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章 新时代的老问题

第八十章 新时代的老问题

  大宋政府不是傻子集中地,他们同样有人密切关心鞑靼人在西北的举动。

  枢密使吴坚频繁地求见大宋官家赵禥,这终于使他多次摆脱了平章贾似道的陪同,可以直接与官家对话。

  大宋官家赵禥最常用的问句是:如之奈何?

  枢密使吴坚最常用的回答是:静观其变。

  时间长了,两个人都觉得这种问答没有意思,最终减少了见面的次数。

  枢密使吴坚确实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来应对,但是鞑靼人互相内讧终究是好事情,坐在观虎斗才是老成持重的应对。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大宋官家对这种老成持重的回答越来越烦,他需要的是应对的办法,总要做点什么!

  大宋兵部尚书余天任针对当前局势下的新战争新打法提出了不少好办法。

  大宋初期设枢密院,掌管军事政令,武臣铨选则归三班院和审官西院负责,兵部只管皇帝仪仗、卤簿、武举、义勇弓箭手等事,委任“判兵部事”一员。

  神宗时设兵部尚书、侍郎各一员,职方、驾部、库部和本部等四司郎中、员外郎各一员,职权略有扩大,主管民兵、弓手、厢军、蕃兵、剩员,武士校试武艺,及少数民族官封承袭等事。

  兵部尚书余天任提出当前的军训和军备要向着御前火绳枪军看齐,以此威武之师为范,方可在将来能抵御鞑靼人的入侵!

  大宋官家赵禥听了后又高兴,又有些担忧。

  高兴的是,他一手主抓的御前军得到了充分的认可,自己也是有掌军之才啊。

  担忧的是,兵部提出这个办法------怕是很难完成,最后要是从自己的手里把御前军划归兵部,那可太可惜了。

  他准备找法可统制谈谈。

  大宋官家赵禥私下里和法可统制聊天是最没有心里负担的,想到什么就可以说什么。

  一开始时,法可统制受宠若惊,不敢轻易开口,后来,时间长了便习惯了。

  大宋官家给了百姓们许多自由,其实也就是给了自己许多自由。

  他经常去御前火绳枪军指导训练,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经济层面的好转,让皇宫内府库的资金充足,也因此让御前火绳枪军成为俸禄最高的军队,这使得进到这支军队的难度加大。

  事实上,许多官员的子弟非常想进来,但是法可统制把管的非常严格,有时候,连军部和枢密院的条子都不理会,只提官家曾经这样说或是那样说。

  没有人能去和大宋官家对证什么,大家对他的严格把关都无可奈何。

  大宋官家赵禥问到:“我大宋之兵皆如御前军如何?”

  法可统制说:“不可。战场不同,对手不同,时机不同,如何一也?!我御前军是利刃,尚需如重锤之铁甲军,如飞箭之轻骑军,如蛟龙之水军!”

  大宋官家赵禥一时无语,想了半天也明白了,军队不是简单地照着什么标准扩大几倍即可,这里还有兵种的问题------一时间他只想到要撤了枢密使和兵部尚书!

  私下里与平章贾似道密谈时,他的师臣说:“万万不可!官家,要考虑到其后果------”

  平章贾似道没有多言,却暗示了后果。

  枢密使吴坚是谢太后的人,腐儒尔,留他来分自己的权,比让他在私下里骂自己好!

  让他做这个位置,反而尽显其无能,对自己有利。

  兵部尚书余天任,几十年老臣罢了。

  余氏在大宋的发迹关键在于参与了一场宫廷政变,并且作为成功的一方,余天任的哥哥余天锡是头号功臣。

  余天锡兄弟教授先前史弥远家族的私塾,后升为首席幕僚。

  其时,史弥远已是当朝宰相,但与皇子竑不睦,动脑筋谋废立之事。

  那时,余天锡勤谨寡言,深得弥远信赖,于是密嘱余天锡留意赵氏宗室子弟。

  结果余天锡在绍兴找到了宋太祖十世孙赵与莒,史弥远看了非常满意,托天锡母朱氏教习宫廷礼节。

  经过一系列的操作,赵与莒最终当上了皇帝,是为大宋理宗,从1224年19岁即位到1264年驾崩,在位时间长达40年,余天锡由此贵显为理宗信臣,余氏兄弟及其家族子弟皆飞黄腾达。

  兵部尚书余天任代表了********势力,同样让他在这个位置上尸位素餐,也比让他们在后面指手划脚强!

  大宋官家赵禥深情地看了一眼他的师臣,说:“此时,真真不如先前师臣执政之时了------”

  平章贾似道心中一阵感动。

  他本想辞官不做了,但是眼下这种远比战争时期还错综复杂的情况,又引起了自己的兴趣!

  为钱吗?他早已经富贾一方;为权吗?他曾经处在一人为上,万人为下的权力节构中!

  他从各种势力的表演中,感受到一种快感,那我等就斗一斗好了!

  平章贾似道英明地指出:

  “官家,鞑靼人永远是我大宋的敌人!

  纵观襄阳城获胜之事,无非两点,一是城池高大坚固,守城武器精良,军备之物充足,军民团结一心;二是官家指挥得法,援驰及时。

  若是各地大城皆如此建设,鞑靼人纵有千军万马也无法动我大宋根底!”

  大宋官家赵禥明白了,新一轮城池化建设,新一轮军备准备建设同时再来吧!

  办法不新鲜,但是一定有用。

  如果张国安岛主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一定又会指出贾老狗处理方式的不对了。

  他以为大宋官家赵禥会永生?不考虑一下自己将来的出路?!

  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明年,1274年,到张国安岛主来这个时代的第十个年头,大宋官家赵禥会驾崩!

  那个时候才是平章贾似道逐渐要倒霉的时候,他失去了一个有力的支持者,谢老太后都无法罩住他。

  但是历史改变了------襄阳城战役不胜不负,这对大宋来说,就是赢了;大宋官家赵禥的身体远比先前要好,似乎没有短命的样子;经济情况上的好转则非常明显,整个大宋流动资金流充足,供需两旺。

  大宋官家赵禥先前用内府库组织的超大规模海贸队伍被群臣叫停了。

  理由同样冠冕堂皇,大宋官家不可与民夺利!

  结果替代以三司联合进行海贸------这三司分别是户部、盐铁、度支,主管财政,他们号称“计省”。

  他们的长官为“三司使”,号称“计相”,地位略低于“二府”。

  三司之间本来各自独立,互不统属,都是直接对大宋官家负责。

  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三司在计相的统筹下,开始联合行动了。

  如果内府库出面海贸,那么仍然可以看成是皇家的私人行为,要是三司联合出手,这就是国营,而且是一种新型的垄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