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刺青时代与计谋时代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刺青时代与计谋时代

  他们的进攻手榴弹拉发后,延时是七秒左右,这个质量张国安岛主可以保证,至少不能少于七秒!

  这七秒的延时也许能救了他们的性命!

  结果,他们的战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真的阻碍了骑兵的追击……骑兵们被炸到了两个后,马上开始绕道而追!

  这样就给了他们机会逃生……而且随着越来越接近山包,山包上的队友们还给与了他们准确的火力支援!

  但是,就这样,他们还是被砍死了两个队员……有骑术高超一点的怯薛军骑兵在躲过了地上的手榴弹,而且还控制住了战马的惊慌后,终于追上两个队员!

  队员们的子弹早已经打出去了,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重新装填子弹……结果在反身与骑兵对抗时……

  黄祖队长他们顾不上了,只能不停地向着山包处跑,越接近越能保住自己!

  张国安岛主后来看到这里记录时,他不停地摇头,放下了报告书,这是在拿着队员们的生命开玩笑,都在为赵安统制错误的选择付出代价!

  但是,当他全面考虑到结果后,又不得不认同黄祖队长的行为,有时候战损不是这样算的……同伴们的支援,哪怕是无效的支援,都会给身陷绝境的同伴以最大的信心,这会成为一个军队里的优秀传统!

  所以这样的损失只能咬牙认了,还要大力支持!

  流求卫队绝不放弃一个队员……

  事实上,他们的支援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简易寨子已经被破了,当鞑靼人的战兵往里冲锋时,赵安统制他们听到了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

  队友们来救自己了!

  他们拼命的向着冲进来的敌人投着弹,同时稳稳地射击,然后抓起冷兵器,与敌人拼了起来!

  他们的拼命,成功击退了敌人的第一次冲锋……

  但是,赵安统制气喘吁吁地用手中的钢刀拄着地,腿上又受伤了,他听着外面的声音,心里有些发凉……那时越来越远的爆炸声,还有零星的枪声!

  不行了,他们被打退了……今天死定了!

  赵安统制那时浑身都是鲜血,已经有两个队员为了掩护他而死了!

  他身上还有最后一枚手榴弹,那是留给他自己的……投降?莫要开玩笑了,那是前功尽弃的选择,大宋,我等已然尽忠至死!

  敌人第二批次的进攻组织的很快,转眼间敌兵又靠前了,他们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也无法阻挡对方。

  眼前的强弱差距明显,这激发了敌人更大的战力!

  赵安统制向着冲向自己的对手丢去自己的制式战刀,这阻挡了一下,但是没有给对手造成任何伤害!

  自己已经全身无力了------他苦笑了一下,大限已到!

  他拉开裤兜里的手榴弹,张开双手,准备去抱住这个身材有些像水牛一样健壮的士兵,吾与汝皆亡!

  那个士兵看见他一腐一拐的,手里啥也没有,竟然要与自己相扑!

  竟然敢小瞧了洒家!

  他脑子一热,当时就抛去手里的武器,搭手上前,来了个举火燎天之势,一下子就将赵安统制举在了半空!

  赵安统制哪里有力气反抗,他在默默地数数呢------十一,十二,早都过了七,完了,这枚是哑弹!

  他又气又急,一下子昏了!

  那个身材像是水牛一样的士兵,脑子也像是水牛一样的一根筋,他感觉到他举起的这个家伙是昏了,便没有摔他,反而举着他向四周炫耀!

  周围的士兵顿时大笑,竟然还有敢与水牛哥相扑的人!

  赵安统制是全队唯一被生擒的人------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感觉不太好,这些人竟然都是死士!

  他令人翻过那赵安统制的衣服,结果除了一枚没有炸响的手榴弹,一无所获。

  太气人了,很好的千里眼都被他砸碎了!

  流求卫队有一种千里眼,据说能看到千里之外,这个还真有耳闻,但是,他们只卖与宋狗们!

  他还真知道,大头目忽必烈还正准备在下一批岁贡中,专门冲着宋狗们要些这个物件------能看到千里之外,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只要能看得远一些,无论如何都是大有用处的。

  他们缴获了一些火铳,但是拿过来后,感觉根本用不上------好像要他们专有的弹子才行。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深深叹了一口气,除了性命,他别无收获。

  口供什么的,只能落在那个昏迷的家伙身上,此人定是百夫长了。

  “让人好好医治他,切莫出了差错!”

  那个被称为大水牛的家伙竟然还想要讨大赏!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皱着眉头骂道:“你这条大水牛,真是一根筋,此人想和你同归于尽,你竟然看不出?!”

  大水牛摇着大脑袋说:“非也,非也,他是想与我比较相扑!”

  好吧,不想与他多言,一脚把他就踢开了------当然,该给的奖赏还是要多给一些的,没有了这个活口,还真不好办呢。

  但是,他有些气闷------这次计划可谓天衣无缝,万无一失,但是,只杀了他们近四百人的性命,自己的损失尽然有一千多,这样的胜利可太惨痛了,算是失败吧?!

  不过好在死的都是自己的手下,他们本来就不记在军籍上------不过死伤了那些怯薛军骑兵着实让人心痛加头痛!

  除非他的这次胜利,功劳极大------但是就算有四百具尸体,也实在不算啥,远远比不上自己在平李檀之乱的首战之功。

  如何是好?!

  他一个人枯坐在大帐中思考,忽然想到了他在检看尸体时,曾经在一具尸体的额头上看到过刺字!

  啊,他心里豁然有了办法,对啊,若是这一战让大头目忽必烈有了借口来对付宋狗们,那才是高招呢!

  低一些的要求是可勒索宋狗,高一些的可能是为以后撕了合约有借口,实乃是可进可退之计!

  宋朝是招募制,给当兵的俸禄,但是总有一些拿了钱钞就跑的人咋办?!

  早在唐末五代时期,鉴于士兵开小差的情况严重,出现了“黵面”。

  所谓“黵面”,就是在脸上刺字,这原本是一种惩罚犯人的方式,后来竟发展成同时用来识别军号!

  宋朝招募士兵,体验合格后,接着就是“黵面”程序。

  黵面后,新兵才能拿到相应的报酬“衣屦、缗钱”,称为“招刺利物”。

  除脸上外,手臂、手背等部位也可刺字。

  如早在大宋的开始时,他们的禁兵、厢兵往往刺面。

  宋仁宗时一般在脸上刺“xx指挥”,以识别军士隶属部队的番号。

  到了宋宁宗时,湖南安抚司设置的亲兵,除已刺面外,还在左手拇指下添刺“湖南安抚司亲兵”七字。

  如果士兵改投他部,则要“改刺”,如果开小差被抓,则要加刺“逃走”二字。

  因为黵面在宋朝的使用和流行,可以想见,岳母在岳飞背上刺上“精忠报国”四字并不意外,如果没有黵面制度,岳母也可能不会想起用刺字这种手段,来提醒儿子“爱国”。

  那时,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由那些刺青想到了一个计策,如果他能指认宋狗们私下里与流求岛联军,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但是,这个时空刺青在宋的民间极为流行,就算那些死尸曾经是宋的士兵也不能说明什么,人人都知道,流求岛当年是靠着宋狗们的厢兵发展起来的。

  所以光有刺青的说服力不够啊------但是,若是有了口供,甚至是活人作证呢?!

  他不由得冷笑起来,到时候宋狗们浑身是嘴也辩解不清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