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八章 勇猛的赤马探军

第九十八章 勇猛的赤马探军

  张德培队长带着自己的战船船队杀到了密州城的码头。

  说实话,这里早就应该拿下了,但是他知道,大局上一开始不允许嘛。

  他们的战船冲进来时,并没造成码头上太大的慌张,许多人都是呆呆地望着,想,他们终于又来了。

  张德培队长举着单筒望远镜扫视着整个码头区,这里没有弓弩,也没有石炮,更没有弓箭手,连个穿兵服的士兵都没有。

  码头上大多是渔船------由此看来,我们的禁海成功了,彻底让这里变成了渔港!

  流求海军禁海只禁商船,不禁渔船。

  鞑靼强盗集团本来下过沿海一律内迁的命令,结果只对渤海沿岸的百姓有用,山东路这一片儿,不太听从。

  离开了海洋,这里的渔民们会直接饿死------再说山东路这面的鞑靼势力日益渐微,搞搞阳奉阴违的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

  码头上的渔民所以没有什么慌乱,因为在海上时,他们经常见过流求战船从自己的渔船边驶过,那样子高傲极了,理都不理自己。

  流求海军的五条战船快速地停靠好后,队员们快速地冲上了码头,他们快速地整理好队伍。

  张德培队长仍然在船上举着单筒望远镜四处扫视,并没有异样发生,只不过围观的人多了些,没有人带武器。

  他带的也是一千人的队伍,其实与封争队长都是一样的装备。

  当张德培队长上岸后,人群里突然有人喊道:“少将军,你们这次不走了吧?!”

  人群有些骚动了------

  张德培队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老百姓还有提出这个要求的?!

  他当然不懂什么叫随众心理学,但只见那些渔民纷纷嚷了起来,不要走了,鞑靼人在城里只有一百多人!

  张德培队长看了一眼自己的向导。

  那向导马上又说了一遍:“正是。他们总共一百一十七人,战马两百多匹,在这里督促伐木。”

  好啊,拿下他们!

  张德培队长正了正自己的军帽,挥手让队员们开拔。

  他提前放出了两组骑兵去前驱侦察------然后开始快速行军,一定先占了密州城。

  驻扎在密州城里的骑兵队,是一支探马赤军。

  他们初期是由鞑靼人和归附诸族组成,专门担任先锋,实力仅次于由贵族子弟挑选出来的怯薛军。

  后来,由于他们灭国甚多,则又加入了一些女真、契丹和其他诸族的骑兵,实力略有下降,但是也比汉军骑兵强大,那些由北方汉族军阀和杂部族军组成的骑兵队,在他们的眼里,也就可以欺负一下汉人罢了。

  鞑靼强盗集团派出一支探马赤军来督促伐木,那么正说明他们是非常看重这个地方,他们现在很缺木头吗?!

  张德培队长一定不会让他们带走一根树枝,而且还要他们把战马都要留下。

  鞑靼马,是做农活和拉车的最好的马。

  他这次行动的终点是那个什么枣庄地区------事实上,连向导跑过几趟也没有找到叫什么枣庄的地名,但是,王德发家主说既出产枣子,同时也出产石炭的地方倒是有好多处。

  挖出石炭,还要用车拉,两百匹马,可以拉上多少车啊!

  密州城地区是一个饱受苦难的地方。

  有的海盗来这里抢人,还有的海盗来这里抢工匠!

  鞑靼人来的就收重税,他们什么都要,就是没有管老百姓生活的人,竟然还要他们往内陆搬家!

  没有人听从这个命令------这里的知州也管不了。

  密州的知州如同走马灯一样的轮换,最后留下的一定是最窝囊的人。

  大宋西海州的知州如果知道这里的情况,通过比烂,一定能心情好点儿。

  一百多个赤马探军,就是一百多个爷,他们霸占了城里最好的房子,把人家的花园当成大马厩,还用人吃的粮食来喂马------还好,没有发生强奸民女的事情,因为城里有妓院,而且这里毕竟是大头目忽必烈的管治之地。

  张德培队长领着军队快速前进的时候,竟然没有人跑回城里报告!

  相反,对方在城里做什么,他们可都一一清楚了。

  现在民心向背一下子就明显了,他们队伍的后面,还有跟着去看热闹的人。

  那个向导高兴地对张德培队长说:“我曾经私下里问过百姓,他们无一不对山东半岛的流求人有好感!”

  “有好感?用处不大,我们实力强大才行!待消灭了鞑靼强盗集团后,那时你我畅行天下,这好感才会有用------”

  那个向导的眼睛发亮,说:“消灭他们,我们早晚会做到!”

  他们很快出现在密州的城门口,这时才让城里的人慌乱了起来。

  张德培队长马上命令白人、黑人和日本人、高丽前锋队先行冲进去,自己的主力殿后,后勤则留在原地待命。

  他准备发动一场混战,趁着对方在城市里跑不开马的时机,来个一举歼灭!

  密州城由于靠近山东半岛,他们这里也有不少流求货,白酒、肉罐头这些都让赤马探军喜欢!

  本质上,他们也是强盗出身,只不过后来败给了更狠的鞑靼人罢了。

  所以买东西还要给钱吗?直接拿了------没有人敢反抗。

  他们在大商家里过着从没有过的舒适生活。

  其中有一些小时候在马背上长大的异族骑兵还掉下了眼泪,说,那时候又冷又饿,到处漂泊,哪里想到这些狗汉人们却过着这样好的生活,上天啊,真是不公平!

  这让其它骑兵听了后哈哈大笑,纷纷说,只要跟紧了大汗,只要我等有战马和钢刀,无论多好的日子都能抢来!

  他们除了偶尔派出几个人去山里看看伐木情况,剩下的时间,他们整日饮酒狂欢。

  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暂,特别是不劳而获的。

  四支雇佣前锋队疯狂地奔向了那个大商的家里,向导早都告诉了他们位置,他们知道,对方只有一百多人,装扮和面像与他们常见的人大不相同,很容易分别开。

  张德发队长则领着主力小跑前进,他们的脚步声整齐而有力。

  这个时候,大商家里的那些人终于有些警觉了------但是已经晚了,在他们看来,各种肤色,高高矮矮的士兵们喊着各种腔调的声音冲进来了。

  他们有的连刀都来不及拿就被砍死,有的用椅子或其它的东西抵抗,但是都坚持不到两个来回!

  整个大大的院落全乱了起来------张德培队长命令大部分队员包围这个地方,一个也不准跑掉,剩下的进去参战!

  他们刚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场面,四个前锋队员正围着一个赤马探军拼杀,那家伙一把钢刀玩的水泼不进的样子,一时间四个人还拿他没有办法!

  张德培队长火了,喝道:“都闪开!”

  四个前锋队员满脸愧疚地退下了------那个家伙其实也累个半死,站在那里不停地喘粗气。

  张德培队长笑呵呵地抽出短火铳,瞄准了那个家伙的胸膛。

  “呯!”

  战斗结束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