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三章《流求时报》是份好报纸

第一百零三章《流求时报》是份好报纸

  据说,被别人念叨了,这个人的耳朵会红。

  1273年的深冬时候,流求岛上的张岛主感觉耳朵痒痒,他不时地搓了几下,照镜子看去,都有些红了。

  他认为这是冬天所造成的皮肤发干现象。

  晚上时他多擦了一些安静配制的雪花膏,感觉才好点。

  第二天起来后,再照镜子看,果然不红了。

  现在,玻璃制品和香水化妆品系列一直是流求岛的暴利产业,其中的利润率,张国安岛主都不敢公开,怕别人生吞了自己。

  同样,这样高的利润,他没有把他们变成黄金藏起来,而是同样大规模的投放了出去。

  比如现在的山东路。

  济南城、淄博城、莱芜城三城加上所谓的枣庄地区,他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充当工钱,同时还要投放大量的物质来均衡资金,否则会如同超发货币一样,钱钞都毛了!

  他们在先期缴获的那些物资根本不可能够用------好在,不管是大宋还是流求岛,粮食价钱真的降了很多。

  大宋老百姓也终于聪明起来了,这个玉米粉,实在是不算好吃,还是大米白面好吃。

  玉米价钱下降的最快!

  所以,从大宋那里买一些,加上山东半岛出产的,再从流求岛上调拨一些,他可以大胆地向着山东路投放粮食------这个冬天肯定饿不死人了!

  还有冬天的衣物和其它用品,这些虽然都不是白送人的,而是回收投入资金的用品,但是投放量还是惊人的,需要大量的物资来周转。

  特别是基本生活用品,他只能从大宋进口!

  这一来二去的,大宋经济愈发好转,市场上购销两旺。

  大宋的内藏库,也就是大宋官家的内府库,大宋朝廷财库,户部,四大地方上的总领所等财政系统现在都好过了。

  大宋初期,设立内府库和朝廷库的动机表面上是确保军国大事的需要,补充国家财政的不足。

  这种分立的制度设计固然有战争的需要和国家储备的初衷,但是从根本上应是大宋官家、中央政府都希望亲自掌握最大份额的财权,都希望“恩从己出”的思想。

  以大宋现在来看,他们的财政、军队、官吏,是组成权力的三大基础之一,大宋官家即要掌握钱财收买人心,又不想承担直接的支出,造成自己的小金库干涸。

  这就造成大宋的大部分国家收入进入没有常规支出部门的怪异现象,时常出现拍脑袋的支出。

  比如御前火绳枪军的建立,先前是大臣们希望他们的官家有一个好的爱好,加上对内府库的收入严重估计不足,使得大宋官家越玩越大,弄出了一个独立军队了!

  再加上搞的海外贸易,让官家内府库的收入又猛增!

  好在群臣限制住了内府库的海贸,取之以朝廷财库经营,大家这才感觉好一些。

  但是大宋的中央财政制度在顶层设计上就存在天然的缺陷,一个正常的国家哪里有四个财政中心?

  这里面的根源是权力分配的先天畸形。

  其实在集权制度下,本来就很难设立一个统一、基于全国的公平科学的财政制度,这样的要求太高了。

  先前,为了应对战争的需要,大宋对财政的收支又做了大量重床叠屋的安排,其结果是制度的缺陷吞噬了大宋经济发展带来的收入增加。

  大宋无法将精力放在增加国民收入来源上,而只能放在如何尽可能榨取税赋和其他的国民收入来增加财政收入,用于供应一只效率低下和庞大的军队,还有日益膨胀的皇室和官吏。

  本来随着大宋在军事上的失败,收入来源地逐渐缩小,税源逐渐缩水,政府支出却不减反增------这个时候,流求岛的商贸往来活动,却多多少少改变了一些现状,后来陆续出现的便宜海盐、粮食良种,各种新奇而奢侈的商品,都让大宋的经济慢慢在好转------特别是最后与鞑靼强盗集团的一战,他们没有输!

  社会基本盘没有崩,大宋经济就一天天开始好起来。

  当然,他们每年都要给鞑靼强盗集团岁币,还要暗中支持流求岛,这些支出,大宋政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在乎的------他们的经济体量确实太大!

  很随便搞了一个官营海贸,一下子就几倍挣回来了,这还是在不太在意成本付出的情况下做到的。

  大宋的虫子吐出丝来,就为大宋挣钱了。

  大宋的粘土烧成瓷器,就为大宋挣钱了。

  大宋的树上结出树叶,就为大宋挣钱了。

  流求岛上的技术含量是高,产品是新奇,但是体量上比一比看啊?不是对手!

  所以,他们也暂时只能忍气吞声,老老实实看着大宋把海贸的成本抬高了。

  但是,大宋也有值得骄傲的地方,有亮点!

  他们现在开始允许以税代役,逐渐减少人头税,这就解放了劳动力,提高了社会的整体生产力效率。

  在收入来源上,以榷务、度牒发卖、发行纸币扩大流通等手段,使得国家的经营性收入扩大,不再单纯依赖税赋来压榨百姓,也间接减轻了百姓的负担。

  这也是站在了这个时代的高度了。

  《流求时报》上就大宋的这些财政亮点大声地拍马屁,什么“伟大”“光荣”“正确”的词儿都用上了,猛夸大宋,全是正能量------顺便提了提,有些禁榷的垄断经营是不是放一放了,与时俱进嘛!

  比如生皮,香料和象牙之类的,还有可不可以大胆地问一句,那个海盐都啥价钱了,咱还用官营嘛?还有那个冶铁,咱别抽两成了,一成行不?

  让老百姓跑跑腿儿,挣两个小钱行不行?

  总体上看,这是赞美与建议并重的文章。

  当时,杨友行执笔写的时候,说:“张岛主,我写这样的文想吐------”

  “忍住吧,他们就吃这一套,以后吐一吐,你就习惯了,就成功了。”

  “张岛主,你不是说过,拍马屁最好是在私下里拍,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儿拍,这都公开发表了,谁都能看见,多难为情。”

  张国安岛主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啊,太要脸面了,公开拍马屁能更快成功啊!

  他只能一点点的引导他说:“你如果说,你最聪明,最勤劳,你觉得别人如何看你?”

  “我会被骂的!”

  “嗯,是的。如果你说我们民族是最聪明,最勤劳的呢?!”

  “------大家会喜欢我的!”

  “你看看,你这一下子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了,没有人敢否定,你就赢了。现在再写写看看,还有要吐的感觉吗?”

  后来果然没有了。

  这一期的《流求时报》让大宋政府格外满意,大宋官家都说了,《流求时报》是份好报纸。

  张国安岛主马上请平章贾似道帮忙,让他求大宋官家题字,结果真求来了,毕竟他亲口说过的嘛。

  张国安岛主让杨友行从此以后都要把这话印在题头上。

  但是,大宋啥也没有变呢,一切照旧。

  张国安岛主安慰杨友行说:“不要着急,这是千年来难遇的机会!慢慢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