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原来麒麟也不食肉

第一百一十一章 原来麒麟也不食肉

  陆秀夫在那个老庄头的指点下,坐上了这里的“公交马车”。

  真不便宜呢,自己一个被要两百文车费,两个小厮就各要一百文。

  他算了算车上的人数,这个所谓的公交马车夫,跑一趟就要挣到一贯多钱!

  一天多跑几趟,他要挣去多少!

  开车以后,车上的人开始聊天了,还行吧,车子里不算颠簸。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说:“张岛主在公交马车上也搭上了不少的费用------”

  陆秀夫说:“我知道张岛主办的私塾不收费用,还给饭食、书藉、纸张和笔墨,其善莫大焉------这公交马车嘛,如何还用上搭费用?!”

  那个书生笑了,说:

  “你们只看这车资不菲,便以为那车夫会所得甚多?!

  差矣啊------我便认识这个车夫,他一天可跑三趟,算他趟趟都可挣到一贯钱的费用,一个月可得九十贯钱,但是,此车的成本,四匹大马的费用,道路的修整费用,还有各项人工的费用,一个月加一起就要二百贯钱左右,所以没有私人能做此生意!

  诚然,这里的大商大户不会在乎这点支出,他们可以置办起私人车马。

  只有张岛主舍得投入公交马车,一个月将花费两千多贯钱来让十余辆四轮/大马车运行,方便你我出入。

  若是加上那些先前赔本的运客海船,一个月白白拿出两万贯钱也不止!

  天下没有张岛主这样好心的人了------”

  但是,陆秀夫不解地问道:“就算是家资巨大,也不能总这样白白赔上钱钞吧?!”

  这时,一个行商忍不住插话说:“或许我只是一家之言,也不是一个见过甚大世面的人,但是我以自身所想,恐怕不能这样来算-----我若没有这公交马车,想必会舍掉这个地方的生意,但是,我来此地了,做成了数笔生意,我个人便交了四十几贯的税钱。

  话说,若是有一百个,不对,这个人数太少了,应该有两百多了,他们或多或少都像我一样,因为这个公交马车而做了生意,交了税钱,似乎这公交马车就不会赔钱,反而挣钱------”

  陆秀夫一时间脑子有些大了,他计算不过来这些弯弯绕的东西。

  但是,那个行商却乐此不疲地在分析着:

  “由此看出,那客运海船貌似赔钱,但是,其中若是有几个大商大户,他们交的税钱,怕是早都够用------但是,若是其它人来从事此行此业,定会因赔钱钞而不会做的,所以,谁得税钱,谁要经营,这才是正道,啊------所以,才会叫公共马车!”

  陆秀夫不说话了,但是不代表别人不发言。

  那个书生反驳道:

  “阁下竟然认为张岛主不是好心,而是为了挣到钱钞?!如果这样,那八道河地区,遍地都是拉两轮车的车夫,他们各个都是生意好做,张岛主为何不收他们的税钱?!”

  那个行商一时无言以对,是啊,如果真是为了挣到钱钞,何不收他们的税钱?!

  其实只是他没有意识到,收税也是有成本一说的------张国安岛主认为,那些人力车夫挣的钱钞,如果单列收税,成本不低。

  再说了,他的流求岛又不是只知道盘剥百姓而不顾今后发展的地方,靠着出卖血汗挣辛辛苦苦费用的车夫们多得些钱钞,他们自然会用来养家。

  而且,如果他们多多积攒一些,也有利于张国安岛主下一步把人力车升级换代呢,这个钱钞,到时候还是车夫们自己出嘛。

  无论是哪个时空,商人都是比较聪明的一个团体,他们因为生意需要,一是多多掌握信息,二是经常与各色人等打交道,所以分析能力较强,而且喜欢用脚来做选择,一次不公的对待可能就跑掉了!

  所以一般的极权社会是非常不喜欢他们,而且还要丑化他们,相比而言,还是农民好,只要还有一口饭吃,怎么盘剥都不跑。

  但是,这个时空再聪明的商人,他也是不太懂宏观经济学的,所以,他们当然无法全部解读张国安岛主的行为。

  既然无法用经济规律来分析,也只能归为好心和善良了。

  陆秀夫坐上这个公交马车,不是为了要直接回到邸店,他还要去一趟这里的什么家畜养殖基地,还有那个什么鲸鱼处理厂。

  在家畜养殖基地里,他听明白了别人的介绍,原来集中养殖会让本钱降低很多,而且还可以增产------但是,需要买这里的木醋液,还要大量使用石灰来消毒!

  陆秀夫当时许诺,若是扬州城地区也开始养殖的话,自己定会派人来这里的购买各种种苗。

  他本来就冒充是生意人在流求岛上四处走动。

  在鲸鱼处理工厂,他和两个小厮都吓了一大跳,那附近的海面已经成为了血海,连翻起的浪花都是红色的了!

  何必这样屠杀生灵------

  自称是鲸鱼处理工厂厂长的一个大汉,对这个自称是扬州商人的模样不屑一顾,他大声地说:

  “那血海,还只不过是鲸鱼肚子里的积血所致,若是你们见了捕鲸场面,非要吐了不可!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人的需要是最为重要,我等缺了肉食后,身体才不壮实,要不然如何打不过那鞑靼人?!

  我看你就是缺了肉食的样子------身体太过瘦弱了些!”

  陆秀夫看了看那个汉子的身材,是比自己壮实了很多。

  但是如何能说鞑靼人是因为比我大宋人多吃肉便能做战?这是何道理??

  鲸鱼处理工厂厂长得意地说:“张岛主说过,我这里满足了流求岛上近七成对什么动物蛋白的需求,大功一件呢,要不然,我家流求卫队为何会在山东半岛上把鞑靼人打得屁滚尿流?!

  哈哈,算你有眼光,多买一些鲸鱼肉干,回去贩卖吧,定能挣到大钱!

  只不过,吃的时候,多蒸煮一些------”

  陆秀夫挺着瘦弱的腰杆说:“鞑靼人吃肉,那是他们不得以------天生万物,种种不一,所食者众,均能养民!

  不可武断说吃肉便会强壮------”

  鲸鱼处理工厂厂长撇着大嘴说:

  “你看那吃草的牛羊,哪个不是虎狼的美味?!

  若是大宋军民多食一些肉食,哪里会被辽、金、鞑靼人欺负到如此程度?!

  只有流求卫队才能暴打鞑靼人------因为他们喜食鲸鱼肉!”

  陆秀夫微微一笑,这人是个粗人啊,他如何能说过我?!

  他悠悠地说道:“飞龙在天,只食琼浆玉液,未闻其食肉,却可以让天下万兽顶礼膜拜!”

  “------”

  鲸鱼处理工厂厂长一时无语,他确实相信一定会有龙存在,但是龙吃什么,他哪里能知道?!

  “麒麟在野,其不履生虫,不折生草,不食肉血,只饮朝露食晚霞,能以仁兽之名而居四灵之首,方成为万家万户之祥瑞!”

  鲸鱼处理工厂厂长这时目瞪口呆了,原来麒麟也不食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