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六章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

第九十六章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

  再破败的码头,也比没有码头用好。

  封争队长带着五条船,轮流在西海州码头停好,慢慢把船上的一千名队员放到了码头上。

  还好,没有出什么岔子。

  封争队长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那个老破码头刚才一直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让人以为它很难坚持下去,随时会倒下。

  但是,到最后还是挺过去了,没有发生意外。

  封争队长吊运后勤军备的时候,没有再敢用那个码头,而是吊到小船上一点点泊运。

  有些东西是怕水怕潮的,不敢冒险了。

  西海州的知州派来了他的首席幕僚来接待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夺下了北部地区后,一定要归还大宋归还西海州啊------

  封争队长已经答应了不止一次了,对方还暗示,这真是烦人。

  他冷笑着说:“就是给你们了,你们能守住?”

  那个首席幕僚还来了精神,说:“如何不能?!只不过我大宋不能先挑起战端罢了!”

  封争队长不是一个擅于辩论的人,索性不理会他了,直接就跟着队伍出发了。

  整个地区的地理情况,他们早就派出细作查探清楚了,而且还由细作亲自带队当向导。

  这一千人的队伍体现了流求岛的顶级配制。

  首先是十五骑的侦察兵,他们要轮流前驱侦察,只是暂是不需要。

  五百名大栓式步枪枪手,他们是队伍的主力人员。

  三百名含雇佣军的操持冷兵器的人员,必要时负责中短距离的战斗。

  十架由两人拖行的行军炮及五十名炮手,十五名火箭手,五个火箭发射架------其余皆为后勤人员,他们皆有佩刀及短火铳。

  十辆两匹式四轮马车,以供后勤使用。

  在流求卫队自己人的眼里,他们是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但是,张国安岛主自己知道,他们还缺少一种连射式武器,哪怕是不求射速。

  他曾经和王德发商量过这一点,但王德发认为,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倒不急着升级武器,不如先在普及上下一点功夫。

  哪怕是装备齐一万枝大栓式步枪,也要了鞑靼人的狗命了。

  毕竟他们的骑兵战术不是马上就冲杀上前,发挥战马的冲击力,而是先远远地射箭,打乱对手的队形。

  王德发笑着说:“只要我们能打的比他们远一点,准一点,再有地方躲箭,鞑靼人就完蛋了!”

  张国安岛主点点头说:“那还是老话了,只能由我们预设战场!”

  “对,永远要这样------战场要有我们来选!”

  就这样,他们先从普及装备开始,不求马上升级。

  封争队长和队员们一样都是步行,他边走边和向导聊天。

  流求岛的细作队完全由张国安岛主一个人掌管,不是他不信任他的家养小子,而是他不希望他们搞特务工作。

  这样的工作做长了,整个人都会变成阴乎乎的了,他相信自己能控制住自己。

  那个向导就是一个细作。

  当然,他还是以小商贩的身份来掩护。

  这个时空,这样的人太多了,他们都是哪里挣钱去哪里的苦命人。

  在鞑靼大草原上,鞑靼人也有自己的潜规则,从不杀佛、道、算命、行医和小商贩,一个原因是这样的人对他们有用,二可能就是也没有啥油水,被其它族的人笑话。

  但是大一些的行商,你就只求自保吧。

  所以,小商贩是细作最好的掩护身份,其它行业,则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

  封争队长问他所谓的那几百人的武装力量战力如何。

  那个向导说:“鞑靼人从民间搜罗了一些泼皮破落户,身上刺龙画凤,舞动起刀枪来,也像是一回事,但是,一个雇佣小队,一百多人可将他们斩尽杀绝!”

  封争队长想了想说:“不可轻敌,民间也会有英雄好汉。”

  那个向导说:“不是轻敌!因为鞑靼人从不给他们开工钱,只让他们可以拿着武器,所以,他们从来都是欺压百姓来维生。

  欺压百姓久了------哪里还有战力可言?

  能忍受这样的活法,哪里算是英雄好汉?!”

  这话有理,封争队长赞同。

  不多时,他们就到了一处镇子模样的地方。

  那个向导说:“这个镇子里能有一百多泼皮破落户------剩下的,都在百里外的另一个镇子,此处叫平阳镇,领头的人叫‘没角牛’,据说有一把子力气,相扑是天下一绝!”

  那个向导冷笑了,又说:“只要见面,你们就开枪吧,全是罪有应得,个个有血债!”

  封争队长表示明白,他们来这里,就是剿灭鞑靼人的势力,那些人就是鞑靼人的帮凶。

  他们跑步冲进了镇子!

  但是家家户户都关上了门,道路上竟然没有人走动!

  这反应速度------

  那个向导悲伤地说:“这里的老百姓,都被抢了一辈子,也只有这个办法来防备------你们人太多,泼皮破落户吓跑了。”

  封争队长想起张国安岛主的做法了,遇到这样的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也不理他们。

  那个向导领着大家到了一处水井,说:

  “快,在这里喝饱水,再装满。只有这里的水是甜的,以后的水井,都是苦涩的了,只是喝不死人罢了。”

  众人有序地排队等待,有专门打水的,有专门给队友们水壶装满水的------等到完事后,大家马上离开了这个镇子,没有一个人回头看。

  那个向导说:“这样最好------那些泼皮破落户也不知道我等是做甚的,我们不用四处看,他们定有人在暗处观察我们!”

  “不理他们!让他们聚堆!”

  他们继续向着下一个镇子走去。

  下一个镇子叫天安镇。

  天安镇的老大叫钻天耗子,不仅会一身的小巧功夫,还百机多变,这个真让大家服,所以认了他为大哥。

  钻天耗子蜷在太师椅上,认真听完了他的兄弟没角牛的报告,心里也有些糊涂了。

  是大宋官军?不可能是这般装束。

  鞑靼大人们?不可能不抢啊------

  来此处抢盘?他咧嘴笑了笑,他五百来个兄弟才都刚刚吃上饱饭,一千个人抢了去,他们得喝西北风------再说了,抢地盘的人,哪里有装成一样的装扮,有这势力,如何做这个?

  他一拍大腿,说:“有了!”

  没角牛也正在苦想,一会儿吃点啥,这一声吓了他一大跳!

  钻天耗子眉毛眼睛一起动着,说:“啊,是流求岛上的那帮子人------听说他们人不错嘛,岛上有的是金银,早想认识他们了,正好是个机会!”

  没角牛嗡声嗡气地说:“不行啊,不行啊,不行啊!”

  “如何不行?你说那么多遍有屁用?!”

  “大哥,他们身上有杀气,有杀气,有杀气!”

  “有杀气?他们不是只杀鞑靼人吗?再说了,你不是说他们啥都没有抢吗?”

  “要小心,要小心,要小心!”

  “这样吧,让跳涧虎带着兄弟们,摆在几色礼物迎接他们,咱俩嘛,在码头的望远塔上看看。”

  “好办法,好办------”

  “闭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