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六章 慢慢讲道理

第一百零六章 慢慢讲道理

  怯薛军,是由成吉思汗亲自组建的的一支军队。

  前文说过,他们主要由贵族、大将等功勋子弟构成,每名普通的怯薛军士兵都有普通战将的薪俸和军衔,他们有着严格的纪律,同时也享有非同一般的特权,一个普通的怯薛军人的地位甚至高于千户官!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就是党卫军,直接负责大头目们安全的。

  鞑靼强盗集团这一时期的军队主要有宿卫诸军、镇戍诸军和屯田诸军这三大部分。

  怯薛军实力最强劲因此也可以叫宿卫军,当然还可以叫侍卫军。

  他们直接隶属于枢密院,设亲军都指挥使统领,编组为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的护卫军和京城防守军。

  组建者成吉思汗不仅自己看重他们,而且还要求他今后的继承者也必须遵循他的安排,给这些卫士以特别恩宠。

  他说:“朕之子孙之子孙,久后居朕位者,必当忠于朕之遗训,善待汝等,尊汝等为帝国之守护神!“

  他的子孙也确实都听从鞑靼强盗集团创建者的遗命,极其善待他们,轻易不会让他们出战的。

  所以,当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听到大头目忽必烈竟然可以让自己指挥一支怯薛军------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还有忠诚感,实在是难以言表。

  士为重己者死!

  镇戍诸军是驻守各地的军队,主要由鞑靼战军、探马赤军、汉军等组成,初期战斗力也可以。

  此外,还有一些小规模的地方军,比如女真军、契丹军、高丽军、辽东的乣军等。

  镇戍军的管理分别由中央的枢密院或设于行省的行枢密院负责。

  屯田诸军是由宿卫诸军和镇戍诸军淘汰下来的军队。

  屯田有军屯、民屯和军民合屯等形式,军屯最主要,民屯虽归司农寺统领,但亦具有浓厚的军事性质。

  军屯由枢密院统管,各屯田区设有屯田司,由诸都指挥使统领。屯田军主要是供给军粮,有时也出战戍守。

  其实他们就是鞑靼强盗集团的厢兵,和大宋厢兵一个水平。

  大头目忽必烈非常看中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的计策,他认为能和自己设想差不多的年轻人,都是可造之材,而且他的家族基本都为鞑靼强盗集团服务,属于铁杆派,完全可信!

  大头目忽必烈除了知道有一些鞑靼贵族背后对自己不满外,也知道有一些北方大族世家和自己离心离德,甚至首鼠两端。

  他们偷着和山东半岛做生意------还好没有密谋造反者,大头目忽必烈也只有暂时忍下来,等待天下安定再说了。

  现在不同与创建者时期,不可能胡乱杀人,因为他们已经走上了正规化的道路,只能也要遵守些什么,不可能什么都不遵守。

  说实话,这种不得不遵守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

  想杀就杀,想烧就烧,想抢就抢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开始紧锣密鼓地布置了下去,他必须要一战而成功,必须对得起大头目的信任。

  三原小井和萨摩藩家的商人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们已经把石见矿带上了常规化生产的路子,也就是说根本再不用专门盯着了,基本上走上了正轨。

  三原小井恭敬地说:“石见国的人们感谢张岛主,大家都知道那矿石里有白银,但是要花费几倍的钱财才能炼出,张岛主或许有好办法,但是想必赢利不多,因为您给那里的矿工工钱是当地人收入的两倍多了------”

  张国安岛主感叹地说:“石见国的人们如此知礼,也没有枉费我的苦心。看吧,你们的货物在那里也好卖多了是吗?”

  萨摩藩家的商人也躬恭敬敬地说:“是的,张岛主,那里的市场已经是日本北部最好的市场了------”

  张国安岛主好心地说:“不够好------我准备把纺棉纱和纺麻纱的工厂也放到那里------”

  三原小井和萨摩藩家的商人已经呆住了。

  张国安岛主仍然好心地说:“让那里的女人也挣一些钱钞吧,我不愿意看到因无事可做而造成的贫穷------”

  三原小井知道张国安岛主不喜欢别人下跪,所以他深揖了一躬,头都不抬地说:“张岛主!我代表三原家族,希望您能把棉纱厂和麻纱厂搬到我们那里。

  我们那里的女人也无所事事!”

  萨摩藩家的商人也赶紧有样学样!

  两个人并排低头不起了,意思是,你不同意我两个,我们就这样悼念你了。

  这姿势不好看呢。

  张国安岛主绕到了他们身后,轻轻地说:“石见国的女工工钱要比你们那里的低一些,做好事情,也是需要成本的------”

  “女人的工钱如果超过了男人,这是男人的耻辱!我们保证她们的工钱不会比矿工高,绝对不会!”

  张国安岛主叹了口气,说:“你们知道的,大宋的女人若是工钱低了,她们不会做的------”

  三原小井还点评了呢,说:“张岛主,在下知道,大宋的女人还不忠诚!”

  张国安岛主咽了口唾沫,想,自己没有把潘金莲的故事外传吧?!

  三原小井接着说:“她们在张岛主这里学会了技术,竟然总想着自己单独去做!这是忘恩,是背叛!日本的女人不可以这样做!”

  张国安岛主翻着眼睛想了想,也真是的,当年雇佣的那些日本女劳工们,她们早都会了自己的技术,其实也不算啥,一个破木头珍妮机技术算啥?!

  但是,她们还真没有离开自己单独去加工的,一直工作到现在!

  ------倒是很多大宋的女人,她们带人带技术带设备图纸都带跑了,大多跑回大陆自己招工当老板,甚至还有留在这里开作坊和自己的纱厂对着干,就是比自己加工的纱便宜!

  也真不能怪人家三原小井看不惯------

  但是这样说人家大宋女人,也不太讲道理。

  一是人家也没有签终身合同。

  大宋的女人这时候太有自由了,一不满意就跑。

  她们还没经过鞑靼人的严格管教,也没有大明,大清的连续管教,不仅敢千里单身做生意,还能自由约会和恋爱------你说说,她们能和我签终身合同??

  二是咱这技术太简单,我上马了蒸汽动力,她们咋就偷不走了?!你倒是自己也开一家呀?不行了吧!?

  张国安岛主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怂恿三原小井有这样对自己有利的思维模式,最好不改变了。

  他转移话题说:“那你准备给日本女人开多少工钱?”

  “绝不能如流求这样!那会让日本男人差愧至死的!------相当于矿工三成为好!”

  滚!这失去了我第二步的意义!

  当然,张国安岛主不可能骂出来,只能慢慢讲道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