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八章 春天的希望

第六十八章 春天的希望

  其实他们信奉的伊斯/兰教义倡导一切人在真主面前都是平等的,但是在实际中,奴隶和奴隶主是不可能平等的,就算是和奴隶贩子也不可能。

  小二哪里能听懂那个奴隶贩子超快的话语,慢说都有很多听不懂,而且他讨厌被人拉住自己的胳膊,马上用力甩开了他的拉扯。

  小二确定不认识那个少年奴隶,也许只因为他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原因,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小二转身走了------但是,他马上听到身后传来的打击声和闷哼声!

  那个奴隶贩子见没有吸引到买主,恼羞成怒,操起一根短木棍,抽打起那个少年奴隶来了!

  那个少年奴隶没有发出惨叫声,只是在闷哼着强忍疼苦,但是他的眼睛却始终盯着小二看------这让人心里不舒服。

  那个回回商人看了一眼后说:“走吧,他很会打人,不会打坏自己的货物!”

  那个奴隶贩子看到小二停下了脚步观看,他反而打的更凶了!

  小二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喊了一声:“够了!”

  那个奴隶贩子不知道听没听懂小二的话,却带着狡黠地笑容停了手,又飞快地说了起来。

  那个回回商人给小二翻译了他的话。

  那个少年奴隶是贝都因人,因为杀害了另一个部落的人,抢了对方五匹骆驼,而被官府判为奴隶出售,所得财物赔偿受害者的家属。

  小二喊道:“他被判有罪成为奴隶,已经受到了惩罚!为何还要无故殴打!”

  那个回回商人翻译完他的喝斥后,奴隶贩子露出无奈的表情来,又飞快地说了起来。

  贝者因人不好卖,这是有原因的。

  贝都因人大多都酷爱放荡不羁的生活,他们原本为了享受最大限度的自由,宁愿过艰苦的游牧生活,也不肯过定居生活,同时他们还不承认部落传统以外的任何法律,除了本部落的酋长外,不服从任何政权,不承认任何政治制度,没有纪律秩序和权威的概念,也没有定居社会所具有的政治组织。

  他们存在的历史,似乎和整个沙漠一样久远。

  但是,他们勇于冲锋陷阵,不惜牺牲性命,性格坚忍不拔,先天就是最好的战士,所以,在阿拉伯帝国兴起期间,成为先知统一阿拉伯半岛及其以后的哈里发政权向外扩张的基本力量。

  他们由此纷纷皈依伊斯/兰教。

  胜利之王拜伯尔斯,为了加强势力和对外作战的需要,把他们的部落联合起来成为部落联盟,统一管理他们。

  不接受管理的部落,已经彻底消失在沙漠中了------但是,贝都因人,人人都知道他们不是好奴隶,卖不上价钱的。

  那个奴隶贩子是被官府强行把贝都因人卖给他当奴隶的,如果卖不出去,他自己就亏钱了------那个少年奴隶叫姆鲁,阿拉伯语的意思是极勇敢、好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那个回回商人翻译完那个奴隶贩子话后,同情地对那个家伙说:“真主也会同情你的------”

  小二和王征哪里管他们的纷争,见那个奴隶贩子不打人了,转身要走了。

  那个奴隶贩子其实一边和回回商人谈话,一边用心盯着这两个东方人,他们身上的丝绸长袍,只有王室贵族大商们才能穿得起,他们一定非常非常有钱。

  但是看见他们转身要走,知道自己的推销失败了,顿时狗血上头,暴跳了起来!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四五条大汉,个个面目不善。

  小二和王征对视了一眼,心想,这天下哪里都有沷皮破落户!

  那个回回商人高举起双手不知道喊些什么,还想拦住他们,但是一下子被那个奴隶贩子扒拉倒地了。

  奴隶贩子和几个打手冲着小二和王征来了,嘴里快速嚎叫着什么!

  那个回回商人坐在地上,无奈地对小二和王征两人喊道:“买下那个该死的奴隶吧!”

  不!不!

  八道河从来没有发生强买强卖的事情,我们也不会允许在这里发生!

  两人快速抽出袍子里的短火铳,同时指向了那个奴隶贩子的脑袋,擒贼先擒王!

  坐在地上的那个回回商人惊恐地叫了一声,然后用双手捂住了嘴,眼睛瞪得圆圆的,真主啊,这会打死人的!

  那个奴隶贩子也愣了一下,但是见那两个富贵的东方少年-----不过是举起两根短短的管子,他竟然笑了,露出满口的烂牙。

  小二也笑了,他冲着那个奴隶贩子旁边的石头墙开了一枪。

  五六米的距离,可以轻松击碎一块砖头,就算是石头墙也打的石屑迸起!

  小二开完枪,又把短火铳指向那个奴隶贩子的脑袋。

  小二的嘴角带着蔑视的笑,似乎是在无声地说,你猜,我再开一枪,打到你头上如何?

  王征举着短火铳没有动,但是,他在细心观察着四周,确保有异动便第一个开枪。

  那个奴隶贩子肯定没有见过这武器,就算小二现在对他说话,他肯定也听不懂------但是,他不缺少人类的基本智力,他能读懂身体语言,也有一定的类比能力。

  那个东西,他的脑袋肯定承受不住。

  那个奴隶贩子马上张开双手,脸上带着笑,一步步后退,表示算了。

  小二挥挥短火铳,让那个回回商人赶紧起来,说:“告诉他们,那个奴隶,我用三百汉尼尔银币买下来了------”

  那个回回商人麻利地爬了起来,飞快地同那个奴隶贩子喊了几句,两人似乎答成了交易。

  那个回回商人献媚地对小二悄声说:“二百五十汉尼尔,那个蠢货答应了------你这个办法真好。”

  我岂是为了压价才这样?!

  小二苦笑了一下,收起了短火铳。

  那个叫姆鲁的奴隶这个时候被背手绑了起来,那个奴隶贩子又在他的脖子上套了麻绳,逼他跪了下去,要压着他的头去亲吻小二的脚尖。

  小二后退了一步,说:“他的主人现在还在东方流求------”

  姆鲁跪在地上,有些迷惑地看着他的“主人”。

  小二笑着说:“你尊贵的主人是张岛主,你会从他那里得到自由的!”

  -------------------------------------------------------------

  被称为是尊贵的主人的张岛主,现在正很不尊贵地和儿子在草地上打滚。

  1273年的春耕生产工作按计划完成了任务。

  这一年,他们最重要的种植任务是甘蔗种植,当时是计划要开垦出两万亩。

  由于任务重,时间紧,他采用的是最简单有效的种植方法,不追求单位产量。

  1273年1月份时,他让人从大宋的甘蔗产地挑了些带芽的甘蔗,然后挖了五十公分的浅沟,施了鸟粪石的底肥后,保持种蔗沟的深度仍能在三十公分左右。

  然后把整条带芽的甘蔗埋在沟里,稍稍盖点稻草,上面再去弄些农田水利设施里的淤泥盖上就可以了,清淤施肥一起办。

  由于方法简单,任务很快就完成了。

  农业上的事情基本告一段落了,工业上的事情他都交给王德发去忙,现在,两口子却为了儿子张战生的教育有了一点不同的意见。

  这一天,儿子闷闷地学完了毛笔字,张国安岛主看儿子不开心,便主动和他在草地上玩闹了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