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八章 鞑靼十字军?

第七十八章 鞑靼十字军?

  事实上,钦察汗国的军队离阿里麻里城远比阿术大将军和伊尔汗国的军队要远,但是,阿术大将军在等待伊尔汗国军队的到来时,似乎让钦察汗国的军队占了先手。

  阿术大将军心里有苦难言,就算他那时是磨磨蹭蹭的前行,他都遭受了很大的损失,这远比攻打窝阔台汗国时艰难,因为对方做了充足的准备。

  这一路上,他的军队不停地受到对方的侵扰,他所谓火器远远不适用反击------他当然也真正理解了那些宋狗们据城不出的原因。

  火器凶猛是真的,但是速度太慢了,跟不上骑兵的节奏,特别是在地形、地势的优点在别人手里时,他们基本上是被动挨打!

  察哈台汗国竟然能同时派出三个千人队来突袭,而且射完箭就慢慢跑,一副准备施展“曼古歹”打法的样子------只要他们突袭一次,他的军队就像那流求圆葱一样被人剥去了一层又一层的葱肉!

  但是不能去追击,他不如对手了解地形地势------只能再慢行一些,甚至凭借着四轮/大马车驻扎起军营了。

  果然,他的方法取得了成效,狠狠反击了对手------他们倒是等急了,竟敢跑到预设战场上来袭击!

  然后,他终于就等到了伊尔汗国的军队,这是大头目铁杆的盟友,值得信任。

  话说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的儿子旭烈兀,当年获悉忽必烈已经即大汗位,并与幼弟阿里不哥发生了汗位之争,遂不再东返蒙古。

  他向争位双方派出使者,明确表示拥护忽必烈为大汗,指责阿里不哥。

  大头目忽必烈投桃报李,他遣使传旨,将阿姆河以西直到埃及边境的波斯国土和该地蒙古、阿拉伯军民划归旭烈兀统治。

  于是,原由大汗政府直接管辖的波斯地区,实际上成为旭烈兀的领地,从而才又建立了一个王朝:伊尔汗国。

  其领土东起阿姆河和印度河,西面包括有小亚细亚大部分地区,南抵波斯湾,北至高加索山。

  旭烈兀以蔑剌哈,就是现在伊朗东阿塞拜疆省马腊格,做为首都,设宰相以掌管全国政务,任命了各省长官,命长子阿八哈领汗国东部呼罗珊等省地。

  1265年旭烈兀卒,诸王、大臣奉阿八哈嗣位,同时遣使报丧,于是大头目忽必烈派使者持诏立他为汗。

  阿八哈即位后,始定都于大不里士,以蔑剌哈为陪都。

  在大头目忽必烈大举入侵大宋期间,他向阿八哈征工匠,建起回回炮;又向他征召骑兵,得了几万大军------两国绝对是钢铁同盟。

  在这一次的幕后交换利益中,阿八哈同意不与钦察汗国争夺外高加索地区,让给他了,换来两国的友谊。

  当然,大头目忽必烈暗中早都答应他了,这里的损失,会从察哈台汗国身上补回来。

  阿术大将军真诚地欢迎花不里花大将军带着两万骑兵的到来。

  双方很快就融合到一起了。

  那十辆四轮/大马车的财宝终于送到了它真正想送到的人手里:伊尔汗国的大汗,阿八哈。

  花不里花大将军乐呵呵地接受了礼物,令人赶紧送回国内。

  但是他对阿术大将军的新打法和新武器更感兴趣。

  花不里花大将军喝着清酒,吃着肉罐头和烤羊肉,说:“阿术大将军,我要是早一些有你们这样的武器,我们也不会丢了大马士革城------”

  说来有趣的是,鞑靼人旭烈兀曾经被伊斯/兰世界中广大的基督徒视为救世主,而他的西征大军被看作是来自东方的十字军。

  早在唐朝的时候,基督教就开始在大唐广泛传播,大唐称之为景教。

  鞑靼人主要信奉萨满教,但景教徒也不少,所以他们一直善待基督教派。

  鞑靼人中的克烈部很早以前就集体皈依景教,蒙哥、忽必烈、旭烈兀三兄弟的母亲,也就是拖雷的王妃唆鲁禾帖尼,就来自克烈部。

  受母亲的影响,蒙哥汗对景教徒非常青睐,他挑选的宰相孛鲁合也是景教徒。

  当欧亚其他国家将蒙古人视为洪水猛兽的时候,亚美尼亚国王海屯大概是整个中亚最具有政治眼光的人物。

  他敏锐地察觉到鞑靼人对待基督教的友好态度,认为他们有可能成为中西亚饱受压迫的基督徒的大救星。

  鞑靼将领绰儿马罕征伐高加索地区的时候,海屯主动向绰儿马罕请降,成为鞑靼人忠实的附庸。

  当海屯听说鞑靼人有西征阿拉伯的打算时,知道时机已到。他日夜兼程赶到哈拉和林面见蒙哥汗。

  海屯陈述说,如果西征大军打着为基督徒铲除阿巴斯政权,解放圣城耶路撒冷的旗号,将得到阿拉伯帝国内所有基督徒的支持和拥护。

  这样惠而不费的事情蒙哥汗何乐而不为,海屯於是手持蒙哥汗签发的“札儿里黑”------即鞑靼大汗的御敕,满载而归。

  大体内容是保护亚美尼亚国家不受异族侵略,授予亚美尼亚基督教会在整个帝国内自由传教的权利。

  御敕还保证将派遣旭烈兀西征,消灭基督徒不共戴天的敌人阿巴斯哈里发,并将圣城耶路撒冷归还给基督徒。

  所以,当旭烈兀率领十五万大军出征波斯和阿拉伯时,表面上看这简直就是一支鞑靼十字军,军中来自基督教附属国的部队就有好几万人,海屯亲率两万亚美尼亚铁甲骑兵打头阵。

  鞑靼大军中显要的基督徒还包括旭烈兀麾下的悍将怯的不花。

  旭烈兀本人虽然信奉萨满教,他的王妃脱古思可敦却是景教徒。

  脱古思可敦精明干练,蒙哥汗对她非常赏识,多次嘱咐旭烈兀遇到大事一定要和她商量。脱古思可敦对旭烈兀的宗教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每每旭烈兀大军宿营的时候,军中的基督教士们就支起帐篷教堂,摇响木铃,召唤教徒们前来祈祷。

  事实上鞑靼政权就是典型的强盗政权,他们大头目的脑子里完全没有宗教圣战的观念,西征仍然是为了满足他征服世界的野心。

  鞑靼人一直对阿拉伯世界的繁华富庶垂涎欲滴,相比起来欧洲地区就显得贫困落后,无足轻重,不值得为之大动干戈。

  后来因为蒙哥战死,他们西征的主力撤了回去,鞑靼人才在艾因贾鲁之战中输了------

  花里不里大将军深沉地说:

  “怯的不花大将军被他们俘虏后,他说过,如果我死在你手中,我认为这是天意,而不在于你。别为片刻的胜利而陶醉。

  当我死的消息传给旭烈兀汗时,他的愤怒将像沸腾的大海,从阿哲儿拜占直到埃及的大门口的土地将被鞑靼战马踏平!

  他还嘲笑那些靠谋杀当上王的马穆鲁克苏丹们,谋杀前任王是他们通常夺取王位的途径------可惜旭烈兀汗到死也没有实现他的愿望,如果我们有了你这样的武器,那么就一定会实现那个愿望了!”

  阿术大将军说:“光有这些还是不够的,我的兄弟,我还会让你看到更好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