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八十八章 贾老狗又出坏主意了

第八十八章 贾老狗又出坏主意了

  黄祖队长写的战斗报告送到了鲍威大队长手里,他先看了看伤亡统计,还好,伤亡数字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要充分利用当地的老百姓,他们的支持是获胜的重要前提。

  那些送回来的山匪及其一部分家属,都关进战俘营里连清洁带防疫,静养了三天,然后把他们身上的破衣服里外都换了,先全打发去山东半岛的矿山干活,没有时间审讯他们。

  在那里,男女老少都能找到活干。

  流求卫队准备了相当巨大的战俘营,当然,说是收容营也可以。

  那里搭了十余趟简易木头房,一次可以容纳一万多人!

  它可以是暂时看押俘虏的地方,也可以暂时充当难民的周转基地,基本达到了一营两用的效果。

  1273年八月十五的清晨,两万名含雇佣军队员、流求骑兵队员、流求陆军队员的大队人马分头向着济南城,莱芜城,淄博城进军了!

  那些在山区里听候命令的特工队员们则也分成了三支队伍,分别为三个方向的队员提供前方敌情的侦察情报。

  鲍威和郭勿语这两个大队长没有随行出发,而是一直待在了胶州海陆联合指挥中心。

  陆上,陆军与指挥中心的联系由骑兵通讯员负责;海上,则由两桅式刀鱼船负责。

  只不过,海军按照计划要在明天清晨才出发。

  鲍威大队长有些紧张,他抱着肩,看着地图上标出的三个大大的红色箭头。

  三箭齐发,用最短的时间来攻下三座城池,争得更多的战利品和城建时间。

  这三个城市,将是他们跳出胶水的第一处前进基地,要像钉子一样扎下去,还要像钉子一样牢固!

  他看了不知道多少次后,又重新看了一遍三支队伍的三条路线图,那里可能存在危险的地方,他早都一一标出来了-------但是还有没有遗漏之处呢?

  郭勿语大队长知道他的担忧,说:“相信黄祖队长吧,他其实不比我们差,有他在队伍在前方侦察,放心吧,没有人能伏击了我们,一路太太平平到城下!”

  已经到了计划中出兵的时间,张国安岛主招来杨友行,让他在下一期的《流求时报》上,浓墨重彩地描述山东半岛出兵的情况,突出我们与鞑靼强盗誓不两立的精神,最重要的要暗示出,鞑靼强盗集团正在原窝阔台京城阿里麻布进行整合军力,一但整合完毕,最多一年之后,可能将有五十万铁骑奔向中原!

  杨友行认真地说:“写一百万吧,这样更有震动性!”

  “不行,太不可能了,五十万是极限,估计也就三十四万吧!”

  “好吧,那我就写五十万吧------”

  “而且他们还可能有仆从军------亚美尼亚骑步兵,波斯骑步兵,突厥骑步兵,阿拉伯骑步兵,他们都可能被鞑靼人驱使来!”

  《流求时报》的报道把大宋百姓们吓了一跳,鞑靼人会有这么多铁骑!这是不是危言耸听?!

  民间议论纷纷,但是官场上一片平静。

  随后,大宋的官方报纸,《邸报》上披发了更详细的一篇文章,说是大头目忽必烈的特使,同知枢密院事伯颜在阿里麻里城外举行了行军火炮演习。

  他的军演技震四方------

  而且还专门给伯颜加了注。

  伯颜,鞑靼八邻部人。

  其曾祖述律哥图、祖阿刺从成吉思汗征战有功,封为八邻部左千户及断事官。

  大宋端平三年,伯颜出生于伊利汗国,少长于斯。

  大宋景定五年,其年方一十八岁时,受伊儿汗旭烈兀命奉使入朝,受大头目忽必烈赏识,拜中书左丞相,后升任同知枢密院事。

  至今年方三十有七,年轻有为,据闻其领兵几十万亦如一人。

  如此一来,或者那《流求时报》不是耸人听闻的编造,只不过是望风捕影?!

  滋事体大,大宋政府核心人物召开了小圈子会议,还特别邀请了谢太后旁听。

  大宋官家赵禥在会议上感觉心口发闷,真没有算计自己的队友舒服!

  他敢断定鞑靼人确实是在那里整备军队,今后真有可能对大宋不利。

  枢密院使吴坚上报说,阿里麻里城一日而进千辆大车,月余而不断。

  据传三国特使还在一起宣了什么毒誓,只可惜语焉不详,察无实证。

  他们在做什么,还用多说嘛?傻子都能看出来!

  平章贾似道心里乐呵呵地看着枢密院使吴坚哭丧着脸报告,兵部尚书余天任神色慌乱的算计着,计相可能又在算抵抗五十万铁骑要多少军费了------权力真是个好物件,但是你们有那能力承受嘛?!

  大宋官家赵禥嗫嚅着说:“------我有十年和平协议------”

  他把眼睛投向了自己的师臣。

  现在情况真是微妙,明知道对方国力空虚,但是现在有十年的和平协议,不能先行动用武力;明知道对方可能一年半载后实力巨增,又怀疑对方到时候能否遵守协议。

  到底是兵部尚书余天任在职日久,多少能有些见识,他小心说:“大宋境内,河泽之处何止万千,他们纵有铁骑百万,如何能跑起来?!”

  枢密院使吴坚跟着说:“如果鞑靼人悍然撕毁协议,岂不会受天下之人责骂?!天下公道尽在我处!”

  大宋官家赵禥听了后,当时就下定决心,以后定要让这个老家伙滚回家乡!

  大宋计相连连摇头,说:“若是再战,我大宋的库存十不一二了------”

  大宋官家赵禥决定视他们如不见,他又深深看了一眼平章贾似道。

  平章贾似道清清嗓子决定说几句了,那些人的能力,他相信大宋官家和谢太后的心里有数了。

  与此同时,襄阳城里的军营大账中,很久没有回府的京湖置制使吕文德心头也发闷。

  他的书桌上也摆了两张报纸,分别是《流求时报》和《邸报》。

  他其实不需要去用《邸报》来佐证,就知道大头目忽必列绝不会放过大宋,不会放过襄阳,别看他杀了刘整,但是刘整的手下,全都得到晋升一级的奖励,而且刘整的全家都得到了善待。

  这又是给鞑靼人留下水军建设的苗子,以求东方再起!

  他马上让人叫来自己的心腹大将牛富,让他马上挑选两千精英,乘船赶去山东半岛,一个就说他大哥我病重了,赶紧让吕文焕回来,我临死之前对他有交待。

  第二个就是先前那一千人远远不够,再带上两千精兵助阵!

  京湖置制使吕文德对自己的心腹大将牛富说:“到那里后,且听从他们安排,不得违抗!同时,要表现我吕家军的战力非凡!!”

  说完,京湖置制使吕文德还真恶心了起来,一时间浑身无力。

  在真实的历史中,早在五年前他就会暴死,临死之时,无甚交待,吕氏集团一时间陷入了纷争之中,无疑给了鞑靼人许多可乘之机。

  直到在回回炮的剧烈打击下吕氏集团不得不投了鞑靼人,这对一个家族,一个民族,都是无可奈何的悲剧。

  平章贾似道郑重其事地提出了几条办法,这让在场的核心权力者们心里不得不服。

  平章贾似道就是有办法。

  他当时就提出了三个办法,无一不获得通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