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七章 害虫,从来比人吃得多

第九十七章 害虫,从来比人吃得多

  天安镇的望远塔建于唐代。

  这里的海域盛产梭子蟹和大虾,有时需要夜晚下海捕获,所以古人就在码头那里建起了一座五层六丈高的望远塔,本来不太高,但是在这个一马平川的地方就显得很高了。

  夜晚塔顶上还可以点上火把,在没有星月的夜晚可以当成一个灯塔。

  没角牛和钻天耗子两人飞快地登上了塔顶。

  一般的沷皮破落户眼神都是贼尖贼尖的,他们常常能看到别人忽略之处。

  两人在塔顶上眯着眼睛看着镇外。

  跳涧虎在帮里面排行老三,全身刺了一身的好花纹,擅使朴刀,寻常人四五个不得靠前。

  这一天,他领着几百个兄弟耀武扬威地站在了镇子的道口。

  这是一个午后,阳光正洒在跳涧虎****的上身上。

  他胸前的虎头似乎在狰狞地呼啸着。

  他一手把着叉在地上的朴刀,一手叉着腰,上身的肌肉在微微颤动。

  他毫不畏惧地迎着那支怪异的队伍。

  他身后几百个兄弟也带着各式的武器,横眉立目地站着。

  那个向导对封争队长说:“差不多全出来了------”

  封争队长说:“他们要和我们拼命?!”

  “不是,这叫亮底,意思说,你看我等的本钱也不少,就算是打不过你,也会让你们受伤------最好交个朋友。”

  封争队长摇了摇头,打死他也不可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我家张岛主都要亲自参加劳动,这些人靠欺压百姓存活,他们就是鞑靼人!

  走到二十步开外时,封争队长大喝道:“放下武器,饶尔等不死!”

  跳涧虎哆嗦了一下,这不是江湖上的开场白,或者江湖上换了规矩,自己不知道?

  但是,他们都把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了。

  跳涧虎一扬手,他身后的兄弟们闪出一道空隙,只见两张长几上,摆放着十几匹丝缎,还有十几个坛子。

  那个向导对封争队长说:“这叫亮彩------意思是交个朋友吧。”

  封争队长还是摇了摇头,他注意到对方还有五六个弓箭手,弓已经上弦,箭已经搭上,只是没有拉开。

  他也扬了一下手,命令到:“五十人平排,十纵队!”

  跳涧虎的眼睛其实一直瞟向队伍后的那十几个骑兵,但见他们根本没有上前的意思,放下心来------这些人至少没有恶意。

  他回过神来,看见对方的队伍无声而迅速地变成了一大长排,有些发愣。

  封争队长突然高喊:“全体都有------十轮连射------废尔!”

  队员们刷地一声举起了枪,咔吧打开了保险,然后齐齐射去!

  他们射击完不管战果,侧让一步,转身向着队伍后面跑去!

  后面的队员踏前一步,重复这样的动作!

  十轮连射,用时一分钟完毕。

  封争队长高喊道:“日本前锋团,黑人前锋团,上前追击!”

  队伍后,闪出两支百人队,一左一右,向着那些转身而逃的逃兵追杀而去。

  封争队长观察着整个战场的情况,他看到有机灵的沷皮已经跑出很远了,又命令说:

  “骑兵一二组,绕到镇子北侧,不得令一人漏网!------不要活口,也不要割头。”

  十匹战马呼哟着绝尘而去!

  这是一场屠杀,虽然不是针对平民。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喜欢农业生产的半大小子,本来以为他平时少言寡语,心地一定柔善------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杀伐果断。

  封争队长平静地对那个向导说:“你见过农田遭虫灾吗?”

  “------”

  “你只要看到田地里有害虫了,那就是害虫已经很多了,你就要马上在整个田里都要喷洒有机农药,莫要心软------要不然好好的庄稼,一死都是一大片的!”

  “------”

  “害虫,从来都是比人吃得多------想要让人吃得多,就要杀灭它们,绝不留情!”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在望远塔上已经瘫在地上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快速的杀人方法,几息间啊,他们几百个兄弟就以各种姿势倒地!

  他们离得远,但是似乎能听到兄弟们的惨叫声!

  几十个机敏的兄弟已经转身而逃了,但是对方又窜出几百人追杀!

  还有十个骑兵也冲上去了------完了,全完了!

  钻天耗子深情地看了没角牛一眼,老牛,你救了大哥一命啊------

  没角牛憨厚的脸上一片煞白,嗫嚅着说:“我就看他们不对劲儿,我就看他们不对劲儿,我就看他们不对劲儿!”

  钻天耗子一点也没有嫌弃没角牛的啰嗦了,这都是对的啊。

  钻天耗子说:“我等快往山里跑,找个好落脚的地方!”

  没角牛憨厚地摇着大脑袋说:“往海里跑,他们有骑兵,他们有骑兵,他们有骑兵!”

  老牛的话总是对的。

  两人急冲冲如漏网之鱼,快速跑到码头上,解开缆绳,跳上一艘单桅船,升上船帆就逃离这个地方了。

  去哪里,已经不重要了,保住性命才是关键。

  封争队长让人找到这里的里正,让他看看有没有漏网的。

  他们一共打死了四百七十六人,死尸摆在了地上,排列得整整齐齐。

  那个里正胆战心惊地看着众多的死尸,心想,他们站队整齐,连死人也要摆整齐了,真是吓人。

  结果跑了重要的两个家伙,大头目和二头目。

  封争队长安慰里正说:“只要他们结不成帮派,没有人跟他们一起作恶,一个两个的狗屁用都没有------这样,你找几个后生,把这些人都丢到深海去,那桌子上的物件,算是劳务费了。

  噢,他们身上的,或是他们平白占有的资产,你还给镇上受过他们欺负的人吧!”

  那个里正哪里有半分不情愿?全都喏喏答应了。

  封争队长笑着说:“好好做,我们还会回来看的!”

  “------”

  如果那些人算是鞑靼势力的话,那么他们就真给平息了。

  这一路上,他们再也没有遇到有什么沷皮破落户。

  当然,他们渴望能遇到真正的鞑靼战兵也只是空想。

  他们已经放出五人一组的骑兵前行侦察,可惜没有任何军事力量了。

  和封争队长相比,张德培队长的密州城之战,费了点事情。

  这是事先预料到的,因为细作报告过,鞑靼人在这里布下了一个小队的人马,监督这里的伐木工作。

  鞑靼强盗集团仍然在建造船只,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只能偏重于建造河船。

  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他们的建造的地点很分散,好像在主要的内陆河上都有。

  所以,他们需要木料,除了高丽国供应一些,剩下的就只能自己砍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