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五章 对付国家实用主义的办法

第八十五章 对付国家实用主义的办法

  和流求岛比起来,山东半岛的秋天更有秋天的味道。

  空气里虽然还没有感到寒意,那蓝天就变得格外高远了,那远山上的树林就泛起了浅黄。

  整个山东半岛的秋收基本告一段落,剩下的都是小活计。

  鲍威陆军大队长和郭勿语海军大队长两个人穿着整齐的军服,站在胶州城军事指挥所里,他们透过赛璐珞玻璃窗一起看着外面的秋景。

  胶州城军事指挥所是胶州城里最高的建筑,一共是四层楼,十五米高,有三十几间独立的房间。

  他们正在最大的会议室里等着自己的伙伴们一起开会。

  他们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棉花地里的植株上已经没有任何白色的棉絮了。

  摘棉花是最最烦人的农活,要摘好几次不说,还非常琐碎,割小麦都比它强!

  鲍威愁眉苦脸地说:“听说张岛主还嫌棉花产量不足------还要开垦棉田呢。”

  郭勿语愁眉苦脸地补充道:“------别忘了,还要加上再开垦甜菜地!”

  两人顿时烦死了,心里骂道,那帮小子集合开会的动作越来越慢了!

  其实这都比以前好多了,他们至少有战马帮助犁地,帮助运输,甚至还可能充当“生物原动力”!

  当然,这是在农活紧张的情况下才这样的。

  他们观察马穆鲁克骑兵帮助用战马拉犁的动作,发现他们做农活也很熟练嘛,都是穷人家小子出身。

  先前还有传闻马穆鲁克这样的奴隶兵都是被阉割后的,还说这样的士兵才更忠诚,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谎言啊。

  远一点看去,就是原野了,隐隐可以看见有白色的羊群在草丛间吃草,再过一段时间就是贮存青饲料的时期。

  还好吧,以前青贮饲料都要他们帮忙弄,现在不用,基本养牲畜的农家都会自己准备,几年前就教会他们技术了。

  去年他们还刚刚教会马穆鲁克马夫青贮饲料的办法呢。

  马穆鲁克马夫十分惊讶这些东方战士竟然毫不吝惜地喂战马粮食------很多种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但是人都能吃,真是太奢侈了。

  所以,这里的战马膘肥体壮,极少得病。

  那帮小子最终还是在规定时间内到了------原先他们是二十个好朋友,由于大家分工不同,现在在山东半岛一共十四个人,一个不缺全到了。

  这一次是以陆军为主导,海军为辅助的技战术打法。

  鲍威大队长指挥陆军拿下济南城、淄博城和莱芜城三城,而且不是抢劫是建设,这条冶炼基地带必须拿下来,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流求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铁器同样是这个时空的硬通货,不单纯是武器好卖。

  如果说索子甲和板甲是高端产品,挣大钱的话,但是它的市场毕竟有限。

  吕氏集团那样有钱有势,也才生生砸出三百名全身板甲的亲兵队。

  除非勾引大宋军部上钩,让他们建一个万人级别的纯铁甲军队------流求岛就有钱赚了,工业化水平还能进一步提高。

  但是普通的钢铁工具才是全世界通吃的产品。

  就算是普通质量的一把小刀,一个锤子或是一把铁锹能换回一头大牛来,这不新鲜。

  只可惜这市场让大宋官商虚抬了起来!

  但是不怕,他们可以走的更远一点------官商财大气粗,但是他们反应慢。

  同样对大宋这种官商行为不满的还有众多的蕃商。

  人家几十年,几百年建起的与天竺地区和阿拉伯地区的商贸关系让大宋官商的横冲直撞伤害到了!

  他们付出的成本无形增长了很多------只能多拉快跑,更加深入民间了。

  没有人敢抱怨大宋政府的做法,除非不想在大宋混下去。

  他们选择货物的种类不得不增多,因此,流求岛出产的铁器算是比较抢手的,特别是一些好用的工具。

  张国安岛主对于这种直接帮助自己提高工业加工技术和规模的商业行为,非常支持,慢慢的流求铁器也开始有名气了。

  这样,流求岛对生铁的需求大量增长,也仰仗着自己较为先进的炼钢技术吧,他们慢慢走上了冶炼业的高端处。

  生铁,大宋也不缺,但是好铁,他们的出产却没有流求的好!

  郭勿语大队长的海军负责登陆拿下山东密州城和同时在仍属大宋的西海州城登陆,然后一左一右,派出队员向着王德发家主说的什么枣庄地区进发。

  他们十四个人先谈着如何确定基本行动和目标,然后再制定详细的计划内容,这样的计划,他们制定好多次了,大家都轻车熟路,一点也不急。

  但是大宋好像是急了些。

  大宋的那些核心人物们马上出了第二招,派出了他们认为真正够极别的高官。

  一个四品的同知枢密院事,身着便装,踏上了八道河港口。

  迎接他的是外交部长侯东方。

  那个四品高官看着八道河港口一直眼晕,那些高大的来回摆动的港口吊杆让他看了迷糊。

  海外竟然有这样一个所在!

  那个四品高官坐上了他常见的四轮/大马车,外交部长侯东方送他去流求宾馆入住。

  张国安岛主指示过,按正常外交办法来对待对方,而且侯东方部长还是全权代表了他。

  流求的基本底线就是,为大宋打仗可以,但是,大宋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张国安岛主语重心长地说:

  “你看过大宋以前外交的历史,也见过鞑靼人如何搞外交的-----这是一个盛行国家实用主义的时代,先用先交,而且随着利益的变化而随时变化,甚至有可能今天是朋友,明天他们就骂你是敌人。

  我们上一次让大宋单独媾和,就是吃了这个大亏,在外交层次上吃大亏了!

  当然这不是你的错,我要负全权的责任。

  但是,你要吸取这个教训,对待国家实用主义,你必须以同样的手段回应,要不他们会在背后笑我们傻!”

  年轻的外交部长侯东方坚定地点头认可,他明白张岛主的意思,可以让他们大宋政府利用自己,但是,看他们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都说中年人固执,但是,年轻人要是执拗起来,更胜一筹!

  两个人在流求宾馆里争论起来,站起又坐下,坐下复站起。

  期间,外交部长侯东方还领着他参观了这个八道河市,这个地方也许是大宋同等规模中,唯一没有城墙的城市。

  那个四品高官看着这里独特的风景,他捋着胡子说:“你们不怕有大批海盗来?”

  年轻的外交部长侯东方认真地说:“来过几次,现在他们都在一道河上游挖硫磺和烧水泥。”

  那个四品高官冷笑着说:“若是那鞑靼水军组成千船万帆扑来呢?!”

  “再多的俘虏,我们也能安置下------我们这里太缺劳力了!阁下看到了,连土著人都在帮我们筛河砂。”

  那个四品高官一时无语,只是在心里骂道,好狂妄的少年郎!

  但是,再不一样的条件,只要用心谈,也会谈成,只要双方都真诚想谈成。

  年轻的外交部长侯东方灵活地让了一些步,那个四品高官也妥协了一点儿,双方最终达成了草案,只等着双方的主管批准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