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见血封喉的传说

第一百三十三章 见血封喉的传说

  这一下子,连带着五头大水牛,啃狗和鸡米都成了野人的俘虏。

  他们一路往丛林深处前进,走了整整一天后,到了野人们位于山谷的老巢。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头寨子,男女老少加一起大约能有三百人。

  他们的房子都是用树枝和干草搭成的------整个山谷似乎都被清理过,使这里成为一处凉爽通风的地方,适合野人们居住。

  啃狗和鸡米还有他们的五头大水牛的到来,让整个寨子欢乐了起来,所有人都出来观看他们的猎物。

  他们也许从没有过这样大收获的打猎!

  啃狗和鸡米在这个时候,说心里话,他们还真不太害怕,因为这个寨子和他们原先的寨子相差不多,同样是在家门口插着柱子,上面摆着猎物的头骨,这是希望能得到猎物的力量和智慧。

  而且这里的头人头上也同样戴着五颜六色的鸟毛,只不过好像比自己原先的寨子更穷一些,好像很少有铁器和麻布。

  只可惜无法和他们交谈,别说和自己家乡的话,就是和他们说渤泥本国的话,都相差很多!

  形体语言永远是人类的第一语言。

  啃狗和鸡米做着各种姿势来表明:五头大水牛是不能杀的,我们会有好多好多那种香肠和面包,到时候可以换的。

  但是,让整个寨子都完全折服的却是他们带的火柴和酒精炉,连他们的短刀都不算什么。

  火柴和酒精炉是两人准备烧开水喝或熬汤用的,还是在流求的时候,他们就彻底改成喝开水了,要不然会被踢屁股的!

  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火柴点着了酒精块,然后做上了海鲜汤。

  干料海鲜特有的鲜香在这个寨子里散开了,让每一个野人都在抽动着鼻子。

  他们寨子里有火种,他们也会取火,但是太费事了,寨子里最强壮的男人也要累半天才行。

  取火的工作,从来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做不来。

  但是,他们却非常方便,直接用一根小棍子生了火,这太神奇了!

  而且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啃狗和鸡米还做着动作表明,他们那里还有好多这种神奇之物!

  啃狗和鸡米看着这里的男人们极为喜悦地玩弄着两人的短刀,看着这里的头人和长老们欣赏着他们的火柴。

  甚至还要忍受到十几个少女的骚扰。

  野人少女们扯着他们两人的衣服和裤子,还摸着他们的袜子,抠着他们的鞋子叽叽喳喳地叫着,全是十分新奇的样子。

  啃狗和鸡米两个人注意到,其中有两个少女的头上也扎着羽毛,脖子上还挂着金块!

  两人眉毛动了动,黄金啊,大家最喜欢的东西了!

  那个寨子里的人看他们两个人还算老实,就没有绑起他们,反正寨子门一关上,他们也跑不掉。

  头人和几个长老在这一天讨论起来了,他们认为还可以让那些在河口清除野草的人多多送来一些神奇的东西!

  那些大水牛就不还了,本来就是他们的猎物嘛,至于那两个半大小子,可以让他们换回去!

  于是他们就决定下来了,让其中的一个回去讨要至少十倍的香肠和面包,还有那刀和火柴,这一些他们都太需要了。

  第二天,山寨子里的头人派出了四个人,让他们押着啃狗走了。

  事先,双方经过摆放东西表示,还有表现各种形体语言,都大概知道对方的用意。

  他们一次最多能伸出十根手指,也许这就是他们能想象出的最大数字了吧。

  鸡米在最后分别时,小声对啃狗说:“王主家肯定不能答应交换,你要小心啊。”

  啃狗扬扬眉说:“放心,主家一定有办法,不会不管我们。”

  确实是这样,他们对主家们可是真放心------一定会来救他们的。

  结果比他们想象的还早,在啃狗被押送回去讨要赎金的途中,那四个押送人员就中了王德发主家的埋伏,他们全被土著队员压倒在地上。

  土著队员的身上全披着草,脸上画着黑绿色的花纹,他们干净利落地把身底下的四个家伙绑了起来。

  刚才他们扑出来时,四个人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呢。

  从他们前两天下午没有回来,王德发主家就马上命人开始寻找,人和水牛走过的路还是可以在丛林中找到的。

  这也许还要感谢那几头水牛,热带雨林里单纯找人走过的痕迹比较难。

  王德发主家亲自带队来的,他确定捕获了四个野人后,好好打量了一下啃狗的全身,还好没有受伤。

  啃狗马上说:“我的上衣被一个头上插羽毛的女子抢去了;裤子被脖子上挂着金块的女子抢去了;鞋子被头人的儿子抢去了。

  袜子他们嫌臭,没有要;内裤我死活没有让女子抢去。

  鸡米的内裤早被抢了------”

  王德发主家想笑,又觉得不能笑,说:“只要人没有关系就好,其它都不重要!”

  啃狗认真地说:“大水牛们眼下也没有事情------他们不是真正的野人,不吃人,他们只不过听不懂我们说什么,不必要了他们的性命,看他们的样子,都是筛沙子的好手。”

  王德发主家笑了,说:“哈哈,你在当时还能注意到他们能干什么工作?!可以一举攻下他们吗?!”

  啃狗严肃地说:“他们的寨子简陋之极,一枚手榴弹就炸开了!他们的武器更差,全寨子只有一把铁器------但是他们的硬木箭上好像有毒,这个要小心。”

  王德发主家知道所谓的毒箭。

  这个时空,一些部落常常使用毒箭木的树汁来增加杀伤力。

  毒箭木,是世界上最毒的植物种类之一,主要是毒在它的树汁上。

  它的树枝呈乳白色,确实有剧毒,一旦液汁经伤口进入血液,就有生命危险。

  部落的猎手们,在打猎或是战争前常把它涂在箭头上,用以射杀野兽或敌人,可以在二十分钟左右使对方窒息。

  至于说是见血封喉或是三步倒,那是猎人的吹嘘,比文人的描述还不准。

  天然产品永远达不到化工级别的******的杀伤水平。

  当然,离开剂量和纯度去谈毒性都是耍流氓------那些部落猎手的毒箭能在二十分钟内造成死亡,这已经是够恐怖的了。

  但是,有一点还要注意,他们事先得用新鲜的毒箭木汁液,只要隔了一天,经过挥发和氧化,基本就没有啥效果了,所有突然袭击他们,就根本不怕什么毒箭了。

  再说弓箭上弦还是要一个技术活儿呢。

  啃狗蹲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下那个寨子的图形。

  王德发家主一看,那些野人都没有给寨子留下后门,所以一堵就是一寨子的人,一个都跑不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