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石油了------

第一百三十七章 出石油了------

  冲击顿钻式打井是靠钻头的自由落体获得冲力进行破岩的,所以顿钻只能打直井……如果开井前找不准位置,那么一切都会前功尽费了,成为一个废井,但是王德发主家事先有准确的坐标,所以不用担心,直接开工就行。

  就算这个时空的环境与那面的世界比起来,有沧海桑田一样的大的变化也不要紧,因为经纬度的坐标永远不会变化。

  由于顿钻打井的破岩和携岩是相间经行的,而且顿钻钻头的冲击力小,所以顿钻的效率比较低,速度很慢,打一口井的耗费时间长,而且打井过程中由于没有钻井液进行压力的控制,如果遇到高温油气层或其它复杂的井下情况,极易发生井喷或其它严重的事故,面对突发性状况的处理能力很差。

  不过也不用担心……这里的石油是浅层性资源,都是淤泥沉淀式结构,可能压力有一些,但是高温高压那是不可能了,更不可能出现高强度的井喷现象。

  其实在他们刚到文来河口不久,打井队就已经先行开工了。

  王德发主家所有的任务就是指定准确的地点,至于如何开建井口,如何开凿,如何下套管------他管都不管这样的工作过程。

  事实上这些工匠打井的经验比他都有多------他从来就没打过。

  在他们的计划中,他们早晚要组建起多支属于流求岛的打井队,把钻井勘探的水平提高一个层次……为以后打深井服务。

  王德发主家则主要忙着带大家在文来河口建起一个定居区。

  当然,这里并不是那面世界的文莱河的位置,而是偏向东北一些。

  王德发主家领着众人,在距离采油区大约一公里外的地方开建生活区,他当然带来了足够的建材,而且还要在河口的位置建起一个比较正规的码头。

  他还要考虑到从这里往流求岛运输原油的要求,还有以后进一步的发展的问题,这里不能成为一个产业单一的地方。

  他不理会那些打井的工匠,但是那些工匠却在不停地找他,经常把他从建筑工地上找回采油点视察。

  在这个时空,大宋四川地区那些能决定地点来开凿卤水井的工匠,都是能得到东家格外看重的人……他们的专业技术也是十分传奇:什么透视眼,闻气鼻之类的传说到处都有,所以,他们自身本来就是非常自信的。

  可是像这次这样,东家直接指定了地点,直接让他们架上四脚井架就开凿,还是第一次见过,他们倒是全都变成了普通劳力了!

  但是,他们越打越感觉神奇……有工匠说,这里虽然靠着河岸,但是感觉地气中的火气甚重!

  四川地区的工匠,这个时候都把天然气称之为地气,并用它来煮井盐,把天然气的储量看成火气。

  他们当然也打过地气井,而且还会用竹筒串联在一起来运送它,其中最长的管道,居然能输气到百里开外!

  所以,他们感觉很奇怪,在水气这样重的地方竟然也还有火气同样重的地气井,他们心里自然就有了一丝担忧,每天都要找一次王德发主家来问东问西。

  甚至在他带着人,刚刚解救出两个孩子和五头大水牛时,他们照样来找他询问。

  当时一个工匠说,现在火气味越来越重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景!

  王德发主家当然知道他们所说的火气味是什么,便不在意地说:

  “越来越重,那只能说明石油埋藏的浅,你们担心什么?!又不是有臭鸡蛋味……”

  那个工匠不仅没有放松,还有一些紧张了……长时间的打井经验中,他们都知道那个臭鸡蛋味就是意味着遇到了能薰死人的“死气”,万一在打井的过程中闻到了,人人都会大骂晦气,弃之而不及。

  他们确实是有过死人的经历。

  那个臭鸡蛋味的气体,实际上是硫化氢!

  在油气生成或运移过程中,含硫物质在高温下发生热化学还原反应,或含硫有机物发生热裂解都会产生硫化氢,在油气开采的时候就会随同溢出……

  硫化氢,分子式为h2s,标准状况下是一种易燃的酸性气体,无色,低浓度时有臭鸡蛋气味,有剧毒。

  但是高浓度的硫化氢可以麻痹嗅觉神经,反而一点怪味也闻不到,一两个小时内就可以杀伤生命。

  所以古人因为不理解而怕它,称它为死气。

  但是王德发主家并不怎么担心,因为他从那面世界里拿到的资料看,这里的油井是很安全的。

  不是所有油井都会产出硫化氢气体。

  这里的油藏不具备石膏岩层,而且不具备高温条件,哪里会有这样的气体产出呢?!

  这是一个普通的化学常识……但是打井工匠们另有自己的常识,他们知道自己打出充满火气的地气井时,就可能会遇到死气,所以看到这里的火气如此旺盛,心里多少都有些担心……要不要换一个地方重新打?

  这里打井实在是比在四川容易多了,他们当然不太明白这里都是沉淀土层,想遇到岩石都挺难……只是感觉进展太快了,一日最快时,竟能入地一丈之深!

  但是王德发主家却认为他们真够慢了……主要在于没有大功率抽取泥水混浆的设备,只能让他们一筒一筒地慢慢去汲取泥浆。

  为了安抚他们,他那几天还是要每天去一趟,站在那里谈笑风生地聊几句,看看后再走。

  他自己心里还没有数呢……自己没有遇到自喷井不说,这口井好像还不浅,打下了十几丈了,还一直没有反应。

  所以,就算是自己也不太明白,就算是刚刚押送野人们回来,也还得去采油点看看,好好安抚一下他们。

  只要打到石油,什么紧张都不会有了。

  那些犯罪的野人们都统一安排在文来河滩上筛沙子,反正这物资是有多少要多少,建设不停,筛它也不会停的。

  鸡米和啃狗两个人那时来了精神头儿,也不放牛了,因为水牛都用在转动大绞盘车上了。

  他们两个人,一家拿着一根藤条,又当监工又当师傅的去管教他们!

  两人一直想找机会抽他们,但是没有找到------野人们都很听话,男女老少和壮年都在老实地干活。

  不老实的都在关押他们的地方养伤呢。

  啃狗有些畅想了,说:“他们迟早会和我们一样了------”

  鸡米冷笑着说:“不可能,他们比我们笨,是野蛮人!我们才是文明人!”

  啃狗这时刚要说什么,只听远处有人喊:“出石油了,出石油了!”

  两人赶紧向着采油点跑去------等跑到地方后,他们看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0.html