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十九章 第十头牛

第六十九章 第十头牛

  两个人在要不要孩子学习写毛笔字上产生了分歧,其实后续的争执肯定会是要不要还学习大宋的一些东西。

  张国安岛主认为根本不必让小孩子学习毛笔字,因为在流求岛上,他这几年推行的硬笔书写方式已经见了成效。

  连姚麦市长都认为用沾墨钢笔书写方便,而且省纸省墨水省时间省力气。

  大宋没有发展出硬笔书写的原因很简单,大宋的造纸技术不适用。

  用铅笔在他们市场上常见的纸上还是可以用的,但是想也能用沾墨钢笔就肯定不行了。

  不是划破纸,就是洇墨------他们的纸只是为了软笔书写服务。

  沾墨式钢笔和墨水都好解决,只是造出能被硬笔书写的纸类比较麻烦。

  不过,值得下一番力气,纸张也会是极好的商品。

  现在整个欧洲基本都在用羔羊皮纸,它的价钱,比埃及的纸莎纸还贵。

  张国安岛主专门为造纸准备了单独的设备,只给造纸厂使用。

  因为这种供硬笔书写的纸张不同与造币用纸,量产上不去,意义就不大了。

  张国安岛主把那面世界里乡镇企业加工学生作业本纸张的技术拿出来了------在那面的世界,许多学校规定学生只能购买本校的作业本,你懂的。

  那个纸张肯定能被正常使用,要不然吃相就太难看了,容易出事------但是这种纸张的成本和技术含量,你还是懂的。

  张国安岛主用芦苇纸浆和竹纸浆,然后加上极少的木纸浆,兑在一起,经过碱的漂白,便制出这个时空最白最适用硬笔最便宜的白纸。

  这个工艺过程中,唯一技术含量高一点的地方,就是使用连续蒸煮研磨和化工辅助的手段。

  所以,张国安岛主不得不配上专用设备。

  产出白纸后,张国安岛主没有急着出售,先存够流求的库存再说。

  至于说沾水钢笔笔尖,人家大宋的金银匠,学会打造第一个后,手工打制的速度远远超过损耗的速度-----后来都成了学徒工的入门技术了。

  笔身用象牙用硬木都随便了。

  张国安岛主对安静说:“咱们这里全都用上了硬笔,而且,太学院投奔到我们这里的太学生都开始用硬笔了,你再让孩子去学书法,多余。”

  安静微笑着说:“国安,我发现你变了------别那么现实好不好?当一门艺术课吧。”

  “咱娃苦啊,将来是不是还要学‘琴棋书画’?!你当孩子是神童?!”

  安静的眼睛闪闪发亮,说:“孩子是神童!战生才几岁呀,小九九表都背下来了!”

  张国安岛主看着充满了母性光辉的安静,决定闭上嘴,他竟然又想去说服中年妇女了。

  安静办了一家公办幼儿园,让所有的适龄儿童都可以免费入学。

  这几年,八道河地区还真出生了不少孩子,但总数也不到一百个,所以完全免费,那是轻而易举。

  胡镇北厂长听闻后,马上就决定送孩子去------但是,他的娘子不干了,为何自己的娃要让人家带?!

  胡镇北厂长低声说:“娘子,莫要没有眼光,你看不出这是张岛主在给自己的长子找伴学吗?!”

  这个时空,无论是大户人家,还是皇亲宗室,他们都喜欢给自己家的子女找伴学。

  原因可能一是让自家的孩子在与其他孩子交往中学会人际关系,二是将来那些伴学也可能成为自家的帮手,总之,还没有孤零零只让自家孩子一个人学的情况。

  在胡镇北厂长的骄傲中,除了他比张国安岛主更会使用火镰外,他还认为自己家的娘子更听从自己的话------什么事情往往就是自己决定了,而张岛主,呵呵,还要和他的娘子商量。

  安静自己担当了幼儿园园长,沈千千和娜娜甚至杨友行都安排了教学的任务------当然,不是严格的,而且以带孩子玩为主。

  其它生活起居方面的人手,都是充足的。

  沈千千和娜娜都喜欢安静家主给她们的任务,和小孩子一起玩,很有意思,但是杨友行不高兴了,他是男的,怎么要去带孩子玩?!

  张国安岛主带孩子玩,那不是他自己的儿子嘛------

  沈千千叉着腰说:“人家太学生都来教毛笔字,你能比上人家太学生?!”

  杨友行一时无语,那些太学生确实不是他能比了的,至少人家在《流求周报》上写的诗词,就是他写不来的。

  带孩子玩?杨友行不会,但是他会讲故事,特别是他的记忆力好,把家主们先前给他们讲过的拿出几个来,一天讲一个,就把任务完成了!

  这一天又轮到杨友行陪孩子们玩了。

  小孩子们吵着要听故事,杨友行微微一笑很有型,正和我意。

  他马上先让孩子们安静下来,开讲!

  “很久以前,有个聪明忠厚的小伙子,父母早亡,只好跟着哥哥嫂子度日,嫂子马氏为人狠毒,经常虐待他,每天都逼他干很多的活!

  一年秋天,嫂子逼他去放牛,给他九头牛,却让他等有了十头牛时才能回家,牛郎无奈,只好赶着牛出了村。

  牛郎独自一人赶着牛进了山,在草深林密的山上,他坐在树下伤心,不知道何时才能赶着十头牛回家!”

  这时候杨友行停下来,问小孩子们说:“大家说,他能不能马上有一头牛?”

  张战生第一个发言说:“去买一头吧!”

  杨友行回答说:“如果牛郎有那些钱钞,他还会去放牛吗?”

  胡镇北厂长的儿子胡万山说:“等母牛生一头吧!”

  没有等杨友行说,张战生马上说:“母牛要十个月才能生小牛啊,我爹爹说的!”

  这时候,又一个孩子说:“去偷一头吧!”

  胡万山快速说:“偷拿人家的东西,巡警会抓到你,把你关在一个人的黑屋子里,我爹爹说的!”

  杨友行真高兴啊,省下自己多少事情。

  他说:“但是呢,世上从来没有过不去的河,很多困难总有办法解决!”

  所有的孩子们都瞪着眼睛认真听。

  杨友行慢慢讲下去:

  “在他愁坏了的时候,忽然听到草丛深处有老牛的呻吟声------他走进草丛深处一看,真有一头病得很厉害的老牛!

  他看到老牛病得厉害,就去给老牛打来一捆捆最鲜嫩的青草,一连喂了三天,老牛吃饱了,病也好多了。

  这时候老牛忽然开口说话了!

  他说自己本来是天上的神牛,因为违反了规定,被贬了下来,摔坏了腿,无法动弹,自己的伤需要用百花的露水洗一个月才能好。

  牛郎是个好心的年轻人,他不畏辛苦,细心地照料了老牛一个月,白天为老牛采花接露水治伤,晚上依偎在老年身边睡觉,直到老牛病好了。

  老牛说,你就把我赶回去吧,这样你就有十头牛了!”

  杨友行又停了下来,问:“大家说说,牛郎为什么会有了第十头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