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五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第九十五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们果然在那个莱芜监司使的床下,发现了一个钱窑。

  赵安统制当时正让自己的队员从里面往外面起获铜钱,好几个人一起忙着。

  他哈哈大笑地对穆木队长说:“老穆,你们总是说什么‘耗子都是给猫攒的’,我今日方才领会出这里面的快活!哈哈!”

  穆木队长看那些铜钱差不多都生出绿锈了,而且有的铜钱都已经锈成一大坨。

  最后忙活了半天,连带着一些铜器也算上,大约能有五千贯的样子,差不多两吨重吧。

  穆木队长看着这一堆钱,深有体会地说:

  “这些不过都是商品的等价物,辛辛苦苦贪污、抢夺来,希望永远占有此物,可是到头来能用上多少?!

  钱钞无罪,人心有罪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赵安统制心里翻了个个儿,他想,自己刚才让人打捞银铤时,没有其它人看到------杀了那个莱芜监司使全家,也没有人能发现,那么,他也就是说说罢了,没有其它所指。

  他干笑着说:“正是,正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样的人也只看到眼前了。”

  穆木队长正色道:“赵统制,此言有理,我记下了。”

  赵安统制眼皮跳了一下,没有多现说话。

  他们从里面挑出些还能用的铜钱,剩下的打包送回流求岛回炉。

  然后,他们就以莱芜监司使的家为驻地,开始探讨这里的防御问题了。

  淄博城遇到的问题也和莱芜城差不多。

  淄博位于山东路中部,南依沂蒙山区,北临滨州城地区,东接潍州,西与济南城接壤。

  这里到处都是丘陵和丛林。

  大宋时,临淄县属青州;大金时,临淄县属益都府;到了1266年,临淄县刚刚并入益都行政区。

  淄博城地区是沟通中原地区和山东半岛的咽喉要道,如果能守住这里,北面的来敌基本只能走海路到山东半岛了。

  张国安岛主当然还知道,这里的矿产聚集度较高,煤、铁、铝土矿、耐火黏土等重要矿产多集中分布在中部地区。

  所以,无论是从地理位置和矿产角度看,必须完全占有这里!

  鲍威大队长派出了公认为行事最稳重的梅乐芝队长。

  当他们快速急行军赶到时,这里竟然无一人逃走,反而是举县投降!

  原来,这里离滨州城比较近,原先两边的人时常走动不说,还各自有亲戚朋友在两城居住,山东半岛的流求人对滨州城的人如何,他们都了如指掌。

  所以,淄博城里的一些人还委屈呢,当初为何不带上我等?

  原先滨州城里的人还没有我县富裕,可是他们现在比我等好过,还不用交各种税物------就有私下里往山东半岛跑路的人家。

  淄博的知县是小家小户出身,没有门路晋升不说,而且每年都被科捐杂税的催缴弄得欲生欲死,有时都要自己掏钱钞补上。

  上面,他被长官骂的像一条狗;下面,那些大商大户不甚理会他,又有穷凶极恶的矿主口出恶言,动不动就以矿工闹事来威吓他。

  这知县当的太没有意思了,可是又无法辞职而去------他能去哪里?

  若是公开跑到山东半岛,人家会不会当他是细作?

  若是被抓回来了,全家都完了。

  所以,他有时都在期盼,流求人,你们快来占城啊!

  防不住你们可不是我的错------

  梅乐芝队长的骑兵队一到这里,这里的人马上夹道欢迎他们。

  最高兴的恐怕是这里的知县了,因为他今年根本完不成税收的任务,被狂骂一顿肯定跑不了的。

  这一下子好啊,如果税物被流求海盗抢了,可不怪我了!

  当梅乐芝队长宣布他们将永久驻扎在这里,而且如山东半岛一样,不收任何税务时,淄博知县大喜,这样好啊!

  就算是以后他们失败了,自己也是无错的,并不是他主动投敌,只不过是被俘罢了!

  如果不失败,自己更好了,终于不用操心那些闲事------只不过真要是没有了知县的官位,心里又不大是滋味。

  他正是左右为难时,梅乐芝队长又宣布了,让他仍就当知县------事先早就调查过了,此官还算正直,在普通百姓心中官望不错。

  淄博知县大喜过望,他听说过流求人任命大宋太学生担当知县的事情,认为那个官是天底下最容易当的官,只要不被要求征收科税,什么事情不好办?!

  淄博知县来了底气,他冲着梅乐芝队长作了个揖,说:“梅将军,在下可否能得到与那山东半岛的知县同等的对待?!”

  梅乐芝队长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公平对待,这是流求岛的理念之一。

  他说:“你这里还会得到更多的援助------”

  果然,当张国安岛主收到了他们的总结报告后,用圆规画了三个套在一起的圈子,决定放弃城墙式防守,那样太限制发展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放开了自己,扩大防守范围,敢让对手进到自己的圈子里!

  他给半大小们的建议是十六字方针:因地制宜,合理布防,保护自己,打击敌人。

  他加大了对那三城的物资供应,让他们自己操作。

  是时候了,要让更多的人做出自己的选择。

  现在整个山东半岛也成为了他们的供应基地,更不用说是流求岛了。

  当他们完全占有了三座城之后,鲍威大队长紧接着下了第二个命令,让他们分兵去接收其它地区,不放过山东路的任何角落。

  他们要实现整个山东路的完整性,不留下任何隐患,最好成为铁板一块儿。

  郭勿语大队长让张德培队长带着五条战船夺下密州城,同时让他又带着队员们向枣庄地区前进。

  另一支船队则在西海州登陆,他们事先已经和那里的知州联系过,大宋政府事先也同意了。

  西海州地区在大宋太宗时期属淮南路,后为金国侵占。

  大宋高宗时期海州复归大宋,不几年后,又再割让给金国。

  直到1220年,海州又一次回归大宋,改名为西海州。

  但是目前有些特别的状况。

  西海州城确实是归大宋管,但它北部的地区则被鞑靼强盗集团强占,属于一地两制。

  西海州的知州心中常苦闷,但是又无可奈何。

  因为当年李檀作乱时,大宋的一支军队从此处出发,想去接应李檀,结果让鞑靼军队一顿暴打,狼狈逃回,鞑靼军队则尾随而至,占了北部大块土地,竟然与山东路融成一体了。

  先前,流求海军没少搔扰那里,但是伤害不大,没有动到鞑靼人的根本。

  这一次,郭勿语大队长要求封争队长必须清剿了那个地方的鞑靼势力。

  事先调查过的,那里没有骑兵,兵不足五百。

  但是就这样水平,西海州的知州也不敢私自夺回,怕担上了私启战端的责任。

  流求海军哪里管这些,他们不允许自己的背后还有鞑靼势力!

  前方可以有,那样他们可攻可守,才能永远占有主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