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零八章 流求人真傻

第一百零八章 流求人真傻

  等到钻天耗子和没角牛看到进来的人后,两个人马上闭眼闭嘴,吓得直哆嗦。

  娘啊,天神啊,又落到他们的手里了!

  进来的水兵看到他们的表情,倒是没有在意,他们从海上救起这样的人次数太多了,大宋人胆子小嘛。

  他放下他们的新衣服,从里到外都有,还有他们的午饭,玉米饼子和咸鱼,还有一大碗粉条海带汤。

  本来这样的落难者应该给流食为好,但是一看两个家伙都属于在大宋人中身体非常好的,没事儿,吃正常饭吧。

  两个家伙直到那个人出了房间,关了门后,才敢偷偷睁开眼。

  “完了,完了,完了!”

  钻天耗子毕竟当大哥很多年了,他眯眯着小眼睛冷静地说:“怕甚?不过要我等钱财------”

  他随手从发髻上拔出金簪来,这个足有半两了。

  没角牛从发髻上拔出银簪来,这个足有一两了。

  钻天耗子说:“都拿出来吧!”

  没角牛又把自己耳朵上的一对儿金耳环拿下来了,加一起也有半两了。

  钻天耗子冷冷地说:“他们没有趁我两个昏迷时捡拾走,就是想看看我两个开不开眼,这些物件虽换不回我等的性命,但是换几顿饭和一套衣服,还是可以的!”

  没角牛的脸色不好看。

  钻天耗子知道他的毛病,说:“别小器!先前拿走了也就拿走了!!就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我等的底细------我看他们不一定知道,要不早杀了------”

  “改名,改名,改名!”

  钻天耗子点点头,千万不要提自己的外号了。

  两人光着身子,互相帮助和启发,把两套身服里里外外都换了,只是内裤全穿反了而不知道。

  里面的,别人看不到,关键是两人把鞋子的左右也穿反了,还觉得流求鞋子不舒服呢。

  两人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饭菜,感觉有点硬,但是吃饱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个被带到了一个船舱,说是要登记。

  一个肩膀上有金豆豆的人问他们识字否,两人说小时候读过两年,鞑靼人来了后,就不读了。

  那个肩膀上有金豆豆的人让他们报上名字,并签了字。

  钻天耗子报了个于尾的名字,没角牛报了个牛角的名字,两人轮流抓着一根木杆钢尖的硬笔颤微微签了字,还好没有划破纸。

  那个肩膀上有金豆豆的人好心地说:

  “受了鞑靼人的欺辱不要紧,这个仇恨早晚会报回来,但是不能轻易驾一条单桅船出海啊。

  想要投奔光明,也要做好准备,结果没死在鞑靼人手里,差点死在海面上了!”

  两人对视一眼,想笑,但不敢,只有唯唯喏喏,不敢多言。

  那个肩膀上有金豆豆的人给他们开了两张路条,又拿出一些花花纸片儿。

  他说:“明天清晨,我们会回到流求海关,你们直接上岸,这个路条直接给海关,你们就可以入境了。

  这一些是饭票,足够你们吃五天的------最好不要到大酒店吃,太贵了。

  流求好找活计的,重新开始生活吧!”

  钻天耗子马上掏出来金银货,说:“这些就送给大人了,感谢救命之恩!”

  那个肩膀上有金豆豆的人说:“这是你们全部家底了?留着吧,也许重新来过时,会有帮助------那些饭票是张岛主通过慈善局给你们的,若是以后有了能力,你们可以还给慈善局,呵呵,也可以不用还。

  张岛主说过了,在流求岛上,饿死一条狗都是我们的耻辱------呵呵。”

  果然,第二天清晨,他们到了流求海关。

  交了路条后,他们进到了八道河地区了。

  八道河地区似乎还没有醒过来------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走在空荡荡的大路上,很舒服。

  钻天耗子说:“在流求岛上,饿死一条狗都是我们的耻辱------老牛,他是不是骂我等啊?”

  “不是,不是,不是!”

  “嗯,我也是这般想的,那人面上有善气儿------咦!这里的人是傻瓜嘛?!那牌子上写的,行人靠左行------右边留给谁走?!”

  “真傻!真傻!真傻!”

  原来这里的人是傻的呀,两个人来了自信了,腰杆子都挺起来了,弄不好又能拉起人马来,重新来过嘛!

  当然,后来他们明白了右边是给谁走的了,但是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发现这里的人鞋子都穿反了,可笑死我了!

  两人满脸带着笑,去了一处早食摊,捡了几样看上去好吃而且熟知的,不认识的先不要,别让他人笑了去!

  那个早食摊的小老板乐呵呵地说:“你们是新来的吧?”

  咦,我等还没有用饭票呢,你是如何知道的?!

  那个早食摊的小老板乐呵呵地说:“我刚来时,左右鞋子也穿反------”

  穿反了能怎的?!

  两人快速地换了过来,一边吃饭,一边偷偷打量别人。

  这时,两个人的注意力被一个拿着皮包的男人吸引了。

  那个家伙带着两个小厮,定是有钱人。

  他打开皮包给钱钞时,那里面挺厚的样子!

  哈哈,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敢露财,你不是傻的,你是什么!

  钻天耗子眉眼都动了动,意思是,老牛,做上一票?!

  没角牛的耳朵动了动,意思是,看右边,看右边,看右边!

  钻天耗子看向右边,有两个差役正在那里四处观望------看到那衣服就让他们害怕。

  钻天耗子摇摇头,微微挑了大拇指,又伸出了小拇指,意思是,此处不可动手,但是,我等尾追而行,定能找到下手的好地点!

  没角牛轻轻眨了三下眼睛,好办法!

  他们看着那个人会了钱钞就走了,两人匆匆吃完也丢下饭票就走。

  那个早食摊的小老板乐呵呵地喊道:“你们留下饭票吧,中午吃些好的!”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不敢多事,连忙收起来饭票,真是傻子,竟可以让别人白吃!

  两人追踪的经验丰富,不紧不慢,而且还没有丢了目标。

  眼见着那个人领着两个小厮向着一条小巷走去,两人会心一笑,机会来了!

  陆秀夫领着两个小厮准备从近路去八道河河港。

  他已经参观了很多处工厂和作坊,除了军工厂没有让他进去外,其它的地方好好说说,都可以让进了。

  他说自己是生意人嘛,不看看,怎么做生意??

  他从来这里后,一直没有急着去见什么张岛主,也没有把两淮制置使的帖子拿出来,他要好好摸摸底。

  但是,他越摸,感觉水越深,这个原先的荒岛竟然能出产这样多的物件!

  他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他们擅于使用莫名的工具,对工匠极好,规矩明确而且要求严格,他们连尺子都是一般长短!

  他们喜欢让人劳作,甚至女子也都用上了。

  但是生活费用可真高啊,所带的钱财不够用了!

  他给扬州城的两淮制置使李庭芝写的信,让对方也大感兴趣,马上又托别人给他们送了些流求钱钞,那都是来扬州经商的流求商人交的税钱------

  今天,陆秀夫准备去这里的农村看看,听闻也是与别处大不相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