意!

  大内氏当然会一口答应了------谁都知道那里有银矿,但是不值得开采的,正好有人愿意做,而且给这样多的矿税,这是好事。

  所以,事情应该非常顺利才对!

  然而------

  三原小井跪伏在张国安岛主的办公室里,他的头都贴到地板上了,他说:“尊敬的张岛主,在下实在是错了!”

  与此同时,萨摩藩那个族商也差不多把头都贴到地板上了,他也说:“是的,尊敬的张岛主,我们给他太多了------”

  原来,石见国那个仅相当于大宋一个州府水平的令制国国内,竟然也是各色势力纵横,还没有哪一家能独大------正因为他们所谓的矿税给的太多,竟然让它国内的其它地头,特别是新恩地头们不满,借机闹事。

  早先在镰仓幕府刚建立的时候,原来作为赖朝私家机关的各种机构也转变为公立机关,幕府的制度也进行了整顿。

  在地方上,延续了战时的守护、地头制。

  在日本全国各地的庄园内,以一国一人为原则,任命有力的御家人为守护。

  守护最初也称为总追捕使、奉行人,后来才逐渐统一为守护这个职位。

  守护的职责称为“大犯三条”,主要是率领管下的其它御家人警固各大番役、检查和搜捕犯有谋反、杀人等重罪之人。

  此外,守护还要处理管内社寺、驿路的事务,指挥和监督大番役以外的御家人平日的勤务,传达幕府的法规、任命御家人等。

  地头则由御家人担任,是幕府派驻在庄园的代表,任务主要是检察、征税、管理土地等。

  地头分为本领安堵地头和新恩地头。

  本领安堵大多是原来的大庄园主,他们对所领具有名主、地头两重支配权,庄园农民与他们有更强的隶属关系。

  新恩地头是为镰仓幕府立战功的御家人,镰仓幕府将没收的平氏土地赐予他们,成为一方的新恩地头。

  新恩地头为了巩固自己的在地权力,以地头职和给田为根本,以幕府权力为依靠,加强了对农民的支配。

  这个本来比较合理的管理结构,却因为大内氏这个本领安堵地头的代表人物实力太弱,而在石见国内与新恩地头矛盾丛丛。

  其实也没有办法,石见国属山****,而它又是山****八国中最西一国,实力原本就弱。

  它的东面是出云国和备后国,西南是周防国,西是长门国,南是安艺国,北面日本海。

  该国南端的中国山地是与山阳道诸国的分界线,山脉一直延伸到海边。

  国内只有高津川流域那里形成了吉田平原,只有还有点田地可种。

  由于自古以来就与山阳诸国交流频繁,也同样是矛盾重重,就是为三瓜两枣的,也能闹出纠分来。

  现在,大家都知道石见矿能出产白银,但是都知道谁去提炼谁亏钱,得到的银子连炭钱都收不回来,倒是没有人争这些。

  他们只是眼红那笔矿税!

  乱子就这样起来了,石见国内的新恩地头们,在国外某些势力的怂恿下,竟然借口称石见矿是非法开矿,他们派出武士把开矿的人都赶走了。

  幸好三原小井他们已经装了两船矿石,要不然去的四条船全都空手而归了。

  张国安岛主的食指在桌子上敲打着,他的嘴角在冷笑。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再过三百年,他们学会了冶炼方式后,差点为这个矿山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

  张国安岛主冷笑着说:“你们两个起来吧,这不关你们的事情,那个守护是大内弘贞吧,也太无能了!”

  这两个家伙是自己委托他们开矿,与他们在日本的家族无关,而且这样的事情也确实不是他们两个能摆平的。

  张国安岛主悠悠地说:“他们扣压了我的矿山设备------造成的损失不小啊。”

  现在镰仓幕府的掌门人是正式就任执权不久,年少气锐的北条时宗。

  1268年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气势正盛,他曾命高丽使者持书赴日,书中表面上要求建交,实质是要日本朝贡。

  当时的京都朝廷几经研究,末予回答,但惊慌万状,不知所措,只好连日到各社寺祈祷。

  如果历史不改变,大头目忽必烈会在1271年和1272年接连下战书威胁,这都把日本吓坏了,那时北条时宗咬牙拒绝了,但是也发布了全国进入紧集状态-----但是现在没有,鞑靼集团现在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想着日本的事情。

  张国安岛主不仅替大宋挡枪,还替日本挡枪------这实在让人无奈了。

  他问道:“你们的幕府大将军是什么态度?”

  两人面面觑,一时无语,他们双方都没有向上汇报。

  这里的关系十分微妙,如果守护大内弘贞向上汇报,就算赢了,也落下一个管理不力的结果。

  如果那些占了石见矿的新恩地头们向上汇报,就算赢了,也是落下一个犯上的结果。

  妈蛋的!

  张国安岛主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意思是自己要是再出一份矿税,就解开了扣子!

  张国安岛主想了想说:“大内弘贞收了矿税,他不上交?”

  三原小井马上说:“定然要上交,我听说他上交了五幅板甲和五幅索子甲,得到了大将军的表扬------”

  “好吧,那看来是大内弘贞守护的实力不足,遇到玩黑社会手法的人了------我想帮帮他!”

  “------”

  那两个人一时没有听明白。

  张国安岛主直接询问说:“那些新恩地头们手上的武士有多少人?大内弘贞呢?”

  “新恩地头们大约有两百人,大内弘贞手上不足五十人------”

  难怪摆不平内部事情!

  张国安岛主马上下命令说:“你们卸了矿石后直接返程,先去济州岛等着,我给你们派出一百名武士------暂时充当大内弘贞的人,不用他负责后勤!”

  他又补充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不听从守护的命令,国将不国了!

  去告诉大内弘贞,拿出长官的样子来,对黑恶势力有一起法办一起,要做一个依法制国的典范!”

  玩****的都要抢占道德制高点,这是常识。

  两个人虽然听不太懂细节,但是基本意思完全明白,两人顿时大喜,还以为张国安岛主能迁怒于自己呢!

  他们欣然领命而去。

  他们走后,张国安岛主去看了看运回来的矿石,都是典型的铜银伴生矿,根据资料,这些银矿品位都是在一吨含三点五公斤以上的样子,这是远超工业开采的品位要求了。

  但是在这个世界,除了流求岛,谁冶炼谁赔钱。

  总共才运回来两百多吨,不算铜,大约能提炼出近七十公斤的白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