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鸡米和啃狗被抓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鸡米和啃狗被抓了

  身在渤泥国的王德发确实是让一条路过的商船带了一封信给张国安岛主。

  现在,渤泥国地区已经成了重要的商贸地区,过往的海船日益增多……由于大宋式船帆是纵帆式,所以,就算风向不利也有商船为了利润而出行,苦了点,慢了点都不算啥。

  渤泥国地区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停靠补给点,这里的淡水资源和水果、粮食都非常充足,加上这里也是著名的香料出产地,所以很容易就发展起来了。

  王德发带着一支专业打井队,相关的设备,还有一众土著助手们来这里后,他们先住在了流求商站里过渡了一段时间,随后就开始去找油田了。

  那面世界的油井经纬度都是现成的资料,王德发借助手表和六分仪就很容易确定下来。

  他们穿越时没有携带六分仪,因为只要知道原理,那个很容易就能加工出来,而且以他们的精度来说,很容易达到10角秒的精确度。

  六分仪的原理就是通过对地平线和中午的太阳之间的夹角的测量,或通过对地平线和某颗固定星之间的夹角的测量来确定纬度。

  王德发设计的六分仪是一种扇形框架的结构,它的背面有手柄供握持用,框架上装有活动臂,活动臂最上端即是指标镜。

  六分仪的左侧也就是中部,正对望远镜者的地方,安装了半反射式地平镜。

  在它的旁边还配有滤光片供测量太阳等明亮天体时使用。

  测量天体地平高度时,只要手持六分仪,让望远镜镜筒保持水平,并从望远镜中观察被测天体经地平镜反射所成的像;同时要调节活动臂,使星象落在望远镜中所见的地平线上就可以了。

  确实很简单的,在天体的像与地平线重合时,该天体高度等于地平镜与指标镜夹角的二倍。

  根据这一点来恰当地设计圆弧标尺上的刻度,就可以直接读出天体高度。

  为提高读数精度,王德发还在六分仪的活动臂上加了鼓轮和游标尺。

  这样,六分仪的精度比较高,很容易达到10角秒,且轻便易用……但是这里还有两个重要的地方,一个是要有准确的时间,另一个还要能看到天体。

  只有这两点同时具备,才可以知道准确的经纬度……这个时期有高明的老水手,可以主要依靠北极星的高度来测定纬度,这种方法在北半球非常适用。

  通过北极星高度来算出纬度的方法,是大宋时期航海中最精确最方便的方法。

  还有就是依靠太阳中天高度测定当地纬度法也是很容易的。

  当然,老水手们还没有经纬概念,但是他们可能通过某个岛屿来充当地标……这个只能和经验有关了。

  但是关于经度的测量则一直困扰着大宋时代的航海家们,他们没有准确的时间概念……但是能知道大约在哪里,对他们已经就够用了。

  这个时空的航海技术,还是经验大于科学的时期,并且还要持续很久。

  王德发找到了那面时空的油井位置后,想到自己应该早一点把大座钟之类的加工出来,从技术含量上说,这也不算是难事。

  那样他可以培养大宋水手使用六分仪了-------不过,时间还有的是,不急。

  王德发有些遗憾的是,他发现相当一部分油井的位置竟然是在河面下!

  看来那里还要经过几百年的沧桑变化后,才能完全露出水面来。

  不过只要有那么一两处,以现在的用量来说,应当是足够了。

  王德发还请了不少土著劳工,当时,他马上指挥他们清除那个油井位置的杂草和杂树。

  同时,他安排人在四周都点燃了干艾蒿------于是,四周弥漫起一种中草药的特殊香味。

  那些油井的位置是在河岸边,杂草和杂树比较旺盛。

  他们几百个人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清除出半平方公里的工作面来。

  王德发没有着急打油井,他先让自己的助手们建起板式房和大帐篷,相关材料都是早就准备好的。

  这里距离渤泥国的都城足有三十公里远,必须要在这里安好家再说。

  在大家都忙忙碌碌的时候,鸡米和啃狗也没有闲着,他们两个要照顾帮助打油井的五头大水牛,要赶去河边吃草,还要赶回牛栏休息。

  王德发知道这里从来没有什么猛兽,也就放心他们两个去放牛。

  这一天上午,他们两个赶着牛去了河流的更上游了。

  啃狗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曲。

  “我有一头大水牛,特别的执拗~~我叫它向东它向西,从来不让骑~~”

  这其实是流求地区放牛时常常可以听到的放牛小调,但是鸡米却怎么也学会不会。

  他于是挑起啃狗的毛病。

  “你看清楚了,这是一,二,三四五,五头大水牛,怎么是一头!

  它向东向西和不让你骑有什么关系!”

  啃狗挥着藤条,斜着眼看了鸡米一下,说:“你想娜娜了吧?”

  “你如何知道的?!”

  “你昨晚睡觉时喊她的名字了!”

  “------”

  啃狗当时幽幽地说:“我也想-----你说她怎么那么漂亮呢?比千千还漂亮!”

  鸡米点头说:“千千太白了,也太高个子了,不好看呢。”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太阳几乎高悬在他们的头顶,热带雨林那种特有植物味道随着阳光的猛烈照射向着空中散去,有点像刚打开蒸笼时,便立刻向外散发水蒸汽的样子。

  大水牛们找到了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它们愉快地吃着青草,并在水里快乐地嬉戏着。

  他们两个人头上顶着芭蕉叶子,准备找一个好地方凉快一下,但是哪里都像蒸笼一样,他们差点学狗那样吐舌头了。

  这个时候,丛林里钻出十几个人来!

  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天神啊,这些是野人!

  他们手里有的拿着硬木矛,有的拿着弓箭,其中一个拿着蛇形金属刀。

  两个人的芭蕉叶子都吓掉了,然后做了这里人常用的一种姿势,双手平摊着向上,表示根本没有武器。

  那些人见了后,也慢慢收了武器,脸上没有了太多的紧张感。

  拿着蛇形金属刀的家伙身体最壮,他说:“!@#¥%%……”

  鸡米和啃狗对视了一眼,完了,根本不是渤泥地区的语言!

  但是身体语言,还有类似的皮肤和相貌,还是让他们容易沟通。

  鸡米拿出来粗大的鲸鱼肉香肠,那是用鲨鱼鱼肠装的,自然风干的。

  由于香料足,味道相当不错。

  那些野人接过来后,他们品尝后的表情说明了这一点。

  啃狗拿出了条状面包,这是早晨刚刚烤出来的,里面还有白糖呢。

  食物是最好的润滑剂,那十几个人带走他们时,都没有绑住他们两个,动作还是比较温柔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