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三章 又想拿我流求当枪使!

第八十三章 又想拿我流求当枪使!

  张国安岛主通过济州岛、山东半岛、琉球国、建康、扬州、明州、临安、泉州、福州、广州和内陆的鄂州、襄阳等十四所流求钱行分行,公开发售股票。

  这十四所分行完全是那面世界的乡镇一级的储蓄所样子,只不过不带铁栏也不带防弹玻璃,只用一个长长的柜台隔开顾客和营业员。

  每一家分行基本都配上四名流求卫队队员,只不过都是穿营业员的服装,但是那上衣的里面却是藏有短火铳。

  各个分行的营业员的数量则不太一样,济州岛和琉球国的人数最少,不过五人,因为这两个地方相对来说经济体量偏小,业务不忙。

  人数最多的是临安城,多达三十人,这样多的人手了,还都很忙很忙的,不太够用。

  其他地方的营业员人数都是不等的,这一批人全是从流求海关走出来的,都是通过收别人关税练出的能力。

  这十四所流求钱行分行,仗着他们水印纸和化工染料、钢板雕刻以及铅字印章的技术,承担了流求币的通存、通兑和汇款业务,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打死也仿照不出来。

  其实这些钱行业务对大宋人来说,也都不希奇,就算张国安岛主步子再迈大一点,整出支票来,大宋大商大户也不认为有啥新鲜的。

  这时候的大宋,可是诞生了货币发行的杠杆作用理论的大宋,天下经济学无敌了。

  整个分行之间的联系网络一直在正常运转,只不过一年一次的平账活动能累死古剑山行长。

  这没办法,他们必须一年平一次账,以消除隐患。

  张国安岛主为他们专门准备了一条流求钱行专用的三桅帆船,里面大量装备了巴沙木,船上设施主要是追求舒适和安全,这样,一年内,他们用上四个月就能平一次帐。

  当然,为了安全,他们随船携带的账本和票据,在流求总行都有备份。

  这两年看来,他们基本没有出过百贯以上的差错------主要原因是他们还是主要为大商大户服务,中等级别的较少,小商小贩才不舍得那笔手续费。

  各家分行都接受存款业务,规定必须是十贯钱的整倍数才可以存,一个月还要收百分之一的保管费!

  这个业务是张国安岛主提出来的,但是存款要收费的事情却是古剑山行长要求的。

  他当时用大算盘噼里啪啦一打,说:“百分之一是最基本的收费标准了,要不然咱们还要搭上人工费和工本费!”

  张国安岛主看着古剑山行长一副精明的样子,心想,存款都要收人家费用了,贷款你还规定是百分之十的月息,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但是,时代不同的,和那些质库相比,古剑山行长简直是慈善家了------他们动不动就两成到三成的月息,还驴打滚式计算,经常弄出人命案子来。

  大宋官家曾经下旨让质库降息,这是典型的行政命令替代自由经济,那些开办质库的大小老板,只是阳奉阴违,过了一段时间还是一样的。

  流求钱行分行的出现,让急用钱的客户眼睛一亮,纷纷跑到分行来询问,只要抵押物适当,马上就可以办理下来贷款------这才是对质库高利贷的真正打击,一下子就把市场上的贷款利息打压下来了。

  虽然他们只是办理流求币贷款,但是大宋政府都公开使用它,而且明确接受了挂在分行墙壁上的折率标牌。

  得到流求币贷款的老百姓不傻,他们马上跑到流求商人或是与流求有公开关系的商铺试着买货物,比如多买一点米也不怕啥,试一试。

  结果果然能多买出货物,竟然真和折率一样,他们这才放下心来持有流求币。

  其实贷款的商人基本上都是去流求岛购买商品,他们大多是行商,大宋内陆还有很多城市规模不大,人口也不多,大商大户不愿意经营,正好由行商们补上。

  甚至有更小的行商专心经营农村市场。

  只要给老百姓自由,他们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不用谁去操心。

  这次新东方公司的股票也由各家分行招股,临安城分行所负责的任务占了在大宋境内招股的六成。

  张国安岛主本来还想着专向对大宋商人,哪怕买个几股的平民,到时候都可能分到巨额红利。

  可惜的是,大宋商人大多在旁观,这种组织形式他们就没有见过了,名字怪一些不算啥,就是一个商铺的名字呗,但是,是不是流求那家商铺本来没有钱,想骗人家钱钞来发展自己?

  ------他们在《流求时报》上还写过,这所谓的股票有一定的风险,还请别人事先想好。

  好吧,张国安岛主没有做错,理论上购买这股票确实是有一定的风险。

  大宋商人们也没有做错,虽然生意本是无常的,但是事先说出来,而且还是这种样子出现,实在让人担忧。

  张国安岛主不得不放开定向的想法,还可以对蕃商招股吧。

  但是效果不太好,蕃商们一看大宋商人都这样,他们也采用了旁观战术。

  只有和张国安岛主走近的几家大商铺买了一些,最多的是刘钱行首,他才买了五千股,不过他明确表明根本没有听说过蔡二郞这个大掌柜的名头。

  还是在流求岛内招股的份数多一些------这里的许多商家认为,听闻张岛主很看重这家公司,万不能折了他的脸面。

  流求岛上开妓院的贾安都买了三千股,还颇为遗憾地表示,刚刚扩建了园子,钱钞不甚充足。

  胡镇北厂长和自己娘子吵起来了,因为他要买一千股。

  他的娘子坚决不让,说是全家的积蓄岂能全都投了出去?!

  胡镇北厂长火了,说花了再挣,怕个甚?!

  于是放横了,就去买了。

  他的娘子怕他放横的样子吓人,便跑去和安静诉苦,安静无奈,只能告诉了张国安岛主。

  张国安岛主最讨厌和女人耍横的男人,当时就强令他吐出股票,换回流求币!

  胡镇北厂长搓着大手说:“这不是怕你颜面不好看嘛------莫要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屁话!男人见识也没有强到哪去,我张国安还轮不到要你照顾颜面!”

  张国安岛主看着胡镇北厂长气哼哼的背影笑了笑,回过头告诉蔡二郎,专门给胡镇北厂长留出一千股来,怕到时候,他家娘子会受他一辈子气。

  张国安岛主无奈了,在那面的世界,不管多烂的企业,那原始股一般没有门路的人都买不到的。

  至于说中石油的原始股,那只能是更高级别的人家才能买到。

  大宋的贾老狗来信了,信的前面是一堆屁话。

  后面就露出大狼狗的尾巴来了,他的意思是,缺钱钞了吧?我大宋有啊,可以把你卖不出去的什么什么股票都买下来------但是你在山东半岛的大军该动一动了吧,哪怕占了山东路全境也是好时机啊,你不知道他们的主力现在都在西北吗?!

  张国安岛主当时直接想把信撕了,这是又想拿我流求当枪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