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二章 大宋的政治传统

第七十二章 大宋的政治传统

  这个时期的太学生含金量很高,这些原本经过层层选拔的学子,他们的记忆能力和理解能力都要超过常人。

  对他们的再教育都非常容易------当然,他们一般还没有到了守旧和顽固的年龄,特别是他们还和当前的大宋社会有些格格不入,正好可以为我所用。

  张国安岛主正好可以利用他们去山东半岛当地方官------他们读书不也是为了当官?!

  一个县城的知县可不是想象中的芝麻小官,这绝对是一个理想的仕途起点。

  再加上山东半岛有流求卫队保驾护航,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都放心让他们管理------

  1273年刚入夏不久,日本石见国的石见矿运回来了满满四船的铜银矿石。

  石见国的守护大内弘贞完全接受了三原小井和萨摩藩族商的暗中支持,这一百名武士对他来说太重要了,而且还不用他操心供给,这样的好事情,他想都不用想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双方在石见矿上好一阵乱打------一百名武士并没有带火铳,他们只凭着经过多次实战经历练习出来的团队打法,不到十分钟把对方打的稀里花拉。

  经过军阵的打手和只有斗殴经历的打手根本不是一个技术级别的,一百名武士,几下子就把两百多非法占领石见矿的人打跑了,而且死的人还不多,不到十人------大内弘贞守护事先说过,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一百名武士还都是收着手打的。

  那些新恩地头土豪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守护大内弘贞还给死伤人员赔了一些补偿,算是给对方一点颜面。

  三原小井和萨摩藩族商于是开始重新开采,那些占领的人并没有破坏矿山设备,而且,他们即使抢着开发那矿石也没有什么用处。

  三原小井和萨摩藩族商又商量了一下,觉得现在强压是压下去了,但是不利于长时间的稳定------不如让他们也参与开矿,挣些劳务费也好。

  反正张岛主是按矿石的份量付给他们报酬。

  这个办法好,于是,小小的石见国全国都动员起来了,开矿的工人很快就达到两千人,他们的运力又不足了。

  当他们派人回来报告时,张国安岛主非常满意,很好,利益均摊------反正自己只关心矿石的产量问题,至于相应的报酬,那是必须要给别人的。

  这是流求岛的基本理念之一。

  运力的问题,到现在已经不成为问题了。

  流求岛引发的海上贸易高潮,一方面刺激了大宋的造船行业,让他们达到了高峰阶段;另一方面同样刺激了流求岛的造船技术的发展。

  大宋完全靠着手工作业的基数大,人手多,在造船的数量上,大宋完全压倒了流求岛。

  张老实厂长对张国安岛主说:“我等不与他们比数量,八道河造船厂的海船质量一流,这里的订单都排到明年了,呵呵!”

  张国安岛主高兴了,他长年灌输的要质量,先不要数量的说法,逐渐被大宋的工匠们接受了。

  他推行的标准件造船法,不单纯使造船速度加快,关键是引入了木工机床技术和标准化概念。

  王德发搞的初级机床,只能适用于极少数天赋较好的大宋工匠,机加工技术,本来就是一个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的技术领域,不适于广泛推开------而且,这样的人都主要用在了军工行业,大栓枪的全面装备,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所以,木工机床,是推广机械设备,或者说是推广机械技术最好的教具。

  谁敢说大宋工匠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不会学会了改进与发展?从简单的零件组合上学会了更复杂的组合方式?

  哪怕是为下一步升级到机加工车床上做了铺垫也是好事。

  八道河造船厂,一天最多同时下海五艘二百吨级以上的海船,二十几个干船坞全都开工,所以,他们需要大量的船用标准件。

  在造船厂的木工车间里,几百台木工机床轮班操作,他们只能采用人停机器不停的办法来加工,这样才能满足海船的制造需要。

  一艘标准的海船,除去木材外,它还需要几百个不同的材质零件。

  因此,造船业可以看成拉动工业化的另一个办法,它对各行各业的促进作用十分巨大。

  在流求岛,工业化的发展可不仅仅是依靠纺织业拉动那样简单。

  这种造船业的发展不是张国安岛主强行推动,而是巨大的需求自觉推动的。

  比如大型专用运输牲畜的运输船,不光他们自己需要,吕氏集团也需要。

  因为当初吕文焕一眼就可以看出,它可以随时改成运兵船!

  张国安岛主最喜欢这种财大气粗的顾客,一次定购就是五艘的水平,这样的利润是惊人的。

  张国安岛主不舍得让流求海军充当运输人员,但是人家吕氏集团却认为大宋水军给自己家干私活是天经地意的事情。

  他们从来不缺水手,甚至还可以无偿支持一下流求岛,真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物有物的大军阀。

  至于说张国安岛主推行标准件制度的好处不必多说了。

  但是,大宋军阀们的好日子,随着和平的意外降临而要有结束的意味了------这是大宋的政治传统,一有机会就会坚决不动摇的!

  大宋政治设计的第一个特点是对武力的全方位防范,这是很久的传统了。

  大宋的军制是把禁卫军的最高统帅权一分为三,变成殿前都指挥使、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的“三帅”三足鼎立,这样谁也无法独立掌握禁军。

  而且,大宋的官家又额外建起了一支御前火绳枪军------本来都以为是让大宋官家有个好爱好,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小视的强军。

  大宋原本就是把军事指挥权和军队调动权分开。

  就是说,这“三帅”平时可以训练和指挥禁军,但是没有权力调动禁军。

  调动权归中央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没有枢密院的正式文件,任何人别想调动一兵一卒,这就从制度上杜绝了军事政变的可能。

  但是,前几年鞑靼强盗集团造成的军事危机,使得大宋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政治传统,给了前线的军阀们前所未有的权力,相当于在某个战区内党政军一把抓了。

  可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没有了十分紧迫的军事压力,大宋又准备发扬政治传统了。

  他们首先下手的就是对付吕氏集团。

  吕氏集团这些年来,借助战争时机发了大财,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向******致敬)。

  很快御使台就有御使连续弹劾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及其家族的四大罪状,均与经济事物有关,没有从政治上进行打击。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当时气急败坏,认为这是文官集团大搞走兔死,猎犬烹的计谋!

  紧接着他收到了平章贾似道的密信。

  在信中,平章贾似道声称,这个弹劾不是他主持的,是另一派文臣。

  暗示他要把军中账目做好,自己要公开派人来实行“打算法”,就是要查账了。

  还含蓄地劝他要收手了,别肆无忌惮地借用军队士兵来发个人之财,好好写一份自喻书,罚酒三杯,一切就过去了。

  最后有一段话极为含糊,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看了半天没有明白。

  他让众位幕僚一起研究------最后明白了,要他主动请求一位主管行政的文官来,最好是平章贾似道的人。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自己叹了半天的气,想,还不如不和谈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