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十九章 还是先污染环境吧

第九十九章 还是先污染环境吧

  张德培队长他们清点了一下死尸,发现少了六个人,只有一百一十一具。

  那个向导说:“肯定是上山看管伐木去了。”

  密州山上有硬木,极适用于造船造车,张德培队长还想用来造车呢。

  他们缴获了近两百匹马,正好派上用场。

  那个向导知道山上伐木的地方,于是让他带着一个小分队,一共五十个人去抓捕剩下的六个赤马探军。

  结果,一下子堵住了四个,钻山沟跑了两个。

  那些被迫伐木的劳工们分清了眼下的情况后,马上自报奋勇去帮忙抓。

  他们对山里可比谁都熟悉,最后在一处悬崖边围住了那两人。

  可是还没等向导发话,众多伐木工人一起冲上去,活活把两个没带武器的人丢下了悬崖,死的不能再死了。

  伐木工人们出了一口恶气,那个向导也完成了任务。

  但是,等到回到原先伐木的地方后,那四个被绑在树上的家伙又被留守的人给砍死了。

  伐木工人们哈哈大笑说:“先前被他们欺负太狠了,今日始得报仇!”

  好吧,那个向导顺势说把他们砍伐的木料都买了下来,并让他们帮助运山下。

  伐木工人都说不要钱钞,但是那个向导不让,说是流求商人没有白白得人物件的习惯,好说歹说,他们收下了钱钞,还帮助运到了密州城。

  张德培队长一见这些人就高兴了,他们都是好劳力。

  他便要雇佣他们,并给他们开出了较高的工钱,说是去帮忙开挖石炭。

  领头的伐木工听完张德培队长的描述,马上同意了他开的工钱,他还说他知道那个挖石炭的地方,说这些地方他们都很熟悉。

  张德培队长乐了,他就喜欢一举两得的事情。

  这还没完呢,张德培队长还让他们观察两马式四轮马车的构造,问他们能不能打制出来。

  他们看了半天,摇头了,说自己只不过是粗使木匠,两轮车勉强,四轮车仿制不出来。

  两轮车也是车,能运货就成,于是开工造车了。

  他心里一直在乐,真好,得了多面手的人才了。

  密州州衙和各个府库都已经被他们封了,那个汉人知州不说降,也不说不降,自己躲在家里不出来。

  张德培队长也没有搭理他,直接任命那个向导当知州。

  州衙里的其它的人员,如果没啥人命官司的,都让他们照常上班,张德培队长也答应他们照样按照先前的俸禄发钱钞。

  那个向导苦笑着说:“我就是一个细作,哪里有这富贵运气?再说了,你们不用我作向导了?!”

  张德培队长说:“官嘛,我看得清清楚楚,最好当!张岛主说过了,我们就是来改变命运的!有那些伐木劳工就可以了,他们也认识路,再说了,你不是说过沂州那里连厢兵都没有嘛?!”

  那个向导说:“正是。只不过路上会有草寇,要小心些!”

  “哈哈,我堂堂正兵,岂能怕小小草寇------如果撞上我,正好抓来挖煤矿!”

  还有一点让他更加自信的是,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封争队长肯定会比他早到,到时候还会来迎接自己,所以不用向导也行。

  他最后给向导留下五十名队员,帮助他管理整个密州地区。

  封争队长确实比张德培队长要早到所谓的枣庄地区。

  这里没有叫枣庄的地名,但是这里真的盛产枣子,而且大大小小的煤矿有好几十家!

  但是,大多废弃了,只有几家还在开挖着。

  封争队长好奇地观察着,而且还找这里的矿主聊天。

  他们这一队人马的到来,把开矿的人都吓坏了,想跑还不敢跑------封争队长非常和气地问他们,那些放弃的煤矿还可以再挖煤啊,为何要弃之不挖?!

  有个矿主回答说:“------这位将军大人,如今这石炭愈发的不好卖了,有的矿主连工钱都白白搭上,自然要放弃。”

  封争队长听明白了,这个矿主说的有道理,从他经过的地方看,到处都是冷冷清清,商贸不兴,自然是什么都卖不出去,最终原因,还是鞑靼强盗集团盘剥百姓太多了。

  那个矿主接着说,自己经营时间久了,有一批老主顾照应则个,若是新人开矿,肯定会赔光钱钞!

  封争队长笑了,说:“你好日子来了,你开采吧,有多少,我要多少,全部付给你钱钞!”

  那个矿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喜道:“你们是流求商人?!”

  封争队长坦然地说:“正是!”

  “啊吔,果真是只有流求商人喜欢马上付钱钞,听闻从不拖欠!”

  是的,这名声不错!

  封争队长笑了一下,又说:“你最好把相识的人都找回来,重新开矿,我按你们的市价付费!”

  那个矿主都想要抱一抱封争队长了,哪怕是一半价钱,他都能咬牙干下去!

  封争队长嘱咐了一句,说:“莫要怕别人会与你争货,有多少我都照样收,甚至越多越好!”

  王德发家主说过,这里的煤炭是炼制焦炭最好的品种之一,流求岛的大发展,全靠它了。

  封争队长一边派人去迎张德培队长他们,一边开始组织修建土法炼焦场地。

  王德发家主交待过,开始浪费一些就浪费一些吧,先有焦炭再说。

  没有焦炭,就没有好钢,就没有农业机械化!

  自从他听王德发家主无意中说过将来会实现农业机械化后,他就一直在设想,农业机械化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努力设想,也不过想到了用那真空式锅炉动力机来提水。

  是的,那个真是方便,用些许木块、树枝、干草就能让机械自己提水,省却了太多的人力浇灌了。

  但是还有什么?他实在想不出来了,只能服从安排,相信早晚有一天王德发家主会让他看到的。

  这个时空大宋工匠采用的是堆式炼焦法,就是堆上一堆煤,然后拍紧了,引上火,就让它烧去吧,不管它是又冒烟又冒火的。

  三天后,浇上水就开扒,有多少成焦那都是天意了,一般能收到一到两成的焦炭。

  要不然这个时空的焦炭可不便宜嘛。

  王德发他们开始时没有条件,也是用的土法炼焦,但是怎么也不能土到这份上。

  他们直接用的是坑式炼焦法------没有办法,当时缺砖啊。

  结果马上就比大宋工匠强了好多,能收到三到四成的焦炭。

  当时胡镇北还只是一个工匠,他简直用仰慕的目光来看他们了。

  王德发那时都不好意思了,这简直是在暴殄天物,把自己抓起来关上几个月都要认命。

  直到后来,他们上马了长龙式炼焦窑,不仅使成焦率达到了六成,而且还综合用上了煤气和焦油,这时才心安了一些。

  半大小子们都经历过这个过程,知道炼焦技术的发展。

  所以封争队长心里有数,他不紧不慢地指挥着众人平整土地,挖出大小相同的圆坑来备用。

  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一定会是乌烟瘴气了------嘿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