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鲸鱼海里全是鲸鱼……

第一百一十四章 鲸鱼海里全是鲸鱼……

  胡大郎胡镇南最后出发的时候,都快要过年了……但是工作第一重要呢。

  他的弟弟胡镇北亲自到码头送他,这段时日,两人的关系尚好。

  码头上的海风大了些,吹起了胡大郎胡镇南黑色风衣的下摆。

  胡镇北厂长说:“若事有不顺,即可归来……”

  “二弟,准备时久,张岛主和蔡董事长无不对此行寄以厚望……不顺也要顺,不成也要成!”

  这声音铿锵有力,直冲云霄,吓得海鸟乱飞。

  与他一起出发的还有三原小井和萨摩藩家族的商人……他们两个当然要随行了,石见国的许多事情还都要他们两个一手操办。

  他们的收获也是巨大的,因为张国安岛主到底是解决了他们的鲸鱼船问题!

  张国安岛主说:“你们不仅要能打到鲸鱼,还要学会综合利用,不可浪费上苍赐我人类的宝物……你可看到流求岛是如何处理鲸鱼的?”

  两人深深揖了一躬,说:“在下观察许久……浪费一粒米且为罪业,莫说浪费鲸鱼了,如若如此,非自戗无以谢罪!”

  张国安岛主其实想说,别这样走极端路子,现在来说,还是首先要关爱人。

  人都不关爱,先去想什么动物权,那只能是伪善……

  但是,他想到日本民间由于长期的贫困,他们有的那种对食物的珍惜样子,都有些格外变态了……

  他说:“石见国正好面对鲸海,你们不如在那里建起一个鲸鱼处理厂吧,我再给你们提供一些相应的设备……如果流求岛捕鲸船也去鲸海捕鲸,你们必须要帮助处理!”

  “是!是!”

  两个人当然高兴了,他们早都看到流求鲸鱼处理厂的处理了,特别眼馋……整条鲸鱼,连一块鱼骨头都不浪费!

  他们在石见国当然也要成立一家这样的厂子,毕竟那里才是在日本国北部地区,直接靠近鲸海。

  所谓鲸海就是那面时空的一个从属于西北太平洋的最大的边缘海。

  它的东部的边界由北起为库页岛、北海道、本州和九州;西边的边界是欧亚大陆的俄罗斯;南部的边界是朝鲜半岛。

  其实早在大唐时期,诗人马戴在《赠别北客》诗中曰:

  “雁关飞霰雪,鲸海落云涛。”

  大宋的非著名诗人杨亿在《到郡满岁自遣》诗云:

  “地将鲸海接,路与凤城赊。”

  早在数万年前吧,在东亚的中国,朝鲜半岛,日本之间的陆桥存在时,所谓的鲸海曾经就是一个大型的咸水内陆湖。

  后来经过版块的移动才令日本被分割出来。

  所以历史上,日本或许曾经和中国是能通过陆地联系在一起的。

  鲸海是鲸鱼的宝地啊,这里常年栖息的鲸鱼种类多达十余种,特别是抹香鲸的天堂……据张国安岛主根据大宋捕鲸者不可靠的描述,不可靠地估计鲸海里大约有百万头以上的鲸鱼!

  张国安岛主想过,如果朋友王德发在渤泥国开发石油成功,那么,把鲸鱼油的主要用途从照明转向食用,或者极少的工业用途上,它的价钱还能更加低廉一些……敢说让全大宋人都能食用上,也不是吹牛。

  所以,进一步开发鲸鱼资源,至少在现在来说,还是完全必要的。

  一开始时,每一次有捕鲸者打到了鲸鱼,在拖运到八道河时,岸上都要放上鞭炮来祝贺……能不高兴嘛,捕鲸者们几天的辛苦,一下子就挣了几百贯!

  但是安静提意见了……她说,知道现在人更需要动物蛋白,可是最好别这样大张旗鼓宣扬,你看,大宋渔民都有跟着学的了,他们还不会处理,只知道把鲸鱼脂肪取出,然后把剩下的都丢弃了,太可惜!

  实际上,大宋渔民跟着流求岛学捕鲸是极个别的人,毕竟他们没有专业设备,专业知识,处于撞大运的捕杀方法,由于现在鲸鱼资源实在太丰富,所以也能偶有收获。

  但是,这样也不能浪费……所以办起专业的鲸鱼处理厂非常有必要,用利益来让渔民学会珍惜,会是最好的办法。

  他的鲸鱼处理厂可以极少收费,甚至不收费,这样大宋渔民偶尔捕杀到了,也会想办法送来的。

  后来,由于已经成为了常态化行为,就再也没有放鞭炮庆贺的习惯了。

  三原小井他们两个深知这些,所以对张国安岛主的支持大为感动,捕杀鲸鱼所获甚大,远比石见矿的产出多了。

  到现在为止,张国安岛主仍在积攒银矿石,因为在他的计划里,不到一定的规模,他的提炼技术还不能表现出巨大的差距。

  但是在三原小井他们看来,张岛主都有些亏了……

  他们在1274年1月,一个平平常常的早晨出发了,后来谁也没有想到原先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竟然会成为日本一个繁华富裕的所在。

  这又将是跟着流求岛走,一定会变得更好的又一个明证了。

  陆秀夫比他们更早就回到扬州了。

  他认为自己摸透了流求岛的发展方法了后,这才在最后要走前,求见张国安岛主……张国安岛主不太愿意接见大宋的文人,但是,见到了陆秀夫的名字,又见是代表了李庭芝,便接见了他。

  陆秀夫有没有用处和能力先不提,能在一个国家和民族灭亡之际,别无他恋,可以跟着一个民族的灭亡而死,就这种行为……总比苟且偷生,投机出卖,甚至为了一点点利益出卖灵魂的人强大吧?!

  是的,后者们的人数众多,谁来当他们的主子都行都听话,他们也许个个都认为自己是某种成功者,可以顺利地沿续他们的基因……但是,陆秀夫这样的人,不会被忘记的,至少张国安岛主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张国安岛主望着这个瘦弱而且有些迂腐样子的陆秀夫说:“说吧,你是如何看这流求岛的?”

  陆秀夫挺着瘦瘦地胸膛说:“阁下不过是先以法家之苛法而驭民……”

  “嗯,先学会遵守规矩,别整那些道德什么的,连排队都不会,说什么礼让……”

  陆秀夫的眼睛圆了,大声说:“圣人的教化你都不推行嘛?!”

  “小学里有讲,社会上的成年人嘛,他们只认鞭子!”

  “……”

  陆秀夫挥动了几下手,一时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

  张国安岛主默默地抽了一口烟斗,淡淡地说:“圣人之言,看上去全是正确的好道理,如果人人都做到,真好……可是他们不照着做怎么办?!”

  陆秀夫终于说出话来了。

  “由己推人,由浅及深,由近怀远……”

  “人人讲,天天讲,处处讲?鞑靼人听吗?!”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