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章 爹爹的教导记心怀

第一百二十章 爹爹的教导记心怀

  战场上的决定出现了分歧。

  当时的情况是一队要留守做战,一队是要突击做战。

  两人其实一直在军职上有一些微妙的关系。

  赵安在大宋军队里是有统制的官职,但是在流求卫队里,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队长,在两队出外做战时,黄祖队长应该是两队的主导。

  但是在内部,两队都没有出去做战时,赵安统制的权力似乎更大一些,大家都希望他能安抚住那些来此地的大宋军队。

  这些都是他们特工队的潜规则,一开始时,大家也都能按照这种潜规则行事,由于一直打胜仗,所以也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可是现在出现了重大的分歧!

  黄祖队长咬着牙命令道:“发射三枚绿色火箭!”

  三枚绿色火箭代表了全力追击,或是全面撤退了------黄祖队长不得不这样做。

  在这极短的时间内,他判断敌人一定是事先有了充足的准备,其目的就在引诱自己上钩,所以留下来硬抗肯定是死路一条!

  他们是特工队,流动作战才是根本,固守也不是不行,但是一定要有事先准备才可以。

  内部要有人员和军火装备上的准备,外部要有支援上的准备------所以,仅凭现在的人手,加上军备,肯定等不到援军!

  但是------自己就这样走了??

  前面的逃兵人影绰绰------走吧!先把队员们带到安全位置后,再说!

  赵安统制这时正在紧急布置战场,他要决一死战,至少把这次被袭变成热血之战!

  这也是一份大大的战功!

  他忽然看到了西边的上空升起了三枚绿色的火箭------黄祖他们要跑!

  赵安统制恨恨地握了一下刀把子,他是一个懦夫!

  他的队员们也看到了,当时都呆了一下,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方是三红,另一方却回了三绿的情景,这是严重的分歧!

  赵安统制马上安抚人心,决定自己单独固守了!!

  他大声说:“他们只不过是北方人,是鞑靼的走狗耳!诸位害怕乎?!”

  不!绝不!

  多少次的交锋了,他们战无不胜!

  这种经验让他们无比自信!

  剩下的近两百人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战意,没有人怕他们!

  大家利用现有的条件,快速地布置着战场------

  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此时正在一处秘密的中军大帐中正坐,大帐里烛火明亮,不停地有手下人前来禀报战况。

  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和布局的,当然,他不仅得到了大头目忽必烈的信任,也得到了整个张氏家族的全力支持,特别是他的爹爹张柔,虽然他早几年前就病死了,但是他在战略思想上对他留下了正确的指导不说,还给他留下了宝贵的军事遗产,近万名的实战之军!

  ------拼了,这一次好比平定李檀之乱了,只要过了这个难关,张氏家族将会万古永存!

  先前说过,他的爹爹张柔,字德刚,易州定兴人,是金末河北地区汉人土豪。

  金朝末年,鞑靼大军大举攻伐,盗贼四起,张柔以聚众自保为名,拉起一支队伍,号称保乡为金国,很快人数上两万了。

  当时的金国的中都经略使苗道润很赏识他,保奏其为定兴令,后来金国朝廷又加昭毅大将军,“权元帅左都监”。

  这些高官美职,是让张柔为金朝效力。可是不久啊,由于权力的内部斗争,苗道润为其副使贾润所杀。

  此时恰逢鞑靼军队突袭紫荆口,在狼牙岭一役中,张柔马蹶被俘,立刻向鞑靼大军投降,并掉返头率众猛攻贾润,以为苗道润报仇为名,把金军杀得大败。

  最后执俘贾润后,张柔生剖其心,以祭奠恩公苗道润。

  此举,看似为老上司报仇,实则是向老东家开刀,贾润手下兵将毕竟都是金国所属。

  背叛这个活儿要是干好了,那就叫为恩人报仇!

  甭说,投降鞑靼人后,张柔越战愈勇,大败金国真定主帅武仙,攻克三十余座城池,被鞑靼人授与荣禄大夫、河北东西诸路都元帅,自己家族的实力越来越大。

  日后,鞑靼大军围攻金国都城汴京,张柔居功甚大,最终把老东家灭族歼种,把金国送上不归之路。

  灭金后,张柔又卖力为鞑靼人进攻大宋,并派出他手下最得力的诸将随蒙哥汗进攻蜀地。

  他本人跟从忽必烈进攻鄂州,屡立战功。

  忽必烈北还与阿里不哥争汗位,下令张柔率军入卫,并调派其手下汉族劲卒数千人拱卫大都,可见张柔是多么地让元世祖“放心”。

  直到1269年,张柔病死,年七十九。

  鞑靼人的得力大狼狗,善终于床榻,谥忠武,日后还被追封为“汝南王”。

  老狼狗一共有十一个儿子,个个都是一颗红心向鞑靼,其中以张弘范最知名。

  老狼狗通过自己的言行教给他的第一点就是,已经选定了主子,那么就全身心的投入;第二点就是战略思想;第三点就是把自己的战兵留给了他。

  老狼狗张柔曾经对他说:“你围城时勿避险地。

  若是立营险地,你自己肯定无怠心,如此,手下兵士也会有必死争胜之心。

  军中主帅知道你坚守险地,也一定从全军利益出发,敌人来攻时,他当然会倾力赴救,如此,你正好可因之立大功!”

  平定李檀之乱时,张弘范把老子一番话牢记心中,他跟随鞑靼宗王合必赤围济南,自告奋勇,果然立营于地势最险的城西

  。李檀派兵出城突营,惟独不冲击张弘范一军。

  文韬武略,将门有子,张弘范不傻,他嘱诫手下说:“我军营于险地,李檀独向我们示弱,不以军来犯,定会趁夜突袭。”

  言毕他命军士筑起长垒,埋伏战士,并在垒外挖深壕,并大开军营东门。

  天刚黑,张弘范又让兵士把白天所挖的壕沟加深加宽近两倍。

  果不其然,大半夜,李檀果然派人来偷营,他们拥抬飞桥和长梯,蜂拥而至。

  李檀的军人白天看见张弘范兵士挖壕沟,根据目测,他们赶制了尺寸差不多的攻具。

  结果,因张弘范趁黑让兵士加深加宽了壕沟,突袭的李檀军收脚不住,连同云梯、飞桥等物一并栽入沟中,登时摔死不少人。

  即使没摔死,也被埋伏的鞑靼军砍死。

  就这样,还是有数百人跃上濠沟,未近垒门,皆被鞑靼伏兵张弩射杀,一个不剩。

  李檀手下数千人一夜被杀,二主将被擒。

  老狼狗张柔闻知,掀髯大笑,高叫“真吾子也!”

  这一次伏击流求卫队,他也是秉承了爹爹的战略战术------

  他认为已经是万无一失了,只待流求卫队前来受死,但是,他竟然得了一个报告,说是有一支队伍竟然冲出了埋伏圈子!

  这让他勃然大怒,狠狠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那里面的袋袋茶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就像是那支逃出埋伏圈子的队伍一样!(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