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各方反应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各方反应

  大宋读者们不仅很快就明白所谓标点符号的用法了,而且还会借用它呢。

  其它报纸也有用的,只不过常常是一逗到底,最后来个句号,或者是引用一些浅显易懂的标点,比如问号和感叹号等等。

  基本文化的相似性让两岸的交流很容易的。

  《流求时报》的檄文像在黑夜里突然在天空中炸响的一枚礼花弹,吓人不说,它发出的五颜六色的光茫,就如同各个阶层不同的反应一样,各有特点。

  小市民阶层的反应平平,关心的不多。

  他们主要认为现在生活不错,为何要打仗呢,并表明打仗主要损失的还是普通百姓,这不好。

  再说了,何必管那北方地区过的如何?过好自己的生活为上------所以何必打仗呢?

  他们的生活依然如旧,该干嘛干嘛去。

  知识界里的人就鞑靼人的由来产生了不同的看法,至少有四个版本的说法在他们之间争论。

  至于说北方汉民嘛,归南来的就当是汉民,留在北方的就当时鞑靼人,圣人早就有言,夷人入华夏则为华夏人,华夏人入夷则为夷人,如此微言大义,何必纠结?!

  但是战争嘛,能不打最好。

  商界内的反响更是不同。

  不支持流求态度的多为不小商贩,他们认为这破坏了来之不易的和平经商的环境,万一战争扩大化了,全完了。

  有什么分歧,大家可以坐下来谈嘛。

  大商大户则普遍支持流求的态度,虽然他们基本上不表态。

  鞑靼人的管治压缩了他们经营空间,虽然大宋的市场已经足够大,但是,如果北方之地能够拿下来------他们不在乎再多一些市场。

  不表态,不代表不支持,他们仍然与流求商贸火热,双方有来有往很是热闹。

  武将们的看法同文官们差不多,分成两派,当然,所有的争执都是在私下里的。

  以吕文德为首的极少数大军阀宣扬要支持流求的行为,事实上,当战争和谈之后,他们真的有些受不了文官们的掣肘了。

  他们怀念先前那种不战不和的微妙局面,那时,他们的权力太大太自由了。

  如果支持流求的行为,也一样能达到那种局面,那么他们自然要暗中推动了。

  但是,一些中下级别的军官则不太支持这样公开的挑衅,没有战争,但是仍能领着俸禄,这是大多数中下级别军官们的梦想呢。

  文臣们则不太一样,有热血的中下级别官员,他们幻想着收复北方失地,甚至可能随着大宋的地方的扩大,都有可能升到更高的官职。

  但是沉稳派还是居多,特别是大宋的权力核心。

  他们在官方的邸报上,多多少少写了,要珍惜眼下来之不易的和平,以和为贵,搁置争议,共同发展,一切都要向前看,以民众的利益为重------战争对谁都不是好事情,总之大概貌的意思就是这样了。

  张国安岛主看了他们的邸报后,一点点也没有出乎意外,他们一定会这样的,特别是既得利益者们,老牌高位者,才不会为不可测的事情冒险------活在当下这种想法,就是他们公开引领的思想潮流!

  安静安慰自己的丈夫说:“如果换成我们是他们,我们肯定不会这样短视------但是理解他们吧,都是古人,人情味儿还是有的,但是战略眼光嘛,比不上我们,别要求太多了。”

  张国安岛主冷笑了,他们没有战略眼光?!

  他们有的是,只不过又是想利用别人!

  平章贾似道现在是极端保守主义派的总代表,极端守旧而讨厌改变现状。

  事实上,他的背后不仅有大宋官家赵禥和谢老太后的支持,还有权力核心们的支持。

  这倒是能让张国安岛主理解,大家好不容易爬到这样高的位置,谁也不想随便改动,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变化……所以说活在当下最好嘛,呵呵。

  现在的局面是,枢密院院使吴坚,兵部尚书余天任,参知政事和计相等人少有的真诚团结起来,他们对一些主战的言论分外痛恨,认为那是不顾大局,妄图搞乱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大局的小人!

  但是,他们对《流求时报》上《九评鞑靼强盗集团》的文章却大为喜欢!

  他们是守旧是不思进取是害怕冒险,但是他们不是傻子……他们希望大宋内部不出意外,平平安安的发展,但是也知道外部的鞑靼强盗集团对他们是巨大的压力。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不知死的家伙,跳出来公然对抗鞑靼强盗集团,完全把战火都引到了他自己的身上,那么,这简直是上天送来帮助大宋的神助手啊……

  几个权力核心在大宋官家赵禥和谢老太后面前,就这个《九评鞑靼强盗集团》的檄文纷纷表态,他们从各个角度说明了此事对大宋的发处。

  计相的话最具代表性了。

  “官家,如今这军费需求已经少了三成……刚才听闻兵部余尚书所言,大军的战力反而比先前提高了,此时正是维持发展阶段,万万不可开启战端,眼下账上刚刚有了些余钱,如果没有大的变化,待秋税时,不会如以往那样紧张了。

  嘿嘿,若是今年再来一次风调雨顺,秋后降一降税额都是可以商量的……”

  大宋谢太后当时在珠帘后不小心笑出了声,其实这样有失了体统,但是没有一个人在意……大宋官家赵禥以掌拊额,满面通红,恩出于圣上啊,好几年没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今年能由自己宣布降税,那会是怎么样的荣耀?!

  现在,他总感觉身上有些不舒服,但是太医又查不出有什么毛病,只能说是因操心国事,有些伤神了。

  他需要做一些他们喜欢做的事情来缓解一下自己的不适感。

  枢密院院使吴坚低声说道:“听闻流求在最近的一次战斗中,死伤了四百余人,他们都是气得暴跳如雷……这才多大的伤亡,有些狗肚鸡肠,但是,这也说明他们的兵力不足啊。”

  平章贾似道高兴地看了一眼他,这个腐儒也是满有眼光的,他说:

  “确实如此,他们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想有作为也是空说无力……”

  军部尚书余天任插话道:“看他们的檄文,条条如刀枪,绝不是空说!”

  平章贾似道苦笑了一下,这个家伙真会打岔!

  但是谢老太后还是原先那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她细声说道:“非哀家多言,支援流求,如有所需,内府库里也要出上一份……如今皇宫费用太过奢侈,老身有此许不安……”

  军部尚书余天任咽了一口唾沫,赶紧闭上了嘴,自己还没有谢老太后明事。

  计相大大方方地说:“不必节省这一点点的费用,开源节流当是经济天下之道,不可过于依赖一方……”

  最后,他们到底是商量出了他们认为的好办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