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章 政治智慧的内涵

第一百三十章 政治智慧的内涵

  赵安统制焉能看不出张弘范脸上那种将信将疑的表情?!

  他马上加大了夸张的力度来描述,说:

  “张岛主不仅有万夫不挡之勇……他还会布设各种阵法,只见那白烟、黄烟、黑烟、绿烟四起之际,便求出世间珍品无数!”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微微点头认可了,确实是如此,那流求岛所出之物,着实让天下人震惊,有时无一不是价值连城之物……哪怕是那小小的火柴,只要轻轻一划,便生出火来,着实让人不可思议!

  如果此人能跟了大头目------

  赵安统制突然说:“张将军,可否给在下一斗烟抽?”

  他身上的烟斗和烟袋早被搜走了,所以突然上了烟瘾时,想起来向张弘范讨要……这里面还有一种讨好的意味,男人若是能在一起抽烟,往往有利于交谈。

  眼下,抽烟已经风行于天下,当然,由于价格昂贵,还只能是中上层人士吸食得起。

  此时南北东西,概不如此。

  但是,张国安岛主的家养小子们,却被安静责令不得沾染……否则就留在学校里教书,不得出岛或从事其它行业!

  其实半大小子们确实怕张国安岛主,但是都敬安静……因为人人都受过她的单独照顾。

  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人人都得过病,那时,安静总要给得病的人做病号饭……那病号饭的美味,让他们人人都忘不了。

  当年,古剑山还曾经为此装过病,结果后来被识破了,又被张国安岛主踢了好几脚,多干了好些活儿。

  所以,安静的要求,他们不得不听……直到后来吧,张国安岛主也不得不把烟戒了,他们才知道,那是安静又一次真心为自己好。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果然笑了笑,让人找来黄安原先的烟斗,自己也点上了,两人开始对着抽了起来。

  赵安统制美美地抽着烟,平静地说:“张岛主的贤妻也是了得,身高一丈有余,面目白净,婉若天仙,手中一把手枪,几十步内,天下无人能敌!”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努力想象了一下身高一丈有余的仙女,最后实在想不出那会是什么样子。

  他微微一笑说:“此女在农务上大有作为,听闻当地百姓尊称他们夫妻二人为‘仙农仙女’?”

  “正是!他们育出的神种可以活人无数了!!”

  “若不是这场没来由的战争,我也要尊称他们了------可惜他们中了宋狗的离间之计!”

  “------”

  他目光炯炯地说:“从你的述说中,黄安,你对张岛主极为尊崇,而且,我也听闻过其人之事,本来可以成为很好的商贸朋友,但是何必与我大军为敌?

  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来由的!

  你是下级人员,定不知道其中内情,你张岛主中了宋狗们的奸计了!

  想想看,他们当初与我大军为敌,结果不是很快就求和了?然后让流求军队顶在了前面!

  你们张岛主还是太过年轻------算不过那些宋狗们!”

  赵安统制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来,说:“听将军一番分析,果真是大有道理------我就看到过宋狗们的官员有来过我流求岛的!”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的眼睛亮了一下,难道我真猜对了?!

  赵安统制说:“定是他们诱使我流求出军,然后在背后出卖我等!”

  两个人由此生发开去,一时间谈的十分投机。

  赵安统制当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对方同意交换了,还正起劲儿的巴结着对方呢。

  剿盗将军右丞相右丞张弘范确实是一口答应了交换,但是,他故意没有答应时间,定要这个黄安在大头目忽必烈面前先作证后再说。

  他当然尊师重道了,但是与国家大事比起来,这就又差了一层。

  张国安岛主随手就给平章贾似道写了秘信,先提出对大宋的军火供应之事,然后又提了提眼下的局面,表示誓与鞑靼强盗集团死战到底。

  最后提出了想用郝经换回赵安统制的事情了。

  平章贾似道看完了密信,把它放在檀木书桌上想了想,又在书房里踱了几步,最后拿定主意,走到了一间偏厅里。

  流求的外交部长侯东方正等在那里。

  本来应该像前几次那样在正大厅里接见,但是,事情非常机密,为了稳妥起见,两人都不喜欢张扬。

  侯东方部长是低调地从偏门进来,又低调地在偏厅里与平章贾似道见了面。

  平章贾似道见这个后生越来越高大不说,而且行为举止越来越妥帖,心生喜欢,仍就有收留之心。

  此生远比自己的儿女强过百倍了,真是生子莫过侯东方。

  平章贾似道打着哈哈说:“你何必把流求大使馆设在嚣闹之处呢?不如去我在西湖边的后乐园,那里随便就可以找一处合适的地方------”

  流求大使馆的建立在大宋人的眼里简直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话说一日,在临安城一处热闹的巷口,忽然响起了整齐的流求腰鼓声,只见十六个身穿流求式衣服的人,在流求腰鼓独特地打击声中,走着齐齐的脚步。

  连他们肩上的火铳都是齐齐地扛着!

  他们走出一处院子大门后,又是分别在两边站好,然后有一个高大的后生,在那大门旁边挂上了一个牌子。

  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流求大使馆。

  这个时空的大宋,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大使。

  天使听过,那是天子派出的使者。

  使臣和使者也都说过,但是大使是什么?!

  侯东方部长那时向平章贾似道解释过,这个大使是张岛主派到大宋办理外交事务的最高级别的正式代表,被授有“特命全权大使“之衔,享有比其他等级外交更高的礼遇,至少可以直接请求平章贾似道的接见。

  平章贾似道当时听了还有一些遗憾,啊呀,这个后生似乎不长驻临安城呢,那个什么大使,听说先前竟是一个商人!

  侯东方部长礼貌地回答说:“大使馆不求安静,但求人人皆知------那里是为流求人服务的所在。”

  平章贾似道的一字胡都乱颤了,还流求人呢,不都是大宋派过去的?!

  他是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是开玩笑。

  这是后话,以后再说。

  当时,平章贾似道还探听了一下流求岛为与鞑靼强盗集团作战而做的各方面的准备工作,断定他们所言皆真,便痛快地答应了张岛主的要求。

  那个郝经嘛,只是一个面子上的事情,用来交换回赵安统制来,也算派上了用场。

  赵安统制的身份,平章贾似道当然知道,赵家的远亲嘛,但是不足以让他如何看重,可是如果让张岛主知道,这是给了他面子,那可就是一石两鸟了。

  赵家人那面有交待,张岛主还欠自己一份情,顺便还解决了郝经这件事情,这哪里是两鸟啊------

  这是莫大的从政智慧啊,而且惠而不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