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三章 战争是可以发财的

第九十三章 战争是可以发财的

  前文说过,鞑靼强盗集团不喜欢城市有城墙,他们下过命令,除了沿海的城池,剩下的城墙,全要毁之,连护城河都要埋了。

  这样,他们会感觉好一点,不怕叛乱之人据城而守。

  当然,这也方便了流求卫队------鞑靼强盗集团先前认为自己才是天下最强大的军队,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攻击他们。

  流求卫队就真敢来攻击了!

  他们的一分队和二分队,总共三千人狂跑到位后,每一个人都像是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还冒着热气。

  有一部分残兵很老实,他们在残缺的城墙上正等着投降。

  投降流求海盗有什么不好?

  整个山东路都知道,给他们做活还给钱钞,不想要钱钞可以给棉布或是棉麻布或者粮食,除了杀鞑靼人,他们从不杀害俘虏------更别说是主动投降的。

  以前不敢投靠他们,是因为自己家就在济南城------

  冬天快到了,他们才不想再跟着鞑靼人受冻了,鞑靼人有皮袄,我等只有披上几层麻布,有道是千层麻不如一层棉!

  情报上说过,整个济南城不过两千守兵,基本没有纯种鞑靼人,战斗力不高。

  萧湘队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说:“冲!冲进城,别让他们把城焚毁了!先不用管俘虏!!”

  流求卫队的到来一下子就把局势扳过来了,这过程不值得一提。

  他们很快扑灭了几处着火的房子,而且把一些趁火打劫的家伙都抓了起来。

  黄祖队长很奇怪,小声地问道:“我们的骑兵呢?!”

  萧湘队长说:“我让给其它两队了,其它两座城和济南相比,就是一马平川的地方,骑兵在那里用处更大。”

  黄祖队长一时无语,只能点点头,从大局上看,确实是这样。

  黄祖队长强烈要求吊死那些抢劫、纵火和杀人犯!

  他的队员和鞑靼正兵交锋都没有这么多人受伤------当然,主要原因不是对手多么能打,而是因为这里是城市,地方狭窄,他们又是正面交锋,特工队本来只是做偷袭工作的。

  萧湘队长当时一清点,全城一共抓捕了连士兵带泼皮破落户八百多人,还可能有漏网的。

  一下子把这些人都吊死?!

  萧湘队长抓了抓下巴,说:“规模太大了------”

  黄祖队长这时冷静了一下,他看到八百多人跪在地上,也是黑鸦鸦一片------把这些人都吊死有些太狠了。

  萧湘队长忽然笑着说:“你看围观的那些人,他们个个骂骂叽叽的,看来仇恨不小。

  不如让他们指认出领头者或是作恶最多的人,这样------哼哼。”

  好办法,黄祖队长马上明白了,只要敢指出,那么就永远跟随我们了,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从贼了嘛,呵呵。

  萧湘队长下了让百姓们指认的命令后,那些围观的人大喜,马上跪下磕头,感谢流求人给自己机会报仇了!

  北方汉人喜欢见官而跪,还口称大人,这与鞑靼人的喜欢有关。

  鞑靼人特别喜欢别人跪着与自己说话,而且喜欢别人称自己为大人。

  大宋民见官也跪,但主要是在正式场合,比如审案之类的。

  若是平常时官民相遇,老百姓作揖就可以了。

  很快,就有几十个人被围观的人揪了出来。

  两人一看,果然从面相上看那些人就不是善类。

  这个时候,黄祖队长集中了自己的队员,出城去追击逃跑的人,能追多少算多少,同时还可以当作去远方侦察了。

  黄祖队长不太喜欢看吊死人的场面,却喜欢在血腥战场上拼杀,这种心态实在有些矛盾。

  萧湘队长看着这个扬言要吊死八百多人的家伙,却在要行刑时匆匆带人走了,他只好自己来面对这个吊死人的场面。

  绞型架子很快就搭好了,很多百姓都主动帮忙,特别是一些大商大户,都是拿出了上好的硬木料。

  由此可见,这些要被吊死的人他们做了多少坏事,老百姓恨他们,有钱人也恨他们,还真不容易呢。

  每吊死一批,众人都欢呼雀跃,看来真是为民除害了。

  萧湘队长却高兴不起来,他一直在想,要是张岛主在这里,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怀。

  直到死刑处理完毕,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张岛主他们弄得死刑就显得比自己弄的庄重些,透着一种威严感。

  有百姓要求暴尸七日,萧湘队长马上拒绝了,他们又不是鞑靼人,再说了,时间长了会有疫病的!

  人死了,无论多大的罪行都结束了。

  随后,他们直接开始大搞城建工作,付的工钱嘛,全由这次战斗的缴获品来充当。

  其它两个城的夺取远比济南城容易,因为那里还一堵城墙都没有。

  他们两支队伍行军三四五日不等,但是,夺下城市,却都用了不到半天时间。

  而且,还都是由骑兵夺下来的。

  没有城墙的城市,那是骑兵的大爱啊。

  赵安统制的打法和黄祖队长不太一样,他事先让人在主要逃离的道路上预设了埋伏,没有管城内的情况。

  他认为这样会使自己的功劳显得更大一些。

  他还黄祖队长他们不一样,他不需要大局,他只需要战功,这样就可以向别人证明,赵家人中,也有杰出的人才!

  事实证明,他的办法有效,结果他堵住了莱芜监司使的一家人,他们都是鞑靼人,有两个是北方汉人小妾,还有几个是本地的奴婢。

  赵安统制一偏头,他的手下就把那十几个人连人带车都拉到了树林里。

  仔细一搜,才有百十两儿黄金,一千多两白银,剩下的都是纸钞,连个铜钱都没有。

  这绝不可能!

  油水大的领导工作都是鞑靼人自己来当,二十多年了,他一个莱芜监司使,只有这点家底,骗鬼啊!

  赵安统制看了看莱芜监司使的两个儿子,那长像上看去,分明就是鞑靼人,颧骨高,两眼细缝。

  他努努嘴,示意自己的手下用对方的儿子来逼财。

  他自己则跑到一边,掏出烟斗,开始吸烟了。

  刚听到一声小孩子的惨叫,就再也没有听到惨叫了。

  赵安统制满意地吸着烟,明白对方全招了。

  这时,仍然在道路上监视的队员跑过来报告,说是有一百多个逃兵,要路过了。

  赵安统制不在意的吸着烟,问道:“他们可有带着行李?”

  “没有,只有执兵器者,未见有行李。”

  “算了,让他们过去吧,穷兵一堆,要来何用?!有大商大户那样的,再来报告。”

  赵安统制带的全是自己人,特别明白他的心思,马上就领悟了作战思想。

  但是,让他遗憾的是,再也没有什么富户跑了。

  莱芜城,本来就是一个小城。

  那个莱芜监司使招了,说是在自己的家里,井下藏着两个箱子,里面都是银铤------自己的床底下,是个钱窑子,里面有万贯的铜钱。

  赵安统制这才笑了,对嘛,这才差不多。

  他摆摆手,全杀了,一个不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