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狗?狼?狈

第一百二十六章 狗?狼?狈

  赵安统制做为一个俘虏,却得到了极好的照料,两天后就清醒了过来。

  按照这个时空的标准,他受的战伤应该有九成的死亡率。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队友们都已经被砍了首级,用生石灰硝好后,连带着这次战斗缴获的胜利品,让怯薛军骑兵都带回了大都。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小心翼翼地写了一封战报,他当然不敢胡编乱造,只能如实汇报。

  他在战报中认定这两支队伍其实就是流求卫队里的“怯薛军”,他们在军队里的地位极高……这一些从他们用的军备之物便可看出来。

  他暗含的意思是,怯薛军骑兵的损失不算大的……还有,他正在审理一个“惊天大阴谋”,到时再汇报……当时的战报上就是这个意思吧。

  赵安统制没有想到,自己连人参汤都喝上了!

  但是他自己在品尝着这个药汤时,心里却十分沉重……他们能给自己这样极品的对待,自己怕是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呵呵,我赵安此时无名无望,他们为何这样待我?!

  人参在大宋时代是极为宝贵的药材。

  自从大宋丢了北方的广大地区后,他们得到人参的途径就越来越少。

  其实大宋时代人参主产区范围大体上与唐代相近,并向东部扩展。

  前文提到过一点儿,根据医籍和本草著作记载,宋代时应用人参情况仍然居高不下,从他们药单的组方水平分析,可以超过唐代,对人参的需求量有增无减。

  为解决人参药源问题,大宋还大力发展过陆上和海上的人参贸易。

  那时他们的人参进口渠道,陆路是边境民族间的榷场互市,海外则靠港口贸易。

  在辽时期,北方所的产人参、白附子、天南星、茯苓、松子、猪苓等物,并系契丹枢密院所营,差契丹或渤海人充节度管押。

  因而,大宋尚可以间接地开发和利用长白山区主产的人参资源。

  后来,随着北方金的兴起,大宋与金的人参贸易活动十分活跃。

  其后鞑靼人灭金后,大宋能得到人参的主产区全部被鞑靼人占据,大宋所需人参只能依靠海路,由当时的高丽国进口人参,价格弥贵。

  所以,赵安统制心里绝对明白,自己能用上这剂药材……对方不安好心呢。

  果然,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提审了他,直言他的要求。

  “你姓字名谁?何方人士?”

  “在下姓……黄名安无字,流求八道河人……”

  “胡说,流求岛原本是荒岛,哪里有人?你原藉是哪里人?”

  “……在下原藉是……桐城人也。”

  “是宋朝廷派你去流求岛,然后变装与我作战吧?”

  “非也!……在下到流求务工,被强征入伍……才来到山东!”

  “胡说!……尔等若是被强征入伍,战力能如此之强?!能不死不休?!”

  “……呵呵,在下都以为鞑靼人不留战俘,必会虐杀我等……方才如此。”

  “……胡说……你看我待你如何?”

  “甚好……”

  “明人不说暗话……只要你能够指认你是宋朝廷派来与我作战的,我便送你一场富贵……根本不用打打杀杀。”

  “……”

  “只要你能在朝廷上当着宋使的面前指认就行,我担保你能当上千夫长……”

  赵安统制当时脸上就兴奋了,说:“果真能够?”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看着他涨红的脸,心里一笑,真是一个官迷呢,不过能不能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你若是不答应,我定有办法让你答应。

  “我张弘范当然能够保证!……不过,你要先写一个陈词,我先看看,要属上你的名字。”

  赵安统制听到保证后,马上高兴了,说:“我黄安铁心投靠,但我黄安是一个粗人,识字不多,还请张将军教我……”

  这个容易,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点头同意,说道:“你且等待一下,我会叫个书记帮你,你到时按上掌印就可以了。”

  赵安统制痛快地答应了……这真是令人奇怪啊,他敢于在战场上死,但是却畏于现在的死亡威胁……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接着下令暂回大名路坚守,等待大头目忽必烈的新指示。

  张弘范确实是一个人精,一击而中,马上就开始请示大头目……这功劳也好,错误也好,都是由大头目来担着了。

  另一方面,他心中总有一丝不安,但是说不出来是什么……整个大名路现在被他严加守护起来了。

  事后证明,他的不安是有道理的。

  他在整个大名路的名声极好,深得当地人的拥戴。

  早在1265年时,张弘范由顺天路调任大名路的管民总管。

  在他未上任之前,他带着两个小厮,改穿便服微行出访民间,到各处调查民间疾苦。

  那个时候他发现收租的官吏们以各种名义非法加派税赋,百姓怨声载道。

  于是他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惩办那些不法的仓吏。

  由于这些措施,很快就取得百姓的拥护。

  前文说过,那一年又适逢大水,他没有请示就决定免除了灾区的全部租赋。

  管理财赋的部门主管,一个色目官员认为他犯了“专擅之罪”,要给他以处分。

  为此,他请求赴大都直接向大头目忽必烈申诉。

  见到大头目忽必烈后,大头目问他:“你有什么要申诉的?”

  他说:“我以为国家把粮食存在小仓库里。不如存在大仓库里好。老百姓因为遭了水灾,交纳不上粮。如果一定要从农民口里夺取粮食,政府的小仓库当然会充实起来,但老百姓就会死绝了。

  等明年就会一粒粮也收不到!首先要让百姓活下来,以后才会年年有收获、家家有余粮。

  农民有了余粮,那不都是国家的粮食吗?这就是我所说的大仓库!”

  大头目忽必烈点头称赞,说如此才有利于将来的打谷草嘛,还夸奖他懂得治国的大道理,就不再追究他的专擅之罪了。

  百姓们德之甚重……甚至还有偷偷为他立了长生牌。

  他聚兵在这里后,命令百姓协助严守,各地百姓纷纷跟随,铁心为他行事。

  两个小队的特工队员被重重打击的消息传回了大本营,鲍威大队长听了后,一时间内口中不能成言……如何能遭受了这样的损失!

  后来,当黄祖队长带着余部也绕了回去,各路消息都综合起来了。

  黄祖队长面色铁灰地说:“此次当由我负全责……我会亲自向张岛主谢罪,虽九死亦不能折回罪过!”

  鲍威大队长那时查看分析了各路消息后,才说:“……你一个人如何能背得起这样的过错,我们全有错啊,低估了这个张弘范。

  从他的所作所为看,此人绝不简单……是一个人才,只不过喜欢当狗。”

  黄祖队长叹了口气说:“岂是狗……分明是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