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二章 股票的真实意义

第八十二章 股票的真实意义

  张国安岛主又经过多次修改,而且还专程派人把《公司法》和《新东方公司章程》的草稿送到刘钱行首那里,欢迎让别人挑毛病。

  刘钱行首还挺认真,他尤其看重那个什么《公司法》,因为张岛主说了,将来要在流求岛施行这个法律,怕是自己以后都要遵守它。

  刘钱行首认真看了后,思索了半天,他写回信道:

  “所有公司经营账目对股东大会公开,这无可非议,但是若有五成一以上的股东认为当年可以分红,那么就要分红,这岂不是儿戏了?

  股东大会里的人确实占有股份,那么所谓董事会里的人岂不占更大的股份?

  他们如何能不如平常股东说的算?!

  还有,董事会对职业经理人,也就是大掌柜有话语权和监督权,这也无可非议,但是,如何能对大掌柜有追责权?!

  天下何人可以保证每一笔生意都可以盈利?!

  还有那股票可以不记名,但是万一被那奸诈小人以重金购得,若大的公司岂不毁于一旦?!”

  张国安岛主看了他的回信后,心里比较高兴。

  看来这个草案还不错,刘钱行首只是就一些皮毛之处有异议,没有表现出强烈的不理解。

  他提笔就回信了。

  股东大会,一年只开一次,或两年一次,那主要是保证中小股东的利益。

  如果同意分红的人居多,那么不同意分红的可以卖掉股份表示反对,反之亦然。

  追责权并不是说只要生意赔钱就追究其责任,而是要弄清原因,区别其责任。

  这其实只是完成一种信托制的建设,但是这条道路很,他没有深入解释。

  所谓奸诈小人以重金购得公司,这是被允许的,价高者可得嘛!

  而且他定不会毁之而后快,那是人家出了真金白银买的,怎么可能随意处置?!

  刘钱行首看了回信后,翻了一下眼睛,想,君子之交在于一个信字,而张岛主倒是先把信的内容都写出来了------这是先当大家是小人之交啊。

  随后,张国安岛主便在《流求时报》上发了整版的广而告之,以新东方公司为名开始了招股活动。

  在广而告之中,新东方公司不接受实物入股,只接受流求币,以十贯钱为一股,发行五十万股。

  张国安岛主介绍了新东方公司的性质,发展方向和前景。

  其中,张国安岛主出资买下了五万股作为启动资金,同时委托了原先的蔡二郎船长来当自己的董事代理,暂代经理,他不可能操心这个公司的琐事。

  他给蔡二郎船长的俸禄非常丰厚,这些年可以说他是流求岛跑外海时间最长的人。

  当那条所谓的黄金海路慢慢成型后,远洋人才都一一带出来后,也该让人家休息了,新航道的探索自然要交给后人。

  蔡二郎船长首先就被吓了一大跳,何为董事代理?为何开如此高的俸禄?!

  等听完张国安岛主的解释后,他说:“我出海多年,也曾经做过海贸,可这几百万贯的生意,还没有经营过。”

  张国安岛主笑着说:“不要怕,看看《公司法》和《新东方公司章程》的要求就可以了,那上面不过是防止人做坏事而事先写的规定,都是世间常识,不难理解。”

  张国安岛主说的是实话。

  在流求岛,乃至山东半岛,所谓的法律规定都是让人预先知道的,而且能让人理解,都是为了防止做坏事。

  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执行力不到位的情况------连鞑靼商人都要遵守这里的规定。

  蔡二郎船长还真认真看了,然后他有些担心地问道:“若是有宵小小人钻《公司法》的疏略之处,该如何处之?”

  “你先说说疏略之处在哪儿?”

  “------在下一时看不出,只是担心。”

  “呵呵,法无规定之处,民皆可做!那是我们的法有问题,怪不得别人,我们还可以增补嘛。”

  “------那张岛主岂不是吃亏了?”

  “是吃亏了,不过吃亏后长了见识也不是坏事,我们确实只能做法律所规定之事。”

  “------那在下可以买上一千股吗?”

  “有规定经理不得拥有公司股票的要求吗?”

  “未曾见过!”

  “那你就可以买!但是你要知道,这股票不记名,认票不认人,而且不能在流求岛充当流通货币。”

  “知道!我自己要是不慎丢失了,怪不得别人!我见过说明了,说是实在缺钱花,还可以卖出的------”

  张国安岛主笑而不语,我可能会卖出去,但你不会舍得卖出去的------到时候你就明白这是原始股了,很原始的股票,特值钱。

  严格的说,这种股票就是一种白条,它是以未来的收益为抵押的一种冒险性投资。

  如果真正好做的生意,哪里会改成股份制呢?

  除了特别情况,没有一直挣钱的公司企业会上市。

  所以,极具冒险性,这才是股票的实质。

  《流求时报》现在是一周发行两到三期,发行量越来越大而且是稳定增长。

  杨友行越忙越能明白,这报纸主要是卖广而告之来挣钱的------甚至张国安岛主包下他半个月的一张专版广而告之,都付了高额的流求币,其实可以不用给钱的,都是自己人的事情。

  张国安岛主说:“新东方公司不是‘我’的,是‘大家’的,所以你的思路要变一下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公事公办!”

  《流求时报》已经成为了大宋国内的名牌报纸,它上面总能报道一些海外的趣闻,当然,特别是那小说连载,七天内已经不是一更了,而是两更到三更。

  张国安岛主又让他们抄《三国演义》,他原以为这本书中所表现的计谋之术大过一切的思路,更能符合大宋文人的心理吧。

  结果适得其反,让大宋文人好一顿批评,几乎每登一期都能收到不少批评的来信,全是史实上的错误。

  杨友行有些慌了,问张国安岛主如何是好。

  张国安岛主冷笑着想,再挑错,我把《水浒传》和《射雕英雄传》拿出来!

  让你们喷个够儿,但是有可能被禁------

  “小杨,你不用管他们,喷你也是一种爱!”

  “------”

  连大宋官家赵禥都喜欢看的小说,一定会在大宋卖的不错,再说也不是光靠这个。

  有一些敏感的文臣感觉让海外的报纸卖这样多,是不是会给大宋的精神文明带来坏影响,也就是这个意思吧,最好封掉算了。

  这样的文臣脑子一般都是一根筋,他们看不到大宋官家赵禥的脸色不好看了吗?

  连载小说看到一半了,你断更了,七天一更新可以忍,彻底让人家断了------你居心何在?!

  平章贾似道当时打着哈哈说,蕞尔小岛,只靠着卖些货物挣钱,君不见他们是如何斤斤计较嘛?

  售卖报纸那点小钱,让他们挣去吧。

  众人都笑了,正是如此,他们要成立一家什么公司,都没有钱钞,只能售卖他们股票才可能办下去嘛。

  算了,让他们挣些许小钱吧。

  相同的广告内容,在不同的受体那里会产生不同的解读。

  平章贾似道和大臣们只是解读出流求岛可能是没有钱钞了,不得不拉人入伙的信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