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君子求义与求利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君子求义与求利

  张国安岛主心态平和地吸着烟斗,那动作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富有人生经验的中年大叔。

  这本来他年轻的外表不符……但是陆秀夫却感觉不出奇怪来,他只知道这个张岛主除了遵从法家的苛法待民外,还过于崇尚功与利了。

  他避而不谈鞑靼人的事情,毕竟两国之间已经谈和,自己多谈无益……其实,那些鞑靼人要是能听懂圣人之言,他们还能叫鞑靼人吗?!

  说实话,他自己也明白……有时候远人不服,确实无法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也无法安之……他们就是个杀人,你挡不住呢,不是安不安的事情,是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

  张国安岛主看到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慢慢地说:“你知道人类天然的必需品是什么嘛?”

  “……”

  “只要一个秩序啊……只要是一个标准的秩序!哪怕是鞑靼人建起的社会,只要看一样,就是看他们杀了人是不是也能和汉人受一样的惩罚,如果能,那么他们也建起了一个不错的社会……但是,你认为他们能建起这样的秩序吗?

  但是我能……你看在流求岛,大家都遵守一个标准的秩序,一个标准的法律,一个标准的经商条件,一个标准的交税条件……”

  陆秀夫笑了,说:“我以为可不是一个标准……你这里出产的流求玉、流求玻璃获利一定巨大,天下无人能有你收益高!”

  张国安岛主翻了一眼睛,说:“你们这样的文人就是这一点不好,我一说公平公正,你们就说要绝对的公平公正,我有这个能力加工出好产品,我也有能力挣更多的钱钞……我没有用刀逼你去买,也没有欺骗你来买,是我们双方都认同的条件,你管我挣多挣少是什么意思?!”

  “君子如何能只为利活着?!”

  “这个题目太大……不如问君子为什么不能为利活着?”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张国安岛主点点头,用烟斗点了点桌子,说:“这话说的真好听,真有道理……但是你能做到吗?”

  “此正是在下终生所欲……舍生而取义,何况利乎?!”

  “……我信你能做到,但是别人能嘛?!”

  “所以才要广施圣人之言,身体力行,进身而由人!”

  “那么……鞑靼人能嘛?!”

  “……”

  “你看,不能吧,不是一个标准了吧……现在最重要的敌人是鞑靼人,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利来增加自己的实力,能打败了他们再说!

  你追求的那些,没有一样能打败他们,我那里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叫逆向淘汰,劣币驱良币……”

  但是,这样争论的结果很不让人开心,远不如谈些生意。

  陆秀夫想恢复扬州城先前的辉煌,张国安岛主想扩大自己市场,双方基于这样相同的立场,生意就好谈了。

  大宋时期的扬州是不同于那面世界所说的扬州,它现在算是一个广泛的地理概念,范围相当于淮河以南的中国东南地区。

  包含江苏的扬州-泰州-南通和苏南地区、上海等部分地区。

  陆秀夫看得准一些的是,他发现流求岛的丝织行业是极弱的一项,而扬州城的丝织,虽然比不上苏湖杭,但是,也不是流求岛能比了的,流求岛出产的粗丝绸,恐怕连蕃商都看不下眼去……

  扬州城在大唐时期,那是广陵大镇,富甲天下的一方啊。

  当时素有“扬一益二”的美誉,扬州城不仅是大唐“富甲天下”的大城市,而且还是闻名世界的国际大都会,是各国商品的聚居地,当时经济地位一度超过了长安、洛阳,有“天下之盛,扬为首”之说。

  扬州曾经临海,是大唐时代重要港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城市。

  那时的扬州之盛也就是因为商业,“淮浪参差起,江帆次第来”,在“十里长街市井连“的扬州街市上,盐、茶、陶瓷、金银、珠宝、药材、织物等各类商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而且当时的盐铁转运使常以淮南节度使兼任,有权把各地所产金银调集扬州,进献朝廷;加之扬州商业繁荣,大批金银随着商人的活动流入此地,又有名匠荟萃,工艺精湛,扬州的金银器成为皇帝“宣索”及地方官交游、奉献的珍品。

  陆秀夫认真地对张国安岛主说:“莫不如张岛主与我扬州城合办丝织行业,以流求岛的那个那个蒸汽锅炉,还有你这里流求钱行的……贷款,来助我扬州发展……”

  张国安岛主说:“我提供设备,还有启动资金,那么你扬州城提供什么?!”

  陆秀夫骄傲地说:“在下不才,但是劝耕种桑,那还是有一定的心得……我扬州城的织作印染的技术人员,要多少有多少!”

  劝耕种桑,这个家伙肯定行,他也就会这些了……丝织工匠也肯定有,但是要多少有多少,古人的夸张手法了,不过把扬州地区当成丝织业一个发力点也不错。

  顺便说一下,张国安岛主确实也在流求种植了桑树,还是从大宋引进的桑种,但是,他向大宋索要的那些蚕户们却说,流求所产的桑叶火气太大,蚕宝吐出的丝可能会偏黄……不如大宋所产。

  张国安岛主有些恼火,你和一个生物学教育专业的人说叶子火气大?!

  但是出产的生丝确实偏黄,他不是丝绸专业人才,也知道这可能和土质不同有关……正如他们出产的瓷器,除了量产率很低的骨瓷外,他们的瓷器,也只能骗一骗海外放牛的土著了,但是现在也不好骗了,大宋出产的瓷器,确实是真比自己的好。

  张国安岛主曾经说过,那些放牛的土著真是赚到了,若是可将那瓷碗瓷盘留个几百年,一千头牛都能换回来……这是真的。

  张国安岛主想了想,这样的合作还真是公平而合理。

  但是,他竟然能知道技术员这个称呼,还明白流求钱行有大笔贷款业务,他来这里可不止一两天了。

  这是一个大项目,可能涉及的钱额有几百万贯了,所以,可以慢慢谈。

  紧接着,陆秀夫提出合办金银饰物的加工行业,而且可以在流求岛办,扬州城出动技术员。

  这个有些小了……但是,这个家伙又多说了一句话,让张国安岛主马上警惕了,这个家伙所图不小呢。

  陆秀夫说:“也可以让扬州工匠帮忙打造v字弹簧啊……”

  v字弹簧是流求火器上除了弹药外的核心配件……大宋什么都可能仿制,就是此物他们加工出来的,无论如何都不及流求岛上所出产的,压弹次数少的可怜!

  而目前为止,张国安岛主还是完全让工匠专心用手工打制……

  所以,这家伙盯上了这个行业,所图不小呢。

  张国安岛主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如何知道这个配件的?”

  “一顿酒饭耳……”

  耳你个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