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张弘范的困惑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张弘范的困惑

  张弘范本人善马槊,颇能为歌诗。

  老狼狗张柔自己是土豪、军将出身,河北地区的好学风气使他极其注重子弟教育,曾延请大儒郝经教授儿子们学业。

  所以,张弘范文武双全,成为人精,并非是件什么希罕之事。

  大头目忽必烈看重他也是有原因的嘛------汉臣们的推荐有效果,但不是决定性的原因。

  在定下了这个计策后,大头目忽必烈听完后马上就同意了,一切都符合他的心意。

  在陛辞时,人精张弘范还假意推辞这次行动的主帅一职,谦卑地说:

  “汉人自本朝之始,无统蒙古大军者,请陛下命一近亲宗臣为主帅,为臣副之。”

  忽必烈又喜又叹:“汝能以汝父为榜样,为朕尽心,何辞主帅!”

  马上派人赐右丞相右丞张弘范锦衣、玉带。

  这个人精绝对会来事,拒受花里胡哨的锦衣和玉带,表示说自己喜欢宝剑与铠甲。

  大头目忽必烈当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马上命人把武库中最好的剑甲均搬至大殿,任由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择选,并下谕道:

  “剑,汝之副也。有不用命者,卿可专杀。”

  这也就是说,在这次行动中,大头目忽必烈授与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绝对威权,无论鞑靼人还是汉人等诸族大将,有不听命者都可以立时处斩。

  调给他怯薛军两百骑,皆由他掌控!

  事实上,若是历史不改变,张弘范这一支系的张氏后代下场极惨。

  元泰定帝崩后,元明宗、元文宗兄弟与天顺帝争位,两派支持者大打出手,上都诸王在紫荆关把大都诸王一派军队打得大败。

  大都诸王军队撤退时候,肆意剽掠!

  此时,张弘范的孙子,张珪的儿子张景武正为保定路的武昌万户,仗恃自己是当地数世豪强和三世尽忠大元的底气,率手下民兵手持大棒,打死数百溃退时抢劫剽掠的大都元兵,保家为乡。

  如果上都诸位一派获胜,估计张景武肯定要得到大大的表彰。

  结果,大都诸王派最终获胜,王爷额森特率大军路过保定,冲进张家大院,把包括张景武在内的张弘范的五个孙子尽数抓住,酷刑处决,家产全部抢空。

  然后,把张家女眷全部交与鞑靼人轮亐奸后杀死,张家唯一留下的活口,只是张弘范的一个孙女,额森特见她貌美,奸污后纳为妾室。

  要说也真够惨,老张家人为鞑靼人卖命数世,最后站错了队,结果换来这个下场。

  历史告诉我们,从恶者永远没有好下场!

  但是,这个时候的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哪里肯相信历史会有报应?!

  他设计出的计策狠毒而且周密。

  他首先就动用了自己张氏家族的大半力量,对于这些,族里的人全都支持他,先前其它大族世家的失败,他们有所耳闻,所以,这正是报效主子的最好时机!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确实是一个人精。

  吸取经验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别人的失败那里得到教训。

  他第一条就是,绝对不深入到山东路!

  因为大头目忽必烈也只是想让他们安生一些,一切都等着联军的到来。

  所以,伏击是最好的办法。

  他又多方派出细作,同时搜集流求海盗们的打法,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接触战!

  他越看情报,越觉得对方不简单。

  只是简单的说他们是海盗可不一定对------海盗没有开垦荒田,开办作坊,修建房屋甚至平整道路的!

  他们修建港口码头倒是可以理解。

  这些人是来了就不走了-------要不然不会在开办矿业上大费力气。

  所以,以前的失败都是深入他们的地方太远了------不如把他们调出来。

  这一些人喜欢什么?

  他们喜欢金银钱钞,这是当然,同样有诱惑的是大牲畜和女子!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因此就定下了饵料,从后来的结果看,这个成功了。

  同时,他也知道有关流求海盗们武器的传闻。

  他知道那都是真的,那些人确实有能在天上飞行,毁天灭地的物件,但是,那个好像要很大,他们无法带着行走!

  所以,做好圈套等他们才是最好的选择。

  同时,他进行了周密的布置,利用山东路总是招募劳力的机会,派进去自己家族的心腹,同样也建立了一个细作网。

  对方的人马一出动,自己的细作便察觉了,毕竟几百人的行动,不太可能躲过有心人的注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他当然也知道对方一定同样安插了细作,所以,在明处故意显出自己的所获,在暗处,则使用了移花接木的计谋。

  黑夜永远是最好的帮手,它可以掩盖一切真相。

  他在内部的设伏中,主要动用了自己张氏家族的人马,他们全是精心挑选出来的!

  他要一击而中,而且给了众人重奖的许诺,只要重创了对手,他肯定人人有赏!

  当对方人员出动时,他收到了情报,还有些遗憾呢,对方才出动了六百余人------他自己都已经习惯消灭对手几千人的数字了!

  但是,听闻先前两大阵仗中,都不知道能造成对方损失多少,那么如此一比较,就算是消灭掉对手六百人,也怕是大功一件了!

  可战况送来时,却不得不让他愤怒,两处设伏地点,都是精选了一千人,那些弓箭手和投枪手以及长枪手,都是佼佼者,但是竟然都被对方击溃了!

  这还是在对方已经中了埋伏的前提下------

  他砸碎了一个茶杯后,慢慢冷静了下来,问道:“他们可以投出无数的掌心雷?竟然没有丝毫的停留??”

  来报的人马上给与肯定的回答,正是因为如此,我等的精兵猝不及防,哪里想到天下还有这般的杀器!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眼睛一瞪说:“甚么杀器?!我大军里也有!!”

  来报的人低头不敢多言,本来嘛,咱们的掌心雷需要用火绳点引,他们的无需如此,仿佛掷出就能爆炸,而且远比咱们的掌心雷更强大,太吓人了------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心里这时也是思绪万千,他们一队人马射出了三枚红色的物件,另一队人马射出了三枚绿色的物件,这是何道理?!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两队人员中,一队留下来了;另一队竟然还去追击溃散的弓箭手们了!

  他们没有一队人员后撤回去,他在后面布置的人马用上不了-------这些人是何用意?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猜不透他们的想法,也就没有轻举妄动,一切等天色大明再说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