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七十九章 三家分察哈台汗国

第七十九章 三家分察哈台汗国

  阿术大将军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典故。

  叙利亚地区已经全部落入埃及马穆鲁克政权之手后,旭烈兀汗重新回归波斯地区,他本来很想复仇,但新的威胁迫使他放弃了重新进军叙利亚的打算。

  新的威胁来自他的堂兄弟之国-----钦察汗国,也就是金帐汗国。

  旭烈兀受他的母亲和妻子的影响,在西亚实行亲基督教,仇视******的政策,引起了亲******的金帐汗别儿哥的仇视。

  再说了,那个埃及马穆鲁克政权胜利之王拜伯尔斯本身就是原先钦察汗国草原突厥出身,他们天然亲近------

  别儿哥同胜利之王拜伯尔斯结成同盟对付旭烈兀,双方还在高加索地区打了一仗。

  所以,晚年的旭烈兀汗只能致力于巩固在波斯的统治,他通过武力胁迫或联姻的手段,清除了波斯境内的割据势力,使波斯成为伊儿汗国统治的核心地区。

  到阿八哈汗统治时期,伊儿汗国达到全盛,领土广大不说,经济文化也欣欣向荣。

  阿术大将军眯眯着眼睛说:“我的兄弟,你等着看吧,那才是杀伤骑兵的利器!”

  花不里花大将军叹了一口气,那个钦察汗国但愿不要再与我们作对,只是他们实现自己的诺言!

  他回答说:“能打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人------而不是什么武器!”

  阿术大将军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不着急,到时候让他看看就明白了。

  钦察汗国是一个由各民族组成的庞杂的联合体,其中作为征服民族的鞑靼人,人数甚少。

  在当时的东南欧洲,特别是钦察草原,那是钦察人居住的地方。

  钦察汗国的人口主要是钦察人、保加尔人、花剌子模人,以及其他一些突厥系族群,尤其以钦察人与土库曼人居多。

  由于统治者鞑靼人只占少数,大约数万人而已,因此,逐渐被周围的大量钦察、突厥等突厥部族所同化,甚至倒向了伊斯/兰教!

  1266年,和伊尔汗国作对的别儿哥去世,拔都之孙忙哥帖木儿接过了汗位,也接过了继续作对的行为!

  幸好大头目忽必烈派出使者来调停,重新调整大家的利益。

  这时候,天下最富裕的还是宋啊!

  就在他们整合的期间,钦察汗国的大军快速奔袭到阿里麻里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察合台汗国的涅古伯汗,竟然带着军队和大臣们投降了他们!

  钦察汗国的大军兵不血刃地占了阿里麻里城!

  花不里花大将军和阿术大将军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

  察哈台汗国果然投降了------投降谁不重要!

  花不里花大将军笑着说:“我的兄弟,我来晚了吗?”

  “只要来了,就永远不晚,我的兄弟。”

  他们的联兵开始正式向着阿里麻里城挺进了,果然,一路上再也没有察合台汗军队的挨揍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拔了这个钉子------他们事先当然得到他们主子的命令了,知道钦察汗国一定会多占便宜,也必须让他们多占便宜,这样才可以平息他们在伊尔汗国北部的捣乱行为,伊尔汗国被他牵扯太多了。

  而且,大头目忽必烈还完全答应帮助他们与宋的商贸,在大头目忽必烈和伊尔汗国的管辖地内,不收取钦察汗国的任何税物!

  这将换取他们与马穆鲁克势力盟而不友的局面。

  正是这一系列的利益交换,三方才达成了最后的协议。

  他们的联军到了阿里麻里城下,发现城门是紧闭着的------他们远远地驻扎了下来,然后分别派出使者。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城上的一个地方,钦察汗国的大将军迷鲁述正在用一个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城外的联军。

  他的身旁,正是察合台汗国的涅古伯汗!

  两人有说有笑,完全不像是胜利者和被俘获者,反而像是盟友。

  钦察汗国的忙哥帖木儿汗不得不接受大头目忽必烈的建议。

  如果不接受,他将遭受两大势力的齐心攻打------只能牺牲了窝阔台汗国和察合台汗国。

  但是,窝阔台汗国可以平分,察合台汗国,他必须要掌控大部分。

  大头目忽必烈说的对,自己的汗国内,鞑靼人太少了,他可以把察合台汗国的鞑靼人搬到大不里士去!

  三大势力齐聚了阿里麻里城地区------现在没有任何紧张气氛,三方都在等着自己主子的新命令。

  把原先分崩的势力整合起来,这个工程量因为路途的遥远而加剧了,不是一两年能完成的------但是,只要一直在前进着,总会达到目标。

  再隐秘的军事意图,随着战争行为的发生,随着战争结果的显现,也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在人们的面前了。

  张国安岛主和已经回归到流求的王德发都被忽必烈的行为震住了,果然有枭雄的品质,想出这个办法了!

  通过割别国的肉吃饱了三家,然后再让三家联合起来------他们下一步是什么?

  张国安岛主冷笑着说:“幸好他们没有和欧洲十字军达成联盟,要不然,大宋就是遭到全世界的侵占了!

  不过我们也不怕,人越多越好,我们还缺劳动力呢!”

  这个时空的景教其实就是聂思托里安教派。

  它的创始人是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聂思托里,由于在教廷内部斗争中失败,他被放逐到埃及沙漠里的一个修道院。

  聂思托里安教派因此被视为异端,在欧洲遭到打压,聂思托里安教徒们于是向东发展,逐渐在亚洲生根发芽。

  鞑靼人同情的景教,并没有得到罗马教庭的认可,因此他们和欧洲十字军根本不可能联合起来。

  王德发淡淡地笑了,说:“真对不起大宋了,我们的到来,反而会让他们可能受到更猛的进攻,除了时间和科技,我们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帮他们!”

  “这就够了!就看大宋的表现是什么样子------会不会醉生梦死,得过且过。”

  “如果他们真是这样了,我们怎么办?他们不可能听从我们的命令,我们也不可能去掀翻什么腐朽统治。”

  张国安岛主拍了拍朋友的肩膀,说:“我们可以大喊大叫,可以在他们吟诗游玩时吓他们一大跳!”

  随后,改名为《流求时报》的报纸上,天天讲鞑靼人的行动,天天分析他们联合后的结果,就差直接说了,他们过两年将群起而攻大宋了!

  但是,他们又低估了大宋的智慧了,而且这种计谋般的智慧让流求岛上的两个人气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